溺爱成婚:腹黑大少宝贝妻

第1498章 245 姐夫,你等等我!1

第1498章 245 姐夫,你等等我!1

舒陌没想到酒店会打电话让她去面试,而且还是总经理助理。

她在求职简历上写的工作经验可没有酒店的工作经验,从她之前的专卖店管理到现在的酒店行政,这跨度也太大了点吧?

不过令她意外的竟然是她还被录用了。

“舒小姐,什么时候可以上班?”人事经理笑盈盈的看着她问。

舒陌微怔了一下,“随时都可以。”

“现在马上就到过年了,不介意年前吧?”

“当然,不介意。”

“那这样的话,下周一行不行?今天周五了。”

舒陌点头,“没问题。”

“那行!”人事经理很是满意的朝她伸出右手,从椅子上站起,“那就下周一早上九点,带上相关的资料办入职手续,欢迎你的加入,共事愉快。”

舒陌伸出右手与她相握,“共事愉快,那就下周一见。”

舒陌走出人事部,朝着电梯走去,包里的手机响起,掏出来一看,是舒成东的号码。

有些不耐的拧了下眉头,接起电话:“我说过了,你们把欠我的还给我,我会考虑……”

“小蹄子,我们欠你什么了?”舒陌的话还没说完,便是被曹美嫦那尖刺的声音给打断了,只听到咬牙切齿的声音传来,“你个没人性的小蹄子,你都把你爸给逼死了!你到底还是不是人,你是不是要把我们一家三口都逼死了,你就开心了!你要是还有点人性,你就收手吧!你爸现在还在医院抢救,救不救得过来还不知道!要不要过来看他最后一面,你自己看着办!反正我已经把这事给你传到了!”

又说个地址后,直接挂了电话。

舒陌拿着手机有些失神中。

回想着曹美嫦刚才的话,他自杀了?还在抢救中?不知道能不能抢救得回来。

她没想过会因为她的话而让他选择这条路,尽管她确实很恨他,恨不得他死。但是,现在他真的这样了,她的心里却并不好过。

她不是一个冷血无情的人,不管再怎么样,那个人都还是她的生父,是他给予了她生命。虽然他并没有尽到一个当父亲的责任,但是当这一刻听到他快死的消息,舒陌心里却是百味杂阵了。

右手紧紧的握着手机,仰头很是痛苦的样子。

“舒陌?你怎么在这?”耳边传来有些熟悉的声音,舒陌闻声望去,看到是挺着个大肚子的初七。

初七用着一副有些意外的眼神看着她,她的手里拿着一份文件。

“初七?”舒陌回神,同样有些意外的看着她,当看到她手里的那份文件时,明白过来了,“你在这上班?”

初七点头,“嗯,你怎么来了?和印表哥来吃饭?”

舒陌摇头,“我过来面试的。”

“啊?”初七微愕然,然后恍然大悟,“哦,对,我已经六个月了。再过个把多月就吃不消上班了,所以人事部开始招了。是你啊?”

舒陌的脸上划过一抹不易显见的纠结,“不会是你……”

“当然不是了!”初七毫不犹豫的摇头,“要是我的话,我当然就早跟你打电话了。是人事部的决定,放心了,一定不会是我给你走的后门,看中的肯定是你的能力。”

“不过我没有酒店的工作经验,怕做不好。”舒陌有些担心的说道。

初七嫣然一笑,“放心吧,有我呢!没有问题,要再不然不是还有大黄鸭嘛!那一只大黄鸭就用来压榨的,不用客气的。”

“七娘娘,你又在背后说我什么坏话?”初七的话才说完,大黄鸭带着委屈的声音传来,随即便是看到一只桔黄色的名符其实的大鸭子出现在两人面前,“呀,天朝女人也在呢!这是来找我的吗?”

一看到舒陌,大黄鸭嘴角一咧,很是开心的样子。

初七就有些不解了,这货至于看到舒陌笑的跟个骚包似的吗?

该不会是……

呃……

初七猛的打了个寒颤,被自己那一闪而过的念头给雷到了。

不可能啊,这厮不是正和楚韵打的火热,还信誓旦旦的说非得把楚韵给搞到手的吗?怎么这一见着舒陌就露出这么一副猫见着了鱼腥一般的表情来?

“你是……”舒陌没见过大黄鸭,一脸茫然的看着他。

“呀!”大黄鸭很是不悦的呀了一声,“你男人没告诉你吗?靠!这印天朝也太过份了吧?让我累死累活的为他办事,他倒是好,竟然连我的尊容也不让你认识认识!过份,太过份了!还亏得我这么卖力的为他做事呢!”

大黄鸭十分不愤又不甘的替自己抱不平。

“大黄鸭,你又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初七瞟着他凉凉的问。

“拜托,七娘娘!我这样的身份是会干那种见不得人的事吗?我这干的全都是见得光,见得人的事好吧?那些见不得人,见不得光的事全都是栾寐那厮才会做的。”大黄鸭抚着自己的下巴,一脸很是得瑟到无下限的说道。

初七鄱了他一个白眼,对着舒陌说道,“你别理他,他就光靠一张嘴吃饭。对了,正好也快中午了,一起吃午饭吧。”

“我……”

“七娘娘,什么叫做我就是靠一张嘴吃饭的?我这分明就是大手加大脑好吧?”大黄鸭很是不赞同的反驳着初七的话,“哦,在你眼里,就你男人,我老大才是有能力的,其他人在你眼里那都是无名鼠辈是吧?你别太小看人哦!”

初七不紧不慢的看着他,待他说完后,才不急不燥的丢了这么一句:“原来大总厨不是用嘴巴吃饭的?是用双手加大脑吃饭的啊!哦,总算是让我见识到你的异常与厉害了!”

边说还边朝着大黄鸭伸出一拇指,以示他真是非一般的牛轰轰。

大黄鸭张嘴无言以对呈口吃中。

靠!

这女人跟着老大的时间久了,这嘴巴也跟老大似的越来越毒了。

“七娘娘,你真是坏的透透的!哼!”无言以对大黄鸭竟然学人家小妹妹,娇羞羞的一跺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