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爱成婚:腹黑大少宝贝妻

第1518章 265 女婿来了,进屋坐2

第1518章 265 女婿来了,进屋坐2

“你们这是要去哪啊?”看着母女俩穿着一亮,风风火火的朝着门口走去,舒成东急急的问。

“你边去,没你什么事!”曹美嫦推一把舒成东,很不耐烦的说道。

印天朝进村后问过村里的人才找到了舒成东的房子,车子在别墅门口停下,下车。

母女俩赶着投胎似的启动车子朝着门口驶去,却是不想门口处停了一车,拦住了她们转弯的路。

曹美嫦气不打一气来,在他们家门口停车,还把他们的路给拦了。这人谁啊?他们家门口的地方也敢停!

“倏”下开门下车,朝着印天朝冒火一般的走去,“你谁啊!会不会停车的?有没有眼睛的?这是我们家私人的地方,你把车停我们家门口,还挡着我们的路了,你赶紧开车了,要不然别怪我对你不客气了!”

印天朝拧眉看着这跟泼妇没什么两样的女人,想都不用想了,这就是舒陌那没人性的继母了。

冷戾如薄冰般的眼眸狠狠的扫视着泼妇骂街的曹美嫦,唇角几不可见的弯起一个弧度,那是冷厉中带着阴沉。

曹美嫦冷不禁的打了个颤,这男人好冷啊,这表情更是可怕到了极限。就跟个刀子似的,仅用一个眼神就“唰唰”的剜着她了。

“你……你……你,瞪什么瞪!”尽管心里发虚,不过还是作出一副“我不怕你”的架式来,只不过语气却是打结了,音量也低下去了,眼神更是不敢与印天朝直视了,继续用着结结巴巴的语气说道,“我……我是不会怕你的,这是我们……我们家。你……你别乱来!”

舒岁摇下车窗,对着曹美嫦喊道,“妈,快点啦,赶紧让他把车开走。我还要去找姐夫呢!”

这女人真是一点知羞的自觉性也没有的,直接就这么明目张胆的说了出来。

不过,在摇下车窗与印天朝对视上的那一瞬间,舒岁也是冷不禁的打了个寒颤。

呃……

好冷的男人啊!好可怕啊!那眼神,简直就跟个锋利的刀剑一般。

“你……你……赶紧开走,开走!”曹美嫦颤颤巍巍的对着印天朝说道。

舒成东是听到母女俩的叫喊声后走出来看看的,然后在看到印天朝时,整个人怔住了。

这不是……不是,上次他在民政局门口看到的那个和陌陌在一起的男人吗?

那,这应该就是他的女婿了吧?

对了,对了,没错了。肯定没错了,一定是他了。

他就说,前两天那个陪陌陌来的男人没见过,一点也不像的嘛。他还以为是他只看了眼忘记了呢!

原来不是的。这个才是啊!

不过他来是为了什么?还有陌陌是不是也一起来了?

想着,一个急步的朝着印天朝走去,似乎看到了希望一般,脸上更是扬起了讨好的笑容,“呀,你就是女婿吧?这么难得啊,来来,别门口站着,快进来,屋里坐,屋里坐。陌陌呢?她有跟你一起来吗?是不是还在车里?”

舒成东扬着谄媚讨好的笑容,朝着印天朝的车窗又是看了看。

“舒陌没跟我一起来。”印天朝开口,声音冷冷的不带一丝感情,“我今天来是有事要问你们。”

“哦,哦!”舒成东连连点头,就只差对印天朝哈腰了,做了一个请的动作:“屋里坐,屋里坐。有什么事,坐下来慢慢说,外面冷。来,快进,快进。”

边说边伸手去拉印天朝,不过印天朝却是避开了。

舒成东的手有些尴尬的僵在亲空中。

曹美嫦和舒岁这个时候才从震惊愕然中反应过来。

刚听到舒成东喊这个男人“女婿”,一下子就让母女俩给惊懵了。

怎么回事?

这个男人是女婿?是舒陌的男人?那上次那个男人呢?那个男人是谁?

母女俩傻不楞瞪的对望了好一会,一脸的茫然困惑。

“不是,舒成东,你等等!”曹美嫦在舒成东讨好着印天朝的时候喊住他,一手拉着他一手指着印天朝,“你说什么?你说他是女婿?那那天那个男人呢?那天陪舒陌那小蹄子回来的那个男人……啊,啊,痛,痛!你放手,放手!”

话还没说完,那只指着印天朝的手腕被印天朝给捏住了,疼的曹美嫦哀声连叫,就连身子也弯了起来。

“再让我的到一个对陌陌不敬的字试试看!”印天朝一脸冷戾如魁般的凌视着曹美嫦,那捏着她手腕的手大有一副将她捏碎的意思。

“不,不,不说了,不说了!”曹美嫦疼的呲牙咧嘴,脸上表情既扭曲又狰狞,眼泪都已经出来了。

印天朝重重的一甩手,曹美嫦被他甩的往后跌去几步,幸好舒成东扶住了她,要不然肯定得摔倒。

“呼,呼!”曹美嫦大口大口的呼着自己被捏疼差一点捏碎的手碗。

“你是我姐夫?”舒岁走到他面前,仰头一眨不眨的看着他,眼眸里满满的全都是不可思议。

印天朝连眼角都不曾去瞥她一下,冷厉如刀一般的眸子凌视着舒成东,“我只想知道当年是什么人出钱让你卖了自己的女儿!”

舒成东全身打了个冷战,两条腿有些发抖,脚底板更是发虚发软,看着印天朝的眼神从刚才的讨好一下子转变成害怕,还有闪烁不敢与他对视。身子就更不用说了,一早就“瑟瑟瑟”的发抖了。

“那个,那个,我……我们不知道啊!”颤颤巍巍的看着印天朝说道。

“不知道?”印天朝冷冷的咬着这几个字,如刀一般的眸子射着他。

舒成东重重的点头,然后转头向曹美嫦,“你……你是不是知道什么?你,要是知道什么,都……都告诉女婿吧。”

曹美嫦狠狠的掐了一把扶着她的舒成东的手臂,疼的舒成东“啊呀”一声就叫了出来。

曹美嫦真是恨透了,恨透了这个男人的一无是处。

不过她也怕眼前这个冷厉的男人。

硬着头皮,一咬牙与印天朝对视,“她这么没人性,我就算知道也不会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