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爱成婚:腹黑大少宝贝妻

第1514章 261 印天朝同志很抢手2

第1514章 261 印天朝同志很抢手2

“陌陌怎么样?有没有事?”沐云芝急急的问道,边问边往里扫视着,寻着舒陌。

印天朝一听便是知道沐云芝问这话是什么意思了,显然是印行远去找过她了,跟她说了这事了。

不过他不知道的是,钟天贺告诉印行远的是,他已经把舒陌上手了。印行远也是这么告诉沐云芝的。

所以沐云芝才会这么问。

昨天晚上,她一夜没睡,本来是想打个电话问问印天朝的,可是却觉的那个时候,他应该陪在舒陌身边照顾她安慰她的。她怕自己的电话刺激到陌陌,所以她忍着没打。然后在七点的时候,怎么都忍不住了,就急急的过来了。

舒陌之于她来说,不止是她的儿媳妇,更还是她的女儿。

没有一个当妈的不心疼自己的女儿的,特别是发生了这样和事情。她并没有责怪舒陌,有的只是对舒陌和印天朝的心疼,还有对钟天贺那个混蛋的愤怒,以及对印行远那个男人的失望。

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他第一个想到的竟然是替那个混蛋求情,而不是陌陌与天朝。

印天朝蹙了下眉头,“妈,你都知道了?”

沐云芝点了点头,“怎么样?陌陌没事吧?”

“没事了,昨天的时候状态确实不好,不过现在没事了。”印天朝很是轻声的说道,然后又朝着房间的方向望了一眼,继续对着沐云芝很小声的说道,“妈,这事以后就别再提了。”

沐云芝点头,“知道了,你也多关心关心她。”

“妈,你怎么来了?”舒陌洗漱好从房间出来的时候,看到站在客厅里的沐云芝,略有些不解的问,“小米和桐桐怎么没一起来?”

沐云芝立即扬起一抹笑意,“哦,现在不是放假了嘛,我让他们多睡一会。我有事找天朝就没叫醒他们了。”

舒陌的眼眸几不可见的沉了一下,然后看向沐云芝,轻声问:“妈,你知道了?”

沐云芝怔了一下,是啊,她怎么就忘记了,陌陌是一个心思很细的人,她这么一大早的就来找他们还没有带两个孩子过来,她能不一下子就想进去吗?

“陌陌,”沐云芝一脸心疼的朝着舒陌走来,“别想多了,发生的事情就让它过去了,最重要的以后的日子。你只要记住,不管发生任何事情,你都是妈的女儿。妈一样疼你的,天朝也只会更心疼你。所以,忘记它,别再去想了。”

舒陌抿唇一笑:“知道妈,我没事了。本来还想和天朝吃过早饭去你那边的。对了,你早饭吃过没?我准备早饭去,天朝你去洗漱换衣服。”

印天朝朝着她会心一笑,转身朝着房间走去。

舒陌则是朝着厨房走去,沐云芝跟着进了厨房。

对于舒陌的表现,沐云芝着实有些捉摸不透。

依她对舒陌的了解,她不可能是一个发生了那么大的事情能在一夜之间就安然无事的人。那么,难道这是她装出来的?只是不想让他们担心而已?

舒陌是一个极度自爱的人,也是极度有自尊的人。可是现在,她这反应,怎么都让沐云芝觉的很不正常。

“陌陌,你真的没事?”沐云芝小心翼翼的看着她问。

舒陌朝着她嫣然一笑,往锅里装着水,“没事啊,妈。”

“陌陌,妈知道你是个坚强的人。可是,有些事情,你千万别憋在心里,不舒服就要说出来,别自己一个人憋坏了。你知道,在妈心里你不止是儿媳妇,更是女儿。所以,你千万别硬撑着。”沐云芝轻声人劝哄着。

舒陌打开煤气,转身看着沐云芝,一脸很是认真的说道:“妈,这个我知道啊。放心吧,我没事。经过一个晚上的时候,我都已经想通了,再说了,不是他也没得逞吗。”

“没有?!”沐云芝一脸愕然的看着她,随即扬起一抹喜悦的笑容,“没事那最好了,妈提着的这颗心也放下了。以后就离那人远一点,惹不起,咱躲得起。我们没欠他什么,就当他是一只疯狗好了。”

舒陌点了点头。

丁文雅准备出院,丁母办好手续接她回家。

“妈,我想回自己的公寓。”丁文雅对着丁母说道。

“不行!”丁母毫不犹豫的否决,“你现在还有小月子里,怎么能自己一个人住?谁来照顾你?听妈话,先回家,过了你的小月子再说。再说了,这马上就过年了。”

“妈,你不知道了,”丁文雅拧着眉头,“我公寓隔壁就是天朝,所以我想回公寓。”

丁母犹豫了片刻,依旧还是拒绝,“这事不急于一时,等你养好了身子再说。”

“妈……”丁文雅有些不死心的叫着。

“行了,就这么定了!”丁母沉着脸不给她撒娇的机会,“你要还想你爸帮着你,就听妈的话。你爸因为这次你的事情,气的不小。还有,我听他的意思,印天朝的事情,好像楚离插手了,你爸现在都不怎么好去管了。你要再这么任性,再惹你爸不开心的话,他真不管你,我也没办法。”

“楚离?”丁文雅重复着这两个字,眼眸里划过一抹怒意,“他有病的吧!闲着没事干啊,插手我和印天朝之间的事情!”

“你又不是不知道,就天朝那性格,哪个人不喜欢?”丁母有些恨铁不成钢的看她一眼,“你说你,这都做了什么事?好好的一个人,非得让你自己给拱的手让人了。楚离那也是有个女儿的,这年纪可也不大了,当年你和天朝在一起的时候,他女儿是还小,没那么个岁数。你还说,他也是虎视耽耽的盯着印天朝这个肥肉,这下有机会了,女儿也到这年龄了,他要是没这个私心,那就怪了!你说你,我该说你什么是好!”

丁母边说边拿手指轻轻的戳着她的额头。

丁文雅的表情很是复杂,说不出来心里在想什么。

“他也想拆了印天朝和舒陌,让他女儿嫁印天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