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爱成婚:腹黑大少宝贝妻

第1511章 258 独特的安慰疗法3

第1511章 258 独特的安慰疗法3

舒陌现在是浑身酸痛,但是却又说不出来的舒爽。

搁在她头顶的下巴轻轻的蹭了蹭,放在被子上的四只手,一直紧紧的扣握着。

舒陌微仰头,与他四目对视。

印天朝低头在她的唇上很是宠溺的啄了两口,“怎么了?是不是哪不舒服了?”

舒陌摇头,脸颊在他的胸膛上贴了贴,“他没有得手。”

这一句话,她几乎是鼓足了所有的勇气才说出口了。

印天朝甚至都能感觉到她的身子随之微微的颤了一下。

搂着她的手紧了紧,“不说了,别去想了。过去了就过去了,我在意的关心的是你这个人,还有我们以后的将来。”

舒陌再一次从他的怀里钻出,仰头与他对望,小心翼翼的试探性问:“那……如果,被他得手了,你会怎么想?”

两手指柔柔的宠宠的一捏她的鼻尖,“我会让他变成太监。但是你依旧是我的宝贝老婆,这一点永远不会改变,我只会更心疼你,更爱你。这辈子都不会放开你。”

舒陌的眼眶湿润了,是感动的,也是幸福的。

朝着他扬起一抹会心的浅笑:“我很幸运能运上你,也很幸运你对我这么好,更幸运没有让他得手。不过我却不记得,我到底是用什么办法阻止他的。”

深吸一口气,双眸一片沉静的看着他,继续说道:“我接到她的电话,说他为了我要告她的事情,自杀了,马上就不行了。虽然我很恨他,恨不得他死。但是当我听到他真的要死的那一刻,我的心里还是难过的。不过怎么说,他总是我的生父,是他给了我生命。不管他做了再多伤害我的事情,我依然做不到在他临死之际都不去见他最后一面。”

“所以我去了,去见他最后一面,既算是了了他的一个心愿,也不想让自己有什么遗憾。”舒陌顿了顿,又是深吸一口气,露出一抹自讽的苦色,“却没想到,原来他为了老婆女儿连快要死了这样的事情也做得出来。他根本就没有事情,只不过是为了骗我过去,让我不要再为难他的老婆女儿,让她们可以有一个好的生活。还说我现在已经过上了好日子了,就当是可怜可怜他们了。”

“呵呵!”舒陌一声冷笑,似是在自嘲,又似在讥讽着舒成东。

印天朝没有出声,由着她说,这件事在她心里就是一根刺,只要说出来了,这根刺就拔掉了。

他抱着她的手臂紧了紧,脸颊在她的脸上贴了贴,以这样的方式告诉她,不管任何时候,她的身边都还有他,她不是孤独的一个人。

舒陌回以他一抹暧暧的会心的浅笑,“然后在从他的嘴里亲耳听到,当年我生的是两个孩子。他拿了人家十万块钱,把儿子留给了人家,把女儿还给了我。然后他们拿了钱,却告诉我,我只生了一个女儿,人家不给钱。还把我赶出了家。尽管我已经心里有数,但是从他的嘴里亲口说出来,我还是那么的无法接受。我不明白,我为什么会摊上这么一个父亲。竟然可以为了十万块钱不止把我卖了,还能不顾我的死活把我赶出家。如果,那一天我没有遇到你,你没有把我送到医院并且留下那笔钱,我想这个世上已经没有舒陌和舒桐这两个人了。”

“所以,你注定了是我的老婆。”印天朝安慰着她,腾出一只手手腹轻轻的摩着她的脸颊,双眸很是温柔的看着她,“如果不是那样,我又怎么可能娶到一个这么好的老婆?”

“呵呵,”舒陌怡然的轻声一笑,“不是我找了一个好老公吗?我很庆幸,这辈子陪在我身边的人是你。”

印天朝亲了亲她的唇,“我也是。”

“我心情很不好,很复杂,只想自己一个静静,不想有任何人打扰。所以我让许英雄先离开了,但是却没想到会在那里遇到他。”

说到这个“他”时,舒陌的身子又是抖了一下。

“对不起,陌。是我不好,在你最需要我的时候,没有一次能够陪在你身边。”印天朝紧紧的抱着她,满脸的自责与内疚还有心疼。

舒陌抿唇一笑,双手抚了抚他的脸颊,然后替他抚平他那紧皱的眉头,“跟你没关系,他若有心这么做,就算你在我身边他也一样会找机会的。这只能说明他的心理变|态的问题。”

印天朝没说话,只是执起她的手放在唇边亲了亲。

“我想逃的,可是那么空旷的田野,我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我跑开没多远就被他拽回去了,然后……”说到这里,舒陌哽了一下,脸上露一后痛苦的表情。

“陌,不说了,不说了!”印天朝抱着她,柔声安慰着,“都过去了,不说了。以后不会再发生这样的事情。一定不会。”

舒陌深吸一口气,再长长的呼出,以此来缓解自己的压力与恐惧的,然后朝着他嫣然一笑,“没事,我不想逃避,如果我连在你面前都无法面对的话,我以后就只能背着这个阴影了。我不希望自己一辈子背着这个阴影,也不希望你担心我。”

印天朝很是心疼的看着她,没再说什么,只是亲了亲她的唇,然后又揉了揉她的手臂,以此给她鼓励给她力量。

“然后他扯说我的外套,又拽我的裤子。拉链被他拉开,甚至还被他拉下。我只感觉到他的手在我的腰际摸着,他的唇落在我的脖子上。就好似一条蛇吐着长长的信子在我舔着我,我觉的很恶心。我甚至还能感觉到他的……”

又是深吸一口气,表情痛苦到有些狰狞,在印天朝欲再一次阻止她说,继续说道,“抵着我,我觉的很不舒服。如果可以的话,我想废了他。但是不管我怎么挣扎怎么反抗,都挣脱不了他的钳制。眼看着他又要来扯我的……内|裤,我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就那么用自己的头狠狠的撞向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