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爱成婚:腹黑大少宝贝妻

第1525章 272 那个孽种死了!1

第1525章 272 那个孽种死了!1

舒陌站在洗脸池前,左手拿着接满水的杯子,右手拿着牙刷,不过却没有刷牙。失楞楞的站着,而且已经站了有好一会了,双眸有些恍惚的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直至她的腰间环上了一双手,后背贴上一个硬挺宽实的胸膛。

印天朝伸手拿过她手里的杯子和牙刷,拉过她的手与自己相扣,脸颊贴着她的脸颊,与镜子里的她四眸相视,“想什么?”

从她从步行街的厕所出来后,就一直心神恍惚,心不在蔫的样子。很明显是有心事了,不过刚才两个小萝卜头在,他也就没多问了。

舒陌看着镜子里的他,扬起一抹释然的浅笑。

“别告诉我,没事。你觉的我会相信吗?”在她开口之前,印天朝贴了贴她的脸颊,先她一步开口。然后双手扶着她的肩膀,将她抱坐在流理台上,双手抱着她的腰,温声说道,“是不相信我?”

舒陌摇头,“不是。”

“那就告诉我,我们是夫妻,没什么事情不能说的。你不再是自己一个人,别把所有的事情都压在心里。你这小肩膀能扛起多少事情?累坏了我会心疼的。有什么事情让替你扛,我是你老公,为你为这个家,是天经地义的。”

双眸温情脉脉的凝着她,一手抱着她的腰,另一手抬起,指腹缓缓又柔柔的抚着她的脸颊,暧暧的气喷在她的脸上,给她一种心安的感觉。

舒陌双手往他的腰间抱去,倾身上前,埋头进他的胸口,闷声说道:“接到一个他的电话,说来说去还是一个事情。就是让我撤诉别告他老婆。我还傻傻的抱着最后一丝期待,希望能从他那里得到一点点的父爱,却原来等来的又是一场刺心的剜伤。”

印天朝轻轻的拍抚着她的后背柔声的安抚着,“既然这样,那就别再去想了。以后他们的事情都与你无关,你有我们就行了。你不是一个人,你还有我们。”

“嗯!”舒陌点头,“所以,真着这次的事做个了断了。我撤诉,与他们断绝一切关系。以后和他不再有父女之情,他的生死病死都与我无关。”

“你想怎么做就怎么做,总之你记住,你不是一个人,你还有我们。不管你做任何决定,我都一定会站在你身边,支持你。”印天朝在她耳畔温温的说道。

舒陌抬头,朝着他怡然一笑,“谢谢你,老公。”

印天朝两手指在她的鼻尖上轻轻的一捏,很是宠溺的说道:“傻瓜,谢什么?我是你老公。好吧,洗脸刷牙吧,别再想了,早点睡,看你一副心力交瘁的样子,看着心疼。”

“天朝。”舒陌叫着他,一副有话要说的样子。

“嗯?”印天朝看着她,“想说什么?说,我听着。”

舒陌却是莞尔一笑,摇了摇头,“没什么了,就是想告诉你,有你在我身边真好。”

“小傻瓜,”印天朝又是宠溺的一摸她的头顶,笑了笑,将她抱下流理台后,转身走出洗浴室。

对她好是天经地义的,能娶到她是他这辈子的福气。

舒陌扬着浅笑洗漱,看着镜子里的自己,那笑容是发自内心的真诚微笑。

过两天她去找言姨,把节育环摘了,然后生一个属于她和他的孩子。

门铃响起的时候,舒陌正在叠衣服,印天朝在洗澡。

时间是晚上十点。

这个时候会是谁来敲门?

舒陌蹙了一下眉头,放下手里事情,走出房间去开头。

“我要见我儿子,你们凭什么不让我见他!”门一打开,丁文雅就一把推开舒陌,怒气冲冲的朝屋里走来,大喊着朝着印湛米的房间走去。

“丁文雅,你干什么!”舒陌摇晃了几下身子,追上丁文雅。

一打开门,舒陌就闻到一股很两只鼻的酒味。而且丁文雅此刻不止脸红一片,就连走路也有些不稳。很明显是喝了酒的,她这是在借酒发疯。

“孩子已经睡了,你别闹事,有什么明天再说。你这个样子会吓着孩子的。”舒陌拉住已经快走到两个小萝卜头房门口的丁文雅。

丁文雅很是不耐烦的一把甩开舒陌,估计是借着酒劲吧,这力气挺大的,舒陌被她一甩又一推,一个站立不稳往后倒去,然后撞在了沙发扶手上。

“舒陌,我告诉你,孩子是我的!是我生的,和你没有任何关系!别以为你嫁给印天朝了,你就可以霸着我的儿子!我告诉你,没门!”丁文雅恶狠狠的朝着舒陌喊道。

幸好撞到的是沙发扶手,又幸好沙发是布艺术沙发,不是木沙发,所以撞到了了不是很疼。

“怎么样,有没有撞到哪?疼不疼?”舒陌还没站直身子,只见印天朝如一阵风似的袭到她身边,扶起她一脸关切的问道。

舒陌摇头,朝着他会心一笑。

“天朝,你别这样对我,别拆散我和儿子,……”

“你最好在我没有发火之前,自己离开!不然,别怪我对你不客气!”丁文雅的话还没说完,印天朝直接打断,阴戾如魁一般的眼眸狠狠的凌视着她,充满恨意。

“呵呵!”丁文雅一声冷笑,却是无所愄惧的看着他,“对我不客气?印天朝,那你就尽管对我不客气吧!儿子是我生的,你有什么权利分开我们?我告诉你,儿子我要定了!你要不还给我,我就是死也不会离开的!有本事你就弄死我!”

丁文雅一脸坚定中带着威胁的看着印天朝。

“爸爸,怎么这么吵啊!发生什么事了?”房间门打开,印小米和桐桐一起从房间里走出来,一脸的睡眼惺忪,迷迷瞪瞪的问着。

丁文雅一看印小米,两眼一发光,“小米,我是你妈妈。”

不过却被印天朝一把揪住了衣领,然后毫不客气的往后一扔。丁文雅十分不雅的摔在了地上。

“哇,你个恶毒的女人,怎么会在我家里的!”印小米的睡意瞬间全无,一脸惊悚的看着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