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爱成婚:腹黑大少宝贝妻

第1517章 264 女婿来了,进屋坐1

第1517章 264 女婿来了,进屋坐1

曹美嫦拍着胸脯说着铁定铁定的保证话。

“你最好说的是实话!不然我不会就这么算了的!”丁文雅扔下一句威胁的话挂断了电话。

“我呸!”曹美嫦对着手机啜了她一口,“我还怕了你不成?等他成了我女婿,看我怎么对付你!小贱人,就凭你也敢这么跟我说话!我呸!”

对着手机又是愤愤然的喷了一口后,才将手机往边上一丢,往被子里一钻打算继续睡觉。

昨天晚上又是筑长城到一点多,真是累死她了。都是丁文雅那个小贱人,一大清早的打电话来吵她。

哎,这都已经九点半了,还说一大清早,也就只有她了。

“美嫦,不好了,出大事了!”曹美嫦刚躺下,这眼睛都才闭上就听到舒成东的声音传来,几乎是用着快跑进来的,那语气更是带着一抹慌意与紧张。

曹美嫦窝火,大清早的睡个觉都不让人安心了。

这没用的男人,屁大点事就只会大呼小叫,一点主见与责任心也没有,更别提解决事情的能力了。

她当初怎么就眼睛朦鸡屎了呢?就看上他这么一个窝囊的男人了?

“倏”的,曹美嫦气哼哼的坐起,朝着舒成东吼道,“舒成东,你烦不烦的啊!大清早的,你还让不让人睡觉了?你不去上班,杵家里干什么?难不成还让我来养你啊!我怎么……”

“美嫦,美嫦,法院来传票了,陌陌这回是铁了心的要告你了。你看,你看,这上面就连开庭日期都写了。”曹美嫦的话还没吼完,舒成东急急的打断,将手里已经打开的传票往她面前一递,脸上尽是抹之不去的无措与慌乱。

怎么会这样的啊?

陌陌,她还是不肯原谅他们吗?难道就真的非得把美嫦弄进去不可吗?

陌陌啊,你的心真是铁做的吗?是冷的吗?爸爸都已经这么低声下气的求你了,你还是不肯原谅我们吗?

“怎么……怎么会这样的?”现美嫦也是怔住了,一把夺过舒成东手里的传票,俩灯笼眼直勾勾的一眨不眨的盯着那传票,怎么都不相信自己看到的。

伸手使劲的一揉自己的眼睛,在确定确实不是假的,是真真实实的开庭日期时,突然间“啊”的一声哭了出来。

边哭边捶着床,“我的命怎么就这么苦啊,怎么就摊上你这么个没用的男人啊!还有这么一个没人性的女儿,这是要把我往死路上逼啊!舒成东,我真是瞎了眼了,才会跟了你。你怎么就这么没用,连自己的亲生女儿都管不了!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啊,我不如死了算了!”

嘴里说着死了算了,可没见她有实际行动,就这么嚎啕大哭着。

舒成东觉的真是一个头两个大,那脑门上的太阳穴都已经在突突突的跳了。

家门不幸啊,家门不幸!

“你先别哭了,现在这该怎么办啊?”无奈之下,只能哄着她十分有耐心的问。

曹美嫦抹一把眼泪,抬头狠狠的瞪一眼他,“倏”的一下,掀被从**起来,没好气的推他一把,“死开!没用的男人,我要靠你?这辈子都不知道死了多少回了!”

舒成东被她这么一推,一个站立不稳跌倒在地上。曹美嫦这个时候可没这心思管他是跌了撞了还是碰了,就连摔断了腿估计也不会理会他一下。

就这么连眼角都不曾瞟他一下,穿着睡衣出门间,然后进舒岁的房间。

房间里,舒岁和她一样,正窝在被子里呼呼睡的香甜。昨天晚上玩游戏到两点多,早上没课,不用去学校,所以不睡到日上三杆,她是绝对不会起来的。

对于她来说,其实读不读书,去不去学校都一样。反正她又不喜欢读书,只不过是想混个文凭出来而已。

现在这个社会,文凭还是挺看中的。就算为了找个更好的男人,那也得有个好一点的文凭,这样才能显的自己有学问嘛。

“岁岁,快,起床。”舒岁正做着美梦呢,梦里她正和“姐夫”如甜蜜着呢,马上就要到最关键的一步了,猛的有的拍着她,叫着她。

“干嘛啊!别烦我!”舒陌很不耐烦的哼道,然后脸上扬起一抹花痴味十足的**笑,“姐夫,别理她,我们继续。”

“岁岁,别做梦了,赶紧起来。”曹美嫦见拍醒她没用,直接就用摇的,摇过之后索性就将她从**拉了起来。

这么又是摇又是拉的,舒岁终于醒了。看到曹美嫦的脸晃在自己面前,伸手一揉自己的眼睛,睡眼惺忪的用着很是不悦的语气娇嗔,“妈,一大清早的,你做什么啊?我还没睡醒啊,你让我再睡一会吧。”说完,像是没有骨头似的又软下去。

“还早?都已经九点半了!”曹美嫦一把将她拉住不让她再继续睡觉,“你再睡,姐夫就真的没你的份了。被别人抢去了!”

“什么?谁!我靠,谁敢跟我抢我的姐夫!我弄死她!”舒岁一听“姐夫被人抢去了”立马的就清醒了,瞪大一双灯笼眼,一副与人拱拼命的架式。

很显然,舒岁已经把“姐夫”当成是她自己的男人了,那么优秀的一个男人被人给抢了,那她还不得跟人急了?

“行了,赶紧起床,洗洗,跟妈出去一趟。”曹美嫦轻轻的拍了拍她的脸颊,吩咐道。

“妈,干什么?出去干什么?”舒岁一脸很是不乐意的看着曹美嫦。

曹美嫦斜她一眼,“不是跟你说了吗?你再不用点劲,女婿那么优秀的人就被人抢了。还有,你妈我马上就要被舒陌那小蹄子弄进去坐牢了。那死蹄子这次竟然来真的,就连法院的传票都来了。”

“什么?!”舒岁一声大叫,“咻”一下从**跳了起来,“那小贱人她怎么这么没人性!”

“所以,赶紧听妈的话,洗漱好好的打扮一下,我们打女婿去。只要搞定了女婿,我看那小蹄子还怎么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