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爱成婚:腹黑大少宝贝妻

第1510章 257 独特的安慰疗法2

第1510章 257 独特的安慰疗法2

这个时候,除了用这样的方法,他着实是想不到还有其他的方法。

既然她不能接受除了他之外的别的男人的气味,那么唯一的能让她走出这阴影的也只能是印上他的一切。

“陌,看着我。”他复在她的身上,双手捧着她的脸颊,温情暧暧的凝望着她。

她如水一般的杏眸一眨不眨的望着他,双唇在他的滋润下异显滑润与嫣红,就如同那刚从牛奶里出来的樱桃一般,令人想人咬一口。

“天朝。”舒陌轻声人呢喊着他的名字,双手情不自禁的攀上他的脖子,氤氲双眸剪剪的望着他。

“是我。”印天朝低头在她嫣红的唇上蹭了蹭,单手撑于她的一侧,另一手拿过她的一只手,往下。

身下,那紧密贴合之处,退出一半,然后执着她的手抚上去,“你摸摸看,是我。是我在你里面,没有别人。是不是?”

舒陌此刻的脸当然是红得不能再红了,虽然和他做这样的事情也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但是却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的羞人过,他竟然还拉着她的手抚上那还在外面的一半。

舒陌有些不敢与他对视,他的眼眸此刻就好似一个旋涡一般,将她深深的吸了进去。

她想要收回自己的手,可是男人却在没有得到她的回答之前似乎并没有要松手的意思。继续按着她的手放于那一处。

舒陌羞的紧紧的咬着自己的下唇,然后唇再一次被他吸了去,舌尖在她的唇瓣上一下一下的打着圈圈,“告诉我,是不是?宝贝。”

又一声“宝贝”,舒陌整个人又是猛的一阵悸栗,那一阵一阵划过的电流,使得她的心跳“扑扑扑”越跳越快,就好像要从嗓子口跳出来似的。

之前那所有的不适与恐惧,在这一刻竟然全都烟消云散了。有的唯是满足的快|感与欢乐。

“嗯。”舒陌轻应,点了点头。

印天朝很是满意的勾唇一笑,这才松开那握着她的手。然后猛的行动起来,直至舒陌如一滩水似的瘫下,不下样子。

钟天贺就没有这么幸运了,肋骨断了两条,大腿上则是一片青痕。

那可不嘛,印天朝那一拳下去,只让他断两个肋骨都已经算是很轻了。还有,印天朝脚上穿的是军靴,那一脚落下去,也是可想而知了,没给他踩下一层皮来,那都已经是手下留情了。

没有一个男人,在看到自己最爱的女人被别的男人蹂、躏后还能保持冷静的,不杀了他那完全是舒陌的功劳了。如果不是舒陌在那个时候说了那句话,钟天贺这会早就已经成了太监了。

手术后,躺在**。

整个人悻蔫蔫的看着天花板,眼睛一动不动,不知道在想什么。

“你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会伤成这样?”印行远进病房,气哼哼的看着病**的钟天贺,冷声问道。

钟天贺不冷不热的瞟了一眼印行远,露出一抹嘲讽的冷笑,“你这是在关心我吗?”

印行远怒视着他,不说话。

再怎么样,这都还是他的儿子。虽然因为他们母子俩,让他对不起云芝与天朝。但是,这个错已经造成了,又还能怎么样呢?再说了,那个女人也已经死了。

虽然当初他也是被设计的,但是如果他的自制力强一点的话,他也不可能被设计。所以说,这一切都是他的错。

“我把你儿子的老婆强了,所以你儿子把我把成这样了。怎么样,这个答案你还满意吗?”钟天贺面无表情的看着印行远,漫不经心的说道。

“你……你说什么?!”印行远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他说什么?

他侵犯了舒陌?所以天朝才会把他打成这样的?

“听不明白吗?”钟天贺嗤之不屑的睨着他,“那我再说一遍,我说,我把你儿子印天朝的老婆给上了!这样你听明白了没有?”

“啪!”一个重重的耳光甩在了钟天贺的脸上,“畜生!”

印行远双眸赤红的瞪着钟天贺,“你还是不是人!这样的事情你也做得出来?”

“呵呵!”钟天贺一声冷笑,满脸讥讽的看着印行远,“又不是第一次了,怎么你觉的很意外吗?当初你不也是这么做的吗?我这不是都在学你吗?怎么,到我这就是畜生了?”

印行远的身子猛的摇晃了一下,眼眸里划过一抹失望加痛苦的表情。沉沉的闭了下眼睛,深吸一口气,这才一脸冷沉的看着钟天贺,“天朝不欠你的,云芝更没有欠过你!天朝这么对你已经够仁至义尽了。如果非要说有谁欠你的,那也只是我。但是你给我听清楚了,我不觉的我欠你很多,也不觉的欠你妈什么!反而是你妈欠我的,欠你更多的也同样是你妈!话我就说到这了,以后你要是再做出伤害天朝他们一家人的事情,那就别怪我也对你不客气了。你自己好好想想吧!”

说完,一个转身朝着病房门口走去。

“不客气?”钟天贺冷冷的不屑的声音在他身后响起,“印书记打算怎么个对我不客气法?我倒是十分期待了。”

“你!”印行远转身,一脸失望的看着挑衅味十足的钟天贺,“你真是无可救药了!哼!”一个甩袖,愤然离开。

钟天贺的脸上扬起一抹嘲讽的冷笑。

舒陌被印天朝抱在怀里,两人就靠坐在**。她窝在他的臂弯下,他的下巴搁在她的头顶。

两个人都没人说话,只是静静的坐着。

这一刻,难得的静谧,只有墙上的壁钟“嘀哒嘀哒”响着。

舒陌的脸上还有没有退下去的潮红,双眸依旧还是春意满满的,脖子上则是红红紫紫的,都是属于印天朝的印迹,就连肩呷处,锁骨上全都是密密麻麻的。

更别说遮在被子下面的其他地方了。

印天朝还真是说到做到,每一处都印上了属于他的印迹。几乎用自己给她彻彻底底的洗了个“澡”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