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爱成婚:腹黑大少宝贝妻

第1509章 256 独特的安慰疗法1

第1509章 256 独特的安慰疗法1

印天朝来不及把手里的钥匙放下,直接大步一迈跟上舒陌,眉头拧的死紧死紧的,眼眸里流露出来的心疼更是不用说了。

洗浴室里,舒陌蹲在马桶前干呕着。

现在已经是下午四点了,从早饭过后就一直没有进食过,哪里还呕得出什么来呢?

可是她却觉的喉咙十分难受,想要把胃里的全部都吐出来。

“怎么了?”印天朝弯身在她的后背轻轻的拍抚着,轻声问道。

舒陌无力的摇了摇头,“不知道,就是想吐,可是什么也吐不出来。”

一手扶着她,另一手拿过杯子接一杯温水递于她面前,“漱一下口。”

舒陌没有接杯子,就着他的手漱口。

“看着我,听我说。”放下手里的杯子,双手捧起她的脸颊,温情脉脉的看着她,“别想了,都已经过去了。别想去想了,你太累了,到**休息一下睡一会。”

舒陌摇头,视线转向浴缸,“我想洗澡。”

印天朝点了点头,“嗯,我帮你放水。”

舒陌浸躺在浴缸里,印天朝有些不放心的深看她一眼,“我就在门口,有事叫我。”

“嗯。”舒陌点了点头,没什么过多的反应,只是静静的浸躺着,头靠在浴缸壁上。

印天朝脸上的表情很是复杂,明明灭灭的说不出来的表情。

退出洗浴室,顺手带上门。

印天朝一出去,舒陌就使劲的搓了起来,很用力很用力,一直搓着脖子,那里钟天贺的吻落下来。一直到现在,她都觉的还有一条蛇信子在舔着,吸着。然后盘绕着她的脖子,绞的她透不过气来。

她想要搓掉钟天贺留在她身上的那种恶心的感觉,她甚至都觉的自己很脏,她想要洗掉,洗掉,就算剥掉自己身上的那一层皮,她也心甘情愿。

脖子被她搓的通红通红,就差把那一层皮都给搓下来了。

可是舒陌却觉还不够,继续重重的搓着搓着。还有她的大腿根部,那里也被钟天贺的手碰到过,她想要把他碰过的地方全都洗干净。

可是却觉得怎么都洗不干净,她还是脏的。

印天朝站在门口,听到里面传来水荡漾声,还有舒陌的急切呼吸声,好像很是焦燥的样子。

顾不得那么多,推门而入。

看到的便是舒陌使劲搓着自己的脖子和腿部。两个地方已经被她搓的通红通红,就连毛细血管都能看得出来了。

“陌,停下来。别搓了,别搓了!”印天朝一个箭步朝着浴缸走去,双手握住她停不下来的双手,一脸心疼的看着她。

“不要,很脏啊,我想把它洗掉。很脏,我想洗干净了。”舒陌有些茫然的看着他,想要把手从他的手掌里的挣扎出来,声音更加的急切了,甚至都有些顺达脏了。

这一切都足以可见,钟天贺的举动对她的影响有多大了。

“不脏,一点都不脏。已经很干净了,洗干净了。陌,听话。”印天朝握着她的手很紧,不给她脱离,双眸很是认真的看着她,除了心疼还是心疼,还有一抹隐忍的怒意。当然这一份怒意是对钟天贺的。

“不是啊,这里还有这里都很脏的,都留有他的气味。我不想要,我要把它洗掉,我不舒服,我要洗掉,洗掉。”舒陌继续挣扎着,想要抽回自己的手。

“那就留下我的气味,印上我的。”印天朝将她往自己怀里一搂,附唇在被她搓的通红通红的脖子上,轻轻的吸吮,舐舔,嘬绕着。

他的舌尖在她的脖子上一圈一圈的打着,温润的唇瓣更是反复摩挲着。

脖子来就是舒陌最为敏、感的地方,再加上又被她搓的发红发痛,此刻再加上他这么吸吮舐舔,舒陌只觉的整个人就好似被什么击中了一般,一阵一阵的电流划过,然后漫延至全身。

就连脚趾头都好像呼吸到了新鲜的空气,然后缓缓的舒展开。

然后又是一阵猛的悸栗,那已经舒展开来的脚趾头又弯起缩成了一团。

“唔!”舒陌如小猫般的一声轻吟,说不出来的感觉。

暧暧的,温温的,酥酥的,就好似拿用一根鸡毛拂掸着她的全身,令她每一个毛孔都张开了。

印天朝亲吻着她的脖子,一寸一寸的缓缓移过,没有落下一处,然后慢慢的移到她的唇上,很温柔的辗转汲取。唇瓣舐着她的唇瓣没有放松一点,在她的唇瓣上轻声低诉,“还有哪里,告诉我,我都印上我的味道。宝贝,告诉我。”

紧握着她双手的手,已经不再是钳制性的握着了,而是改与她十指相扣,掌心与掌心轻轻的摩挲着。

他的掌心是粗粝的带着厚茧的,摩着舒陌的掌心时,给她一种真实的感,还有一份安心。

一声“宝贝”让舒陌整个人都瘫软在他的怀里,又如同置身于云端,那一种感觉就只能意会不可言传。

与他十指紧扣的手情不自禁的往自己的大腿处而去,告诉他还有这里。

然后在舒陌还没反应过来之际,整个人被人从浴缸里捞出。只听到“哗啦”一声水响,印天朝抱着她走出洗浴室,然后将她轻轻的置放于大**,在她再一次还没反应过来之际,他的唇再一次印了上去,含糊的声音传来,“现在是我的,都是我的。”

舒陌整个脑子一片空白,就好似缺氧一般,完全透不过气来了。

整个人湿答答的躺在**,如同一条脱离了水的鱼一般,任由着他在那里“为所欲为”,她只感觉到一阵一阵的酥麻传来,再接着是如电击一般,让她猛的颤栗起来。

湿濡的感觉由下而上一波一波的袭来,她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身处何方。

如果说刚才是置身于云端上,那么这一刻,她就是踩着云层翱翔于一望无垠的天际之间。

这一刻,舒陌彻底的傻了,脑子懵了。

印天朝只想让她别再伤害自己,也只想用自己的方法去缓解她的恐惧与不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