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爱成婚:腹黑大少宝贝妻

第1526章 273 那个孽种死了!2

第1526章 273 那个孽种死了!2

“陌陌,你怎么了?没事吧?”桐桐朝着舒陌走去,很是关心的问着舒陌。

舒陌摇头,拉着桐桐又搂过印小米,“乖,回房间睡觉,大人的事情,小孩子别管。”

“哦!”桐桐点头,对着印天朝微笑说道,“爸爸晚安。”说完,拉着印小米重新回房间。

印小米在关门之际朝着丁文雅做了一个很不友善的鬼脸,甚至还朝着她挥了挥自己的小手,“我才不是你儿子呢!我是陌陌妈妈的儿子!哼!”说完,“呯”的一下关上了房门。

“印天朝,你怎么可以这么对我?”丁文雅坐在地上“呜呜呜”的哭了起来,完全没有了往日的优雅,“你到底想怎么样嘛!我只是想见见儿子而已,小米不是你一个人的,是我辛辛苦苦把他生下来的。我求你了,你别这么无情行不行啊!我什么都没有了,我只有儿子了。我不求和你有什么结果,只求你能让我和儿子可以相聚,难道这么一个小小的要求也不行吗?”

“舒陌,你也是有孩子的人,如果有人把你的孩子从你的身边抢走,不让你见,不让你认。你会是什么心情?”丁文雅哭哭泣泣的看着舒陌,“我知道,我是没办法插|进你们之间的,发生了这么多事,我也不想了。我只是想让儿子知道有我这个亲妈而已!为什么连这么一点小小的要求,你们都不能答应我!”

说实话,舒陌确实是有点感触的。

如果有一天,那个只提供了**的男人,突然之间回来跟她要回桐桐,她不知道自己会是怎么样的反应。

但是,对于这个丁文雅,舒陌却是持观望的态度。

她可以在小米还在她肚子里的时候,都不疼惜他。又五年来不闻不问,怎么可能突然之间就对他有感情了呢?

无非就是想用小米来达到自己的目的而已。

她真是很佩服丁文雅,明明都已经和钟天贺搅在一起了,怎么又突然之间“回心转意”了呢?

这女人,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啊!

“你要是真心为小米好,就不会做出这么多伤害他的事情。”舒陌冷冷的面无表情的看着她。

印天朝不知道在给谁打电话,只听到他说“希望您来把她带走,别让她动不动来是影响我的生活”,然后挂断了电话。

丁文雅却是突然站了起来,挂着泪渍的脸上扬起一抹古怪的笑容,阴森森的看着印天朝,然后又转向舒陌,“印天朝,其实你已经都知道了是不是?”

印天朝的眉头拧成了一团,冷冷的如猎豹一般的凌视着她。

“呵,呵呵!”丁文雅阴恻恻的笑了起来,就连眼泪都笑出来了,“你不是很恨我的吗?为什么不肯把孩子还给我?还是说你心里根本就没能忘记我?想用孩子来维系住我们之间的关系?你若真是这么想的,你就告诉我,你知道的,我一直都想我们一家三口团聚的,又何必费这么多的心思呢?”

印天朝的表情更加冷戾了,那盯着丁文雅的眼神已然迸射出一簇簇的寒芒,一把拎起丁文雅,二话不说朝着门走去,然后再一次毫不犹豫的将她扔了出去,“别再出现在我面前,要不然就不是丢门口这么简单了!”

“孩子根本就不是你的,你就这么愿意替别人养儿子吗?”丁文雅在印天朝关门之际,朝着他大吼,脸上尽是得意的挑衅之味,甚至还扬起一抹诡笑,“是不是很痛苦很难受啊!替别人养了五年的儿子?印天朝,我告诉你,印湛米虽然是姓印但是却不是你的儿子,是印天贺的儿子。是那个最讨厌你,最恨你的印天贺的儿子。是我和他的儿子,你这一顶绿帽整整戴了五年了,是不是很爽啊!”

印天朝的双手握拳,青筋直爆,甚至发出“咔咔”的声响,额头上亦是一条一条的青筋凸爆了。

没有一个男人在被人说戴绿帽之后还可以平心静气的。

印天朝亦是。

这简直就是对男人的一种污辱,尽管他再疼小米这个儿子,也能够将他视为己出。但是他却不能无视“绿帽”这两个字。

“天朝,天朝。”舒陌在印天朝失控之际,赶紧拉住他,不让他做出一些过激的行为来,“别这样,别冲动。冷静点,她是她,小米是小米。”

“呵,小米是我生的,这一点你们怎么都不能抹灭。”丁文雅也不知道是受了什么刺激,反正就是专挑一些过激的话说。

就连她自己也不明白,她到底想要什么。她只是觉的不甘,很不甘。

为什么,印天朝不要她,钟天贺也不要她。她想要那个孩子,可是父亲却直接让人给打掉了。

她想要和钟天贺在一起,但是他说她没这个资格,他说她连个妓都算不上。他要舒陌,印天朝也要舒陌。

这让她的心里十分不平衡,为什么他们都要舒陌,都不要她。她有什么不如舒陌的。

既然这样,那就大家都别好过吧。一拍两散吧。

“印天朝,我真替你感到悲哀,儿子不是你的,女儿也不是你的。你一次两次都当了现成的爸爸,原来你这么喜欢捡别人用剩的,这么喜欢替别人养孩子啊!”

丁文雅就跟发了疯似的,笑的无比疯狂的讽刺着印天朝。

“丁文雅,你给我闭嘴!”

终于,舒陌听不下去了,一个箭头步上前,毫不犹豫的朝着丁文雅的脸狠狠的一个巴掌攉了过去。

“啪!”

清脆响亮的声音走廊上响起。

不止丁文雅怔住了,就连舒陌自己也怔住了。

她没想到她会打了丁文雅一个耳光。

“舒陌,你敢打我!”丁文雅双眸发出杀人的怒意,瞪视着舒陌,一手捂着自己被打的脸颊,另一手扬起,朝着舒陌挥来。

“丁文雅,你闹够了没有!”她的手还没触到舒陌,便是被印天朝捏住了,然后一声沉厉的声音从她的身后响起,带着勃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