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爱成婚:腹黑大少宝贝妻

第1507章 254 下一次就不是落这里了!2

第1507章 254 下一次就不是落这里了!2

“印天朝,我是你弟弟!”印天朝的脚抬起,要朝着钟天贺的裤裆处踢去的时候,钟天贺瞪大双眸,满头大汗的朝着印天朝急声喊道,“你不可以这样!”

他怕印天朝的这脚真的在自己的裤裆处落下,那他这辈子也就废了。

这一刻,钟天贺是真的怕了,他在印天朝的眼眸里看到了愤怒与冷戾,那是一股带着腾腾杀气的怒意。

尽管他之前已经估帮过许多伤害印天朝的事情,但是却从来没有在他的眼眸里看到过这一抹杀气。就连当初他用那样的方式使得丁文雅提前把儿子生下来,他也没在印天朝的眼睛里看到这肃杀。

“我没对她做什么!”钟天贺忍着头上的痛,肚子上的痛,急急的朝着印天朝解释。

“天朝,我想回家。”舒陌轻轻的拉了拉他的衣领,埋在他胸膛里轻声说道。

印天朝很明显的感觉到她的身子在听到钟天贺的声音时,微微的颤了一下。然后是下意识的往他怀里缩了缩,就连那圈环着他脖子的手也微微的有些抖。

她这是在后怕。

印天朝下巴在她的头顶抵了抵,抱着她的手也是加紧了几分力道,那抬着的脚落下。

“啊!”钟天贺一声惨叫。

印天朝的脚没有落在他的裤裆处,却是狠狠的不带一点留情的落在他的小腿上,冷戾如半寒潭一般的声音响起:“下一次,这一脚就不是落在这里了!”

说完,阴森森的扫一眼汗如雨下的钟天贺,抱着舒陌朝着自己的车走去。

打开副驾的车门,动作轻柔的将她放在椅座上,又替她系好安全带,然后附唇在她的脸颊上亲了亲,柔声说道:“没事了,如果累的话闭上眼睛睡会。醒了就到家了。”

舒陌点了点头,只是双手却是紧紧的拽着裹在自己身上的外套衣角,似是很不安稳的样子。

印天朝看在眼里,疼在心里。

关上车门,越过车头坐进驾驶座,启动车子。

舒陌没有说话,也没有看向印天朝,而是侧身朝着车窗这边。将自己缩在他的大衣里,一声不吭,双眸有些无神的看着车窗外,没有焦距,不知道她在看什么,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印天朝没有说话,只是伸手揉了揉她有些凌乱的头发,给她时间让她平复自己的心情。

他不知道钟天贺到底对她做了什么,更不知道他进行到哪一个地步了。如果,他真的把她……

一想到这里,他的心就像针扎一样的痛。

刚才,他确实想一脚踹掉他裤裆里的那东西的。让他侵犯她。

但是,舒陌阻止了他。

他明白她的害怕,另一方面也不想让她看到那一幕,给她的心灵更添一份恐惧。

于是,在那紧要关头,他没有踹下去。

如果说此刻,他的心情不乱,不坏,那是不可能的。但是,再乱再坏,那都比不上她的全安。

如果钟天贺真的把她强了,他也只会更加心疼她,不会牵怒于她。

听到轻轻的抽泣声,还有大衣下舒陌颤抖的更厉害了。

印天朝的心再一次被紧紧的揪住了,赶紧将车在一旁停下,侧身将她搂进自己怀里,一手拍着她的后背,一手揉抚着她的后脑,“陌,对不起。是我不好!是我没能保护好你,不能给你安全感,在你最需要我的时候,我不能在你身边。对不起。别憋着自己,发泄出来好不好?”

“呜……”舒陌在他柔声安慰下,轻声哭叫出来,牙齿紧紧的咬着自己的下唇,几乎都要咬出血来。

印天朝看着她死死的咬着自己的下唇,心疼的要紧。指腹轻轻的抚上她的下巴,“别再怪自己,也别再伤害自己了。没关系的,不管发生任何事情,我都不会责怪你。任何事情,我们一起面对。乖,听话,别再咬了,松嘴。要不然你咬我。”边说边将自己的手指放到舒陌的唇边。

舒陌松开了自己的牙齿,当然也不可能去咬印天朝的手指的,而是改咬住衣领。

这一咬几乎是拼尽了全身的力量在咬的,也似乎将所有的怒意与委屈全都发泄在这一咬上。

印天朝心疼,却又不知道在这个时候该说什么。只能将她紧紧的搂在怀里,抱着她,抱紧她。给她温度,给她依靠,给她一份心安。

其实他是在责怪自己的,身为一个男人,他却不能保护自己的女人。让她受到这样的伤害,他内心深处满满的全都是对自己的自责。

女人在自己心爱的男人面前完全可以表露出最软弱的一面,也可以肆无忌惮的痛声大哭。

但是男人却不行,特别是像印天朝这样的男人。从来奉行的宗旨是流血流汗不流泪,就算有泪,他也只会有心里流不会在人前表露出来。

终于,舒陌停止了哭声,也不再发颤。只是还有一点点的低抽而已。

“我是不是让你担心了?”舒陌窝在他怀里抬头,双眸红肿的望着他,声音有些沙哑,她的脸上满是泪痕。

印天朝满眼心疼的的望着她,大掌捧着她的脸颊,粗粝的拇指指腹轻轻的摩挲着她的脸颊,替她抹去脸上的泪渍,满目柔情的凝着她,轻声问:“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头痛。”舒陌如实回答。

她自己也不知道,刚才她到底都做了什么事情,为什么她的头会这么痛,就好似要裂开了一般。还有,就是她完全想不起来,她到底是用什么办法赶走的钟天贺。

她只知道,他没有得逞。

他在用力的拽她的裤子,牛仔裤被他解开了扣子,甚至扯下。

她感觉到他那根抵着她,她有一种恶心想吐的感觉。他还想要扯她的内|裤,再接下来的事情,她脑子里一片空白了,怎么都想不起来。

她只知道,他没有得逞,在最后的关头,她好像看到他抱头逃开了。

而她的头,此刻却似爆开了一样的疼。

“我们去医院。”印天朝亲了亲她的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