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爱成婚:腹黑大少宝贝妻

第1515章 262 印天朝同志很抢手3

第1515章 262 印天朝同志很抢手3

丁文雅一脸愤愤的看着丁母说道。

丁母哼了一声,“他要没这个心,无端端的插这个手干什么?他也就一个女儿,你爸说,他最大的愿望就是他女儿也能进部队,可惜他那女儿就跟个野小子似的,根本就没这个心。那他还不得想方设法的找机会,找一个自己满足的女婿?你自己说,印天朝是不是最好的人选择?”

丁文雅没有接话,牙齿紧紧的咬着下唇。

当然,站着说一句公平的良心话,印天朝确实是个好男人,是所有丈人心里最理想的女婿人选。

楚离有这种想法也不足为奇的。

母女俩各怀心思朝着电梯走去。

电梯在一楼停下打开,然后母女俩看到站在外面的沐云芝时,均是一楞。

沐云芝在看到电梯里的丁家母女时,脸上倒是什么表情也没有。

“沐阿姨,怎么了?这是哪里不舒服了?”丁文雅先出声,很是关心的问着沐云芝。

“是啊,云芝,你哪不舒服了?”丁母也是赶紧出声问道。

沐云芝抿唇淡淡的一笑:“没事,过来看个病人而已。你们这是出院了?”边说边若有似无的打量了下丁文雅。

“哦,对!雅雅前段时间刚从t市出差回来,不是很习惯那边的天气,生病了,住了几天医院。今天出院。”丁母赶紧说道。

“那倒是挺巧的,我们陌陌前段时间也出差去了t市。”沐云芝状似无意的说道,“那就不打扰你们回去了。”

“沐阿姨,是不是天朝有事啊?还是小米?”沐云芝进电梯正准备按关门键的时候,丁文雅急急的一个伸手拦在了门上,一脸急切的问着沐云芝。

“你这孩子,怎么这么急性子。”丁母一脸担心的轻斥着她,“有你这样拿自己的手拦电梯门,万一被夹到了呢?”

“天朝很好,小米也很好,谢谢关心。”沐云芝很是客气又和悦的说道。

“沐阿姨,我很想小米,能让我见见他吗?不管怎么说,我都是他的亲妈。我这个要求不过份的吧?”丁文雅一脸凄苦的看着沐云芝。

“可以,我会转告小米的你对他的想念的。”沐云芝面无表情的说道,“不好意思,我赶时间,麻烦你放手。”

“雅雅,既然你沐阿姨都已经这么说了,我们当然可以随时去看孩子的。”丁母拍了拍丁文雅的手前,说着别有用意的话。

丁文雅松手,朝着沐云芝抿唇一笑:“谢谢沐阿姨。”

沐云芝进钟天贺病房的时候,护士刚给他拔了吊针。

钟天贺没想到沐云芝会来看来,看到沐云芝的时候,显的有些意外与吃惊。

“怎么?没想到我会来看你?”沐云芝沉视着他,声音冷淡。

“哼!”钟天贺一声冷哼,嗤之不屑的说道,“我可不稀罕。来找我算帐?我可不觉的有欠你什么!要算帐你找印行远去,是他在乱搞!”

“原来你还知道欠你的是印行远?”沐云芝一脸冷厉的盯着他,沉声说道,“那你为什么不去找他算帐?而是一次又一次的伤害天朝?他有欠你吗?”

“不欠吗?”钟天贺回视着她,眼神里满满的全都是恨意,“你们全家都欠我和我妈的!”

“啪!”沐云芝一巴掌重重的拍在桌面上,“你倒是把话给我说清楚了?我和天朝欠你们什么了?情还是钱?让年龄,天朝比你大!论婚姻,我和印行远受法律保护!你妈是什么?你妈只是个破坏人家家庭的第三者,她明知道印行远有老婆有儿子,她还恬不知耻的勾|引行印远!这叫我们欠你们的!啊!”

沐云芝一脸很是愤怒的瞪着钟天贺,这样的强词夺理,这样的颠倒是非,这样的黑白不分,她还真是第一次看到听到了。“那又如何?”钟天贺“噌”下坐起,却因为身上的伤而痛的呲牙咧嘴的,不过却也因此而让他的表情更加的狰狞扭曲了,“他既然知道自己有老婆儿子,为什么不好好的守着自己的老婆儿子,还要到外面瞎搞乱搞?我妈不是没人要的,我妈那时候也是有未婚夫的!”

“那你找印行远去,是他欠你的!天朝欠你什么了?你要针对他?”沐云芝以前也是女强人一名,如果不是因为五年前的车祸而让她失去了记忆,她又怎么可能会忍下这口气五年之仅?

如今记忆正慢慢的在她的脑海里打开,一点一点的回来。

她又岂会惧怕于一个后生晚辈,更何况本来就是钟天贺没理在先的。

铁青着一张脸怒视着钟天贺,“我告诉你,别把自己理所当然的想着是受家者,你才是那个一门心思只想要索取的人!我再一次警告你,再敢对陌陌做一些伤害她的事情,就别怪我不客气!不信你可以试试看!别把我的话当成是耳边风!”

说完,阴厉的双眸如利剑一般射视着钟天贺,然后一个绝然转身,却在走到门口之际停下脚步,转身回视着他,冷声说道:“也别想打小米的主意,他永远都是我的孙子,和你没有关系!还有,你告诉丁文雅,她也别想用小米来替她做事。哼!”说完,一个转离迈步离开。

“妈的!”钟天贺重重的一拳击在**,眼眸里迸射出来的尽是愤怒与凌厉。

周一,舒陌要去酒店正式上班。

一大早便是起了,洗漱过后在厨房里准备早饭。

两个小萝卜头还没起,在自己的房间里呼呼大睡着,沐云芝则是下去晨运了。

身后一具宽实的身体贴上,腰上环上了一双男人的手臂,男人的下巴则是轻轻的抵在她的肩膀上,脸颊很是亲密的贴上他的脸颊,毫无顾忌的在她的脸上亲了亲,“怎么起这么早?”

舒陌在他的手背上轻轻的拍了拍,“别这样,一会孩子起了,会看到。妈回来也会看到的。”

“那又怎么样?嗯?”没有要放手的意思,而且又埋头在她的颈窝处吸了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