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爱成婚:腹黑大少宝贝妻

第1504章 251 差一点被强了3

第1504章 251 差一点被强了3

舒陌一听到钟天贺的声音,想也不想,直接挂断了电话。

只是没过三秒钟,手机再一次响起。依旧还是同一个号码。

舒陌再一次挂断。

但是,没一会再一次响起。

如此反复着,钟天贺就好似在跟她比谁更有耐力一点,反正就是舒陌挂断,他就继续打过来。

舒陌很想关机,但是她又不能关机。如果关机,印天朝就打不能她的手机了,这样会让他更加担心自己。

愤然的接起电话:“你到底想怎么样!”

舒陌的声音很大很响,又带着一抹愤慨,几乎响彻了整个田野。

“怎么?火气这么大?我可不记得我有惹到你。”钟天贺不旦没有发怒,反而用着心情极度愉畅的语气说道。

“看来钟先生是真的一点自知之明也没有!我拜托你,以后别再来烦我了,我很讨厌你!”舒陌直接把话说的很清楚明白,然后再一次很果断的挂了电话。

“讨厌我?我什么地方令你这么讨厌了?不过没关系,我喜欢你就行了。”耳边传来钟天贺带着一丝调戏般的声音,然后便是看着他迈着步子走在田埂上,朝着她这边走来。

舒陌在这一刻脑袋有些发懵,不明白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自己面前。他又是怎么找到这里的?

这一刻,舒陌有些后悔了。后悔让许英雄走了。

如果许英雄在这里的话,至少钟天贺一定不会乱来的。就算他敢乱来,那也有许英雄帮忙。

但是现在……

这下好了,她真是叫天不灵,叫地不应了。

一想到,之前在t市酒店的时候,他把自己拖进他的房间,企图对她行不轨的那一次,舒陌就有一种心有余悸的害怕。

那一次,如果不是她狠狠的踢中了他的胯间,她不定被他怎么了。

这就是一个变|态的男人,他的心里是抿曲的,是把事实颠倒的。

明明就他对不起天朝,可是他却抿曲成是天朝对不起他。一直在找各种手段与方式伤害天朝。

他对自己这样的死缠不休,无非也是因为她是天朝的女人,他就是想要用这样方法羞辱天朝而已。

舒陌的眉头拧的紧紧的,双眸沉沉的盯着他,然后大脑开始快速的转动着,想着到底该怎么避开他,不让他伤害到自己。

同样的方法,是绝不可能再用第二次的。

有了第一次,他一定会有所防范的,沁不可能让她再伤到他最致命的地方的。

而且她也不可能在这光天化日之下做出一些引诱他的事情来,然后以此让自己脱身的。

“谢谢,你的好意我心领了。”舒陌往后退着步子,面无表情的看着他,冷冷的说道,“不过我觉的你还是和丁小姐更加合适一些。”

钟天贺弯唇一笑:“是吗?”拿着手机的手环抱在胸前,另一手托着自己的下巴,似笑非笑又带着一抹高深莫测的看着她,“你不说还好,你这一说我倒是想起来了。好像印天朝的那个儿子是我的哦!既然是我的亲生儿子,那我是不是应该有权利要回自己的儿子?陌陌,你说呢?”

“陌陌”这两个字,他可以说咬的抑扬顿挫,意味深长,看着她的眼神再一次露出一抹赤果果的占有欲。

然而,舒陌却是忍不禁的打了个寒颤,竖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舒陌却是嗤之不屑的一笑,不冷不热的说道:“钟先生,你是有幻想症吧?小米是你的儿子?你是想儿子想疯了还是脑子不好使了?你看小米那像是你的儿子?但凡是个长个眼睛的人,只要不是瞎子就算是个傻子也能分得出为,小米是天朝的儿子。小米是长的跟你像了还是性格跟你一样扭曲了?所以,别在这里睁着眼睛说瞎话!这话没人会信的!”

舒陌其实心里也没那么有底气,只是见不得他在这里耀武扬威的样子,便是死马当活马医的胡乱说道。却没想到,钟天贺听她这么一说,脸色“倏”的一下沉了下去。原本还微微带着一丝阴阳怪气笑容的脸,瞬间就阴森森的一片。看着舒陌的眼神里,更是透出一抹晦暗。

舒陌暗咬,不好!

莫不成她说中了?

小米真和他没关系?所以才令他恼羞成怒了?

那苏好那天为什么要这么说?

舒陌一时之间弄不明白到底怎么回事了。

只是,这一刻,她也没有过多的心思去想这些事情。

眼看着钟天贺的脸色越来越不好,舒陌脑子里唯一的想法就是,她得赶紧完离他。

下意识,拔脚想往后退去。但是,已经来不及了,只见钟天贺大步一迈,便是站到了她的面前,与她之间仅一步之距。

“既然如此,那我不介意你替我生一个儿子的!反正印湛米是丁文雅生的,我也一点都不稀罕。不如你替我生一个,我一定会很疼他的,也会把你的女儿当亲生女儿看待的。绝对不会亏待了她。”

钟天贺双手紧扣着舒陌的肩膀,不给她一点反抗的机会。阴鸷的双眸紧紧的盯着她,一脸不容抗拒的说道。

舒陌的肩膀被他扣的生疼生疼,再加之昨天晚上印天朝又在她的肩膀上咬了一口。

不过,舒陌不是那种一遇事就慌,就六神无主的人。

在这个时候,她更加不能慌,更加需要冷静。她需要跟他周旋,需要机会。

硬生生的忍着肩膀上传来的痛意,面无表情的冷冷的直视着他,不带一丝情感,然后扬唇嘲讽的一笑,冷声说道:“你除了这一招,你还会有其他的吗?钟天贺,你一个大男人,对付我一个毫无招架之力的女人。你觉的脸上有光彩了?还是你觉的,只有这样才能满足你那份扭曲的变|态的心理?”

“呵,”钟天贺冷笑一声,不以为意的俯视着舒陌,薄唇轻抿,“既然你也说我的心理扭曲到变|态了,那就顺了你的意!反正今天,我一定要得到你!”

说罢,低头而下。

舒陌一个偏头,他的唇没有印上她的,而是落在了她耳际的脖颈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