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爱成婚:腹黑大少宝贝妻

第1527章 274 那个孽种死了!3

第1527章 274 那个孽种死了!3

印天朝重重的一甩扣着她手腕的手,丁文雅一个趄趔往后退去,跌进丁父的怀抱里。

“爸,呜,他们欺负我!”丁文雅一看到自己的父亲,就好似看到了救星一般,扑进他的怀里呜呜呜的哭了起来,就好似一个受一委屈的孩子,万般无奈的躲进自己父亲安全的怀抱里,然后告状,希望自己的父亲会替她出头。

“既然丁少将来了,那我今天就把话说清楚了。我不希望她时不时的出现来搅乱我的生活。既然五年前,你们把小米给我了,而且这五年来你们了不曾过问过,那么小米就和你们没有任何关系了。他只是我的儿子,我不希望我的儿子受到不必要的干扰。”印天朝冷冷的看着丁父,一字一句说的清清楚楚。

“小米根本就不是你的儿子,你凭什么……”

“丁文雅,你给我闭嘴!”丁父喝令着丁文雅,“我警告你,再给我闹事,信不信我再把你送去国外,你这辈子都别想再回来!”

“爸爸……”

丁父一个狠厉的眼神射过去,丁文雅乖乖的闭嘴了。

“天朝,你放心,以后一定不会再发生这样的事情。”丁父看着印天朝说着保证的话。

“那最好了。慢走,不送!”印天朝面无表情的看着他们,然后是“呯”一下关上了房门。

“爸,我……”

“你这个孽障!”丁父气不打一处来,直接一个巴掌攉了过去。

丁文雅只觉的两眼直冒金星,然后是耳朵一阵“嗡嗡”作响,脑子一片空白,什么也没有。

“跟我回家!”丁父几乎是用着拖的动作,半点不心疼的将她拖走。

“孽障!你是不是要害死了你老子,你才安心!”一回家,丁父再一次拖着丁文雅下车,然后狠狠的扔进屋子里。

佣人很自觉的退开了。

“怎么了,怎么了?这是发生什么事了?”丁母听到声音,急匆匆的跑过来,身上还装着睡衣,在看到女儿跌倒在地上,赶紧很是心疼的上前扶起,“雅雅,快起来,你们父女俩这又是闹的哪一出啊!”

丁文雅这一次是真的被丁父给吓到了,从地上站起后,垂着头双手绞弄着,不敢抬头与他对视。

“都是你干的好事,惯出来的孽障!”丁父指着丁母吼骂。

“我又做了什么事了,让你这么生气?”丁母一脸茫然的看着他,带着一丝委屈。

“我让你看着她,你看住了吗?”

“我……”丁母无言以对,“她只是出去透透气,你强制把她的孩子打掉了,孩子伤心。”

“我不把他打掉,难道还再让她生出一个孽种来!”丁父铁青着一张脸,朝着丁母怒吼。

“爸,他是我的儿子,是你的外孙,不是孽种!”丁文雅气呼呼的回吼,“你为什么永远都那么霸道**!我喜欢的是天贺,你却不让我跟他在一起!他除了身份入不了你的眼之外,哪一样比印天朝差了?可是身份是他能选择的吗?他也不想自己是个私生子的!你说我怀的是孽种,他和印湛米一样,全都是印天贺的儿子!我不想和印天朝在一起,我不要过那种三天有两天半是见不到他的日子!我要把儿子要回来,我要和印天贺在一起,我要我们一家三口在一起!”

丁文雅一口气吼完,然后愤愤然的瞪着丁父!

“丁文雅,我告诉你,你别做梦了!印湛米就是印天朝的儿子,他不是那个私生子的!”丁父阴沉着一张脸沉声说道。

“我和印天朝根本就没有发生过关系,那一次,我只是把他弄晕了而已!那个时候,我知道自己已经怀孕了。我和他之间根本就一点事情也没有!我的儿子不是他的!”丁文雅笑的一脸阴阳怪气的看着丁父,说的坚定又肯定!

“你觉的我会让你把那个私生子的孽种生下来!”丁父面无表情阴阴森森的凌视着她,“我说了,印湛米是印天朝的儿子,那就是他的儿子!丁文雅,我最后再跟你说一遍,你给我安安份份别再惹出什么事来!既然你也不想和天朝在一起了,我也不用再帮你了。但是,你也给我听清楚了,我是绝对不会同意你和那私生子在一起的。你要是再也闹事,惹事,信不信我打断了你的腿!”

说完狠狠的剜一眼丁文雅,迈步朝着楼梯走去。

“爸,你别走,你把话说清楚了!”丁文雅一把拽住丁父,“什么叫印湛米是印天朝的儿子,他是我生的,为什么会是印天朝的儿子?我和他没有关系,我的儿子是印天贺的。爸,你把话说清楚,你把话说清楚!”

丁父转身,冷冷的直视着她,“他不是你儿子!”

“不是我儿子?”丁文雅整个人就像被雷击中了一般,怔了懵了傻了,拉着丁父的手也松开了,喃喃自语着,“不是我儿子?怎么就不是我儿子了呢?明明是我生的啊,怎么就不是了啊?”

忽的眼前一亮,似是想到了什么,紧张而又惊恐的看着丁父,“他不是我生的?那我的儿子呢?爸,那我的儿子呢!”

丁父依旧铁青着一张脸,面无表情的看着她,森森的说道:“你觉的我会让那个孽种留下来?”说完,一个转身上楼梯,没再看一眼丁文雅。

“没了?没了?没让他留下来?”丁文雅傻傻的自言自语着,一脸的麻木与机械,双眸无神,然后突然之间爆出一声撕吼,“啊!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对我!那是我的儿子,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这么对他!你竟然弄死了他!丁天良,你到底是不是我爸啊,你怎么这么狠心啊!你怎么可以这么做!”

“雅雅!”丁母一脸心疼的看着女儿,想要去抱她,可是丁文雅却两眼一黑,整个人滑了下去。

“雅雅,你别吓妈啊!”

丁文雅自那天起,就没再说过一句话,就一直傻傻的躺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