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爱成婚:腹黑大少宝贝妻

第1513章 260 印天朝同志很抢手1

第1513章 260 印天朝同志很抢手1

沐云芝先是怔了一下,怔过之后双眸一片阴鸷的盯视着他,“为什么天朝会有事?又发生了什么事情是我不知道的?”

她看着他的眼神是充满怒意的,尽管平静,但是以他和她认识这么久的熟知度,他知道她此刻内心并不似看到的这般平静,而是在蕴酿着一轮不可预知的海啸。

印行远冷不禁脚底一阵发凉,脸上划过一抹错愕与失奈,“天朝还没跟你说吗?”

沐云芝依旧冷冷的盯视着他,用眼神在告诉他他的废话不是一般的多。

印行远轻叹一口气,“能进去说吗?”

沐云芝侧了侧身让他进屋。

“说吧!”一进屋,沐云芝便是直接了当且还是用着命令一般的语气说道,就连坐也没请他坐一下。

印行远径自往沙发上一坐,伸手抓了把自己的头发,显的很是颓废的样子,“天朝把天贺打断了两条肋骨,进医院了。”

“那又如何?”沐云芝冷冷的一脸不以为意的盯着印行远,“难道不是他做了什么伤害天朝的事情吗?我自己的儿子我还不清楚?他会是那种无缘无故打人的人吗?”

“云芝,你是不是已经想起以前的事情了?”印行远抬头,双眸略带着一丝喜悦的看着沐云芝。

“这和你没关系,印书记!”沐云芝面无表情的看着他,“你只要管好自己该管的人和事就行了,我的事情不劳你费心!”

“云芝,我对不起你!是我……”

“不需要!”沐云芝直接打断了他的话,冷冷的说道,“你今天来找我,就是为了告诉我天朝把你的儿子打了?如果没有别的事情,那就请回吧!”边说边朝着门走去,打算开门请他出去。

“你能不能跟天朝好好的说说,让他再别追究了?天贺对舒陌做出那样的事是他不对,不过现在他不也已经躺在病**了吗?而且伤势也不轻,天朝最听……”

“印行远,你说,他对陌陌做了什么事情?”沐云芝一脸阴沉如下大暴雨一般的凌视着印行远,冷声问道。

印行远又是重生蝗抓了把自己的头发,脸上的表情很是复杂,然后眼眸一闭作一副豁出去的样子,“那孽子说,他把舒陌给侵犯了,他……”

“啪!”印行远的话还没说完,脸颊上结结实实的挨了一记耳光。

“滚出去!”沐云芝指着已经打开的门,朝着印行远吼道。

“云芝……”印行远还想说什么。

“印行远,你再不走,我不能肯定自己会不会做出失控的事情来。”沐云芝咬牙切齿的剜视着他,那眼神除了恨还是恨,还有的股彻底的绝望,“给我滚!”

印行远见她这么一副歇斯底里的表情,也知道再多说无益了,只能很是无奈又自责的看一眼沐云芝,最终不舍又不甘的离开。

“呯!”沐云芝将门重重的甩上,脸色一片凝重。

第二天,舒陌醒来的时候,入她眼睑的印天朝那炯炯有神的墨眸正一瞬不瞬的望着她,她的头还枕在他的手臂上。

见她醒来,印天朝用另一只手拂了拂贴在她脸颊上的发丝,“醒了?”声音很醇很柔,就如同那拉奏出来的琴声一般,很是好听,令她陶醉于其中。

舒陌点了点头,又往他的怀里缩了缩,不想起床。

舒陌没有懒床的习惯,一般都是早上六点就醒了,然后就起了。

“是不是很累?”双手搂着她,将她往自己怀里带了带,下巴搁于她的颈窝处轻轻的蹭了蹭,很是关心的问。

舒陌的脸微微的泛起一层浅红。

能不累吗?

昨天一天经历了那么多事,晚上又被他用特殊的安慰疗法好好的安慰了一翻,现在她整个人累的一个指头都不想动,浑身还酸酸的,一动就骨头都跟散了似的。

印天朝当然也知道她现在的情况了,没有将她从自己的怀里捞出来,而是一手搂着她,另一手指腹在她的脸颊上轻摩着,轻声说道:“那再睡会,还早。今天周六,不用上班。”

舒陌从他的怀里拉出一丝距离,抬头望着着他,“你今天也不用去队里吗?昨天就这么离开了,会不会影响你做事?”

低头用自己的额头与她的额头抵了抵,轻笑说道:“傻瓜,事情当然没你重要了。放心吧,我都安排好了,不会有影响的。别多想了,好好休息。我一直都会陪在你身边的。”

舒陌怡然一笑:“我已经没事了,你不用一直陪着我的,你如果有事的话,就忙去吧。”

“嘘!”印天朝对着她做了个禁声的动作,是那种唇贴着唇阻止她的,然后又顺势在她的唇上亲了亲,“没那么多忙的事情,乖,听话。”

见此,舒陌也没再说什么,朝着她莞尔一笑,整个人往他怀里窝了窝,“那吃过早饭,去妈那边吧。还有这件事也别告诉她了,免得她担心。”

“嗯,知道了。”印天朝点头,“再睡一会还是起来吃早饭?”

舒陌摇头,“睡醒了,起吧。你想吃什么?我去做早饭。”

话刚说完,便是收到他投来的浓浓的眼神,就这么直勾勾的盯着她,就好似她是一份很美味的菜肴一般,“想吃你。”

呃……

舒陌怔了一下,随即刚刚恢复正常的脸颊再一次“倏”下涨的通红了,就连脖子根都红成一片了。

这男人,怎么一大早的说这么不知羞的话?

伸手在他的胸膛上轻轻的捶了一下,轻嗔:“一大早的没个正形,不跟你闹了,我起床了。”说完,挣脱出他的臂膀以最快的速度掀被下床,拉过自己的睡袍一裹就躲进了洗浴室。

见到她如兔子一般的速度,还有刚才那娇羞的样子,印天朝咧嘴浅笑,双手往脑后一枕,眯眸好整以暇的看着洗浴室的门。

直至……门铃响起。

这才捞过自己的睡袍套上,起身去开门。

“妈,怎么这么早过来了?”印天朝问着门外的沐云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