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爱成婚:腹黑大少宝贝妻

第1503章 250 差一点被强了2

第1503章 250 差一点被强了2

舒岁很不甘心的继续沿着那条路四处寻找着许英雄的车子,希望“姐夫”没有这么快离开,又或者“姐夫”的车在路上坏了,更或者“姐夫”和舒陌那贱人在路上吵架了,然后把舒陌赶下车了。

最好就是“姐夫”自己一个要坐在车里生气抽烟,然后就遇到她了。这样,她就可以顺理成章的展现一番自己的魅力了。

在这一点上,舒岁和曹美嫦母女俩真是挺像的,一切实际,好高骛远,还喜欢大白天做美梦。

可惜找了半点,也没见着那辆漂亮的车子。

这都已经走了好几个村了,还是没见着“姐夫”,舒岁不禁的有些懊恼了。

“舒陌,你这个讨厌的贱人!你怎么不去死?当年怎么没把你给逼死!现在怎么又回来了!你个破货,凭什么得到这么好的?姐夫那样完美的人,你干嘛霸着不放?你就应该配一个七老八十,秃顶腆肚子走路都不发颤的糟老头!凭什么这么完美的男人会看上你!舒陌,你去死,你去死好了!”

舒岁愤愤的踢着路上的小石子,恨恨的说着急。大有一副将那些无辜小石子当成是舒陌的意思,非得踢死了她不可。

“嘶!”一不小心踢到了一块大点的石头,然后疼到了自己的脚。

一声轻呼,抱着自己的脚呲牙咧嘴的跳着。这动作,怎么看怎么像小丑。

“舒陌,你去死好了!”跳过之后,抬脚愤愤的将那疼着她的石头给踢进了一边的水沟里。

“你认识舒陌?”舒岁的声音喊的很大的,刚喊完,一辆车子在她身边停下,车窗玻璃摇头,钟天贺阴沉着一张脸冷冷的看着舒岁。

舒岁被他那冷飕飕的眼神给盯的心里慌慌的,下意识往后退了两步,故作镇定的看着他:“认识又怎么样?你谁啊?”

这男人长的也挺好看的,可惜就是太冷了点,让人有点害怕,不似姐夫那般。

“同样的话,我不想说第二遍。”钟天贺阴郁如鹰般的眼神直直的厉视着舒岁。

舒岁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两步,胆战心惊的点了点头,“认……认识。我……我是她妹妹。”

“妹妹?”钟天贺有些讶异的看着她,舒陌长的那么漂亮,怎么有一个这么丑的妹妹?

哦,对了。她有一个继母,是生了一个女儿。

想来,就是这个女人了。

倒是没想到,同一个爸生的,竟然相差这么大。这可是十万八千里的差距了。

“你……找她干嘛?她已经走了,我姐夫把她带走了。”舒岁惧意中带着警剔的看着钟天贺,然后愤愤然的自言自语道,“真不知道那破货有什么好的,怎么有这么多男人关心她?她不止破,还拖着一个油瓶。都想不通,姐夫干什么要对她那么好,还不理我,明明我就比她漂亮多了。都听到我在叫他了,也不等等我!”

“你喜欢印天朝?”钟天贺看着她,冷厉的眸子中又带着一抹似笑非笑。

“那么优秀的人,是个女人都会喜欢的吧!我又不傻!”舒岁倒是承认的很相干脆又直接,一点也不掩饰自己的花痴。

钟天贺的唇角抿了抿,浮起一起意味深长的弧度,“是吗?看在你这么诚实的份上,我考虑要不要帮帮你。”

“你说什么?”舒岁一脸兴奋不可置信的叫了起来,“你说真的吗?”

舒陌蹲着哭了很久,直至手机响起,这才逼着自己平复下来。

伸手抹一把自己的脸,掏出手机看到是印天朝的来电,深吸一口气,再长长的呼出,尽量让自己恢复常态,不想让他听出不适来,以免他担心自己。

“喂,天朝。”

尽管她已经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如常,但依旧还是带着一点点鼻音的。

印天朝一听就听出来了。

心,紧紧的揪了一下,一下子就吊到了嗓子口,心疼着她。

“你在哪?”印天朝没有问她发生了什么事,也没有问她现在怎么样了,只是问她现在在哪里。

“许英雄给你打过电话了?”

他在这个时候打电话给她,舒陌猜也知道许英雄一定给他打过电话了。

“嗯,”印天朝应声,“陌,没事,不管发生任何事情,都有我在你身边。任何事情,我们一起面对。孩子的事情,我一定会给你一个交待的。告诉我,现在在哪里?”

舒陌的心里暧暧的,很舒心。抿唇笑了笑,“嗯,我知道。放心吧,我没事。就还在隔壁村这边,只是想自己一个人走走,静静。别担心我,你知道的,我的阴承受能力没这么弱。再大的事情我都挺过来了,这次也一样的。我再走一会,就会去了。别担心我。”

“你等着我,我过来接你。”印天朝温温的说道。

“不用。”舒陌笑着说道,“你在做事,别耽误了。我自己能……”

“乖,听话。”舒陌的话还没说完,印天朝打断了,声音里透着一抹心疼与怜宠,语气温柔的可以滴出水来,“工作上的事情我有数,还有就是你对我来说,比工作更重要。乖乖的听话,等着我,我过来接你。那么偏的地方,你连车都打不到。”

舒陌心里除了暧暧的,还很窝心了。

这一份窝心流淌着她的全身,唇角扬起一抹幸福又满足的微笑,“嗯,知道了。那我等着你,你开车小心点,别太急了。”

“好!”

挂了电话,舒陌站起身子,抹了抹脸颊,再次深吸一口气,走在田埂上朝着大路走去。

风有些大,呼呼的吹来,舒陌冷不禁的打了个寒颤。

手机再一次响起,舒陌下意识的以为又是印天朝打来的。于是看也不看,就接起了电话:“天朝。”

电话那边没有出声,舒陌只听到一声不屑的哼声,还带着一丝不满。

舒陌有些不解,拿过手机看了一下,并不是印天朝的号码。

“喂,哪位。”舒陌轻声问。

“你觉的应该是哪位?”耳边传来钟天贺沉沉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