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爱成婚:腹黑大少宝贝妻

第1512章 259 独特的安慰疗法4

第1512章 259 独特的安慰疗法4

在这一刻,舒陌竟然想了起来。

想起来她是用什么时办法阻钟天贺侵犯自己的。我

她是用自己的头狠狠的重重的撞过去的,是抱着和创了同归于尽也不让他侵犯了自己的想法的。

“然后,他松手了。再后来,我好像看到他走了。再接着就是你到了。”

舒陌终于将所有的事情都想起来,也连起来了。

说完了,竟然整个人也好似轻松了,压在她心头上的那一块大石头,也在这一刻落下了。

并没有想像中的那般痛苦。

印天朝也终于明白为什么她会说头痛了,原来她竟是拿自己的头当石头了,这能不疼吗?

此刻,印天朝更心疼她了,对钟天贺的怒意也是加重了几分。他真恨自己,那会就应该对他下手更重一些,不该对他手下留情的。

“没事了,没事了。”抱着她,一只大掌轻轻的拍抚着她的后背,除了这么安慰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了。这样的话语,似是在安慰她,更似在安慰自己,“都过去了,以后都不会有事了。”

舒陌点了点头,“嗯,我知道。对了,”突然间想到了一件正事,抬眸看着他很是认真的说道,“我找到新的工作了。”

印天朝浅浅的怔了一下,“这么快?反正也快要过年了,不然就等过了年再说。这几天你也休息一下,推了他们?”

舒陌摇头,“那不行,我都已经答应了。你一定不想到,找到的是什么工作。”一脸小神秘的看着他。

“什么?”

弯唇一笑:“是初七上班的酒店,接的就是初七的工作,总经理助理。”

“接初七的工作?”印天朝看着她问。

“对啊!”舒陌点头,“我还以为是初七在帮着我,不过她说了,和她没关系,完全是人事部的决定。不过我就是有点担心,我从来都没做过酒店这行业,而且还是总经理助理,我怕自己做不好。”

印天朝笑笑,是那种很相信她的笑容,“我相信你一定能做好的,要不然人家人事部也不可能录取你的。还有,不是有初七在,她会帮你的。”

“这样就是怕她吃不消,她都已经六个月的肚子了,而且还是两个。还是我替她多分担一些吧,下周一就要去上班了。”

“嗯,这样也挺好的。”印天朝露出一抹浅浅的微笑,“等你上手了,应该就不会那么累了。而且上班时间也正常,周末和节假日都是有休息的,不似你之前的工作,那么没有规律性。最重要的一点是,那里都是自己人,这样我也能放心一点。他就算再有那心思,也不能把手伸那么长。我会和许英雄说一声,让他多照顾着你一点。”

“还是别了吧?”舒陌一脸不好意思的看着他,“这样不是总麻烦人家?”

印天朝笑笑,揉了揉她的秀发,“不麻烦,他会很乐意的。肚子饿不饿?都还没有吃晚饭。”

这会已经是快七点了,两人谁也没有吃晚饭。

不说还好,经他这么一说,舒陌还真觉的肚子饿了。

很是为难的点了点头,“饿了。”

“想吃什么,我去做。”在她的唇上亲了亲,很是宠溺的说道。

“无所谓,随便开点吧,冰箱里有什么就煮什么。”

“好,你再躺会。一会我端进来。”

印天朝下床,捞过一件睡袍套上,然后走出房间。

舒陌也没有了睡意,拿过睡袍套上,也下床进洗浴室梳洗一翻。

只是在镜子里看到自己十分“惨烈”的一幕时,目瞪口呆了,然后则是脸颊浮起了一片霞红。

解开睡袍,这才发现身上几乎是没有一处是完好的,全都是青青紫紫的痕迹。

舒陌觉的真是没脸见人了。

一想到那时候,对自己所做的一切,本就通红的脸更是滚烫了,都快烧起来了。

真是要死了,怎么就让他做出那些羞人的动作呢?

不过,那个时候,他好像也只能用那样的方法来抹去她内心深处的恐惧与不安了。

一手情不自禁的抚上自己的脖子,那里还有火烧一般的感觉。

他似乎一心只想替她拂去不安,只想用他的气息拂去她十分反感的那味,所以吸的很用力,再加之本就被她搓的又红又痛的。所以这会,竟是火辣辣的一片。

舒陌没再多想,赶紧用最快的速度洗漱,几乎是用冷水敷脸的,想只把脸上的高温给降下去。直至自己觉的已经没那么烫了,这才停下。

换好衣服走出房间,朝着厨房走去。

“怎么出来了?”见着她走出来,印天朝朝她一笑,轻声问道,“不是让你再躺一会的。”

舒陌摇头,“已经没事了,不想再躺了。”

“还有没有哪不舒服?”捧着碗从厨房里走出来,很是关心的看着舒陌问。

舒陌摇头。

“煮了面条,行不行?”将碗放在桌上,问着舒陌。

“可以。”舒陌在椅子上坐下,面条青菜,上面卧了两个荷包蛋,“你的呢?”

印天朝重新折回厨房,“在厨房里。”

舒陌是真的饿了,从早饭到现在就一直没有进食过。又或许是压在她心里的那块石头落下了,所以心情也就好许多了。

拿着筷子就吃了起来,而且还是那种大快朵颐的吃法。

看着她这样样子,印天朝也总算是舒了一口气,至少应该不会像刚才那般了。

只要她没事就好,其他的事情都不是最要紧的。

沐云芝接到印行远电话的时候,她正准备睡觉了。

两个小萝卜头已经睡下了,睡下之前还问了她,怎么今天不是回大厦公寓,而是回家属院?还有陌陌和爸爸怎么没回来?

沐云芝的回答当然是:以前不是经常这样的吗?有什么不妥的?

两个小萝卜头想想也是哦,没什么不对劲的,于是也就呼呼睡觉了。

印行远说有事想跟她说,问她方不方便。

沐云芝不放心两个孩子在家里,也就让他来家里再说。

“这么晚了,找我什么事?”沐云芝凉凉的看着印行远问。

“云芝,天朝没事吧?”印行远急急的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