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爱成婚:腹黑大少宝贝妻

第1508章 255 下一次就不是落这里了!3

第1508章 255 下一次就不是落这里了!3

舒陌下意识的摇头,不想去医院。

不止害怕也拒绝。

“我不想去。”

印天朝继续很有耐心的哄着:“乖,听话。不看别的,只是检查一下你的头,你说头痛的。”

舒陌微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点了点头,“我想睡觉。”

“嗯,那你睡会,到了我叫你。”印天朝就像哄小孩子一样轻声的哄着她,然后将她的车椅微微的往后调低一些,“睡吧,我在你身边。”

舒陌似乎有些不放心的看了他一眼,然后在椅子上找了个舒适的姿势,蜷着身子,闭眼。

印天朝替她拉了拉身上的外套,又在她的脸上亲了亲,这才重新启动车子朝着医院的方向驶去。

舒岁是哼着小曲一脸高兴的不得了的回家。

虽然不知道那男人是谁,不过他说了,他可以帮她,让她得到姐夫。

哈哈……

舒岁心里可得意了。

像姐夫那样优秀出众的男人,哪个女人会不喜欢呢?

甚至她都开始想像着,她要是成了姐夫的女人,那她一定要他把那辆漂亮的车子给她。

那样的车子开起来,一定羡慕死别人了。

“咦,爸,妈,你们怎么回来了?我爸不是还在挂盐水吗?怎么这么快回来了?”

舒岁一回到家,就看到舒成东和曹美嫦坐在沙发上。

舒成东双手抱着自己的头,一副垂丧死了爹妈的样子。曹美嫦则是一脸愤然心有不甘。

舒岁不以为意的瞟了一眼父母,继续哼着小曲往沙发上一坐,两腿往前面的茶几上一搁,拿过一个苹果就心情大好的吃了起来,“干嘛啊,你们俩这一副家里死人的样子?”口齿不清的问着父母。

“哎~~~”舒成东很是无奈的叹了口气,继续捧着自己的脑袋。

这就是他的经典动作,一没有办法,就只会抱着脑袋哀声叹气。

“妈,我爸这又是怎么了?”舒岁若无其事,心情很好的啃着苹果。

曹美嫦愤愤的瞪一眼舒成东,那是何等的恨铁不成钢啊!

“怎么了?事情被他给搞砸了呗!还能怎么了!”咬牙切齿的瞪着抱着脑袋的舒成东,愤愤然的说道,心有不甘之际还拿脚狠狠的踢了他一脚,“我怎么就跟了你这么一个没用的男人?这辈子就没有享过一天的福!舒成东,你说你这辈子除了让我们母女俩吃穷受罪之外,给过我们什么了?你真是个没用的东西!连自己的女儿都搞不定!我当初真是瞎了眼了,怎么就挑中你了?我大好的年华全都让你给毁了!我年轻的时候,那追的人多了去了,哪一个条件不比你好?能力不比你强?我怎么就瞎了眼挑中你了!这一辈子都没有出头的日子!舒成东,我告诉你,你现在事实也已经告诉那小蹄子了,要是她还要再继续做那没人性的事,你就给我死她们家去!”

这话她也真是说的出口啊!

还大好的年华!年轻的时候大把人追。

谁不知道她是远近闻名没人要的老姑婆了!人追她?笑话了去了!

那都是她倒追人的好吧!

就好那个石榴姐比都她漂亮的样子,有男人地要她?那才是瞎了眼了!再说了,她跟舒成东的时候,那都已经三十好几快四十的人了。

她说这话也不怕闪了舌头。

舒成东继续抱着自己的脑袋,由着她数落着自己,反正就是屁也不敢吭一声。

“嗤!”舒岁轻笑出声,“我道是什么事呢?不就这么点小事啊!妈,这也值得你这么生气啊!”

曹美嫦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舒岁,“岁岁,你今天是怎么了?怎么说话这么奇怪的?这还是小事?你都不知道,刚才在医疗站的时候,那小蹄子是怎么蹦达的,都快气死我了!还有……”

“我姐夫也来了吧?”舒岁笑的一脸桃花般看着曹美嫦,“我都看到了,我姐夫长的可好看了呢!”在曹美嫦还没出声之际,她又一脸花痴般的说了起来,“我第一眼看到他就呯呯的心跳了。妈,你放心吧,没什么大不了的。舒陌那小贱人她蹦不了几天了,我姐夫很快就会是我的。等我成为我姐夫的女人那一天,我一定让舒陌那贱人好看!我让她跪下来求我!哼!”

“岁岁,你在说什么?”这回是舒成东问的,“我怎么只不懂?你要抢你姐的男人?”

舒岁瞟一眼舒成东,“爸,什么叫抢?那叫强者生存,弱者淘汰好吧!你看舒陌那样,哪里配得上我姐夫了?你放心吧,我一定比舒陌有良心的,我一定不会不管你和我妈的。我和姐夫在一起后,一定让你和我妈都住大房子花大钱,你们想怎么花就怎么花,反正他的钱全都是我的。以后我就是书记儿媳妇了,你们就是书记的亲家了,谁都得看我们脸色。”

曹美嫦一听乐开花了,笑的眼睛都只剩一条缝了,“嗯,我女儿就是乖,懂事。岁岁,那你可得加把劲了,赶紧把他弄到手。这样妈就可以跟你过好日子了,指望你爸,这辈子都没戏了。”

舒岁很是得意的一挑眉,“放心吧!有人帮着我呢!这一点很快就会来的。”

印天朝陪着舒陌在医院里做了全面的检查,直至报告出来显示没什么大碍,印天朝这才舒了一口气。

至于舒陌的头痛,医生说应该是用力过猛,撞到了头部。不过,没显示脑部有什么问题,休息一下,让自己舒缓一下就没事了。

舒陌整个人一直都昏沉沉,浑身没力,也不愿意多说话。

印天朝给沐云芝打了个电话,让她这两天照顾一下两个孩子,他和舒陌这两天不回家属院,而是在大厦公寓。

沐云芝听着印天朝的声音似乎有什么事情,不过印天朝没说,她也就没问,只是让他放心,没问题。

印天朝打开门,抱着舒陌打算回房间。

“呕!”舒陌一声干呕,一个快速的从他手里跳下,大步往房间的洗浴室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