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爱成婚:腹黑大少宝贝妻

第1528章 275 那个孽种死了!4

第1528章 275 那个孽种死了!4

瞪着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天花板,跟个没有灵魂的人一样,既没有表情也不出声,双眸漫无神色的睁着。

不管丁母怎么跟她说话,她都好似没听到一般,不理不睬。

这个样子已经整整四天了。

这四天来,她吃饭也不喝水,也不睡觉,反正就这么跟个活死人似的,睁着眼睛却一动不动。

丁母怕她撑不下去,有事,请来医生给她吊营养液。针头戳进去,她连眉头都不皱一下。

不过有营养液的支撑,倒也不至于让她倒下去。

眼看着马上就过年了,女儿却搞成了这样,这个年可如何过啊!

丁母是既心疼又心烦,丁父却是连一眼都没去看她一下,大有一副用这样的方式让她清醒的意思。

“老丁。”丁母的推门进入丁母的书房,丁父正坐在班椅上,好像在看着什么。

看到丁母进来,若无其事的把手里的东西往抽屉里放去,抬眸看她一眼,“有事?”

丁母心系着丁文雅,也就没去在意他放进抽屉里的东西,只是一脸很无奈又无助的在他对面的椅子上坐下,轻叹一声,“雅雅总这么下去也不是个办法啊!这都已经四天了,她不吃不喝也不说话,我看着是真的担心啊!你说该怎么办啊?”

丁父漫不经心的瞟了她一眼:“我就是要让她趁着现在好好的想清楚,别一而再,再而三的犯错。她也不小了,都快三十的人了,一事无成不说,还总是要我们给她善后。这一切都是你给惯出来的”

丁父再一次把所以的过错都怪到了丁母的头上。

“行,行!都是我惯出来的。”丁母这个时候也不想跟他吵嘴,完全的顺着他,然后又小心翼翼的问,“老丁,印湛米真不是雅雅的孩子啊?到底是怎么回事?那雅雅的孩子呢?你给弄哪了?你看孩子现在这个样子的,心疼的还不是我们?这就是她的一块心病,我知道你那天说的都是气话,肯定不能把孩子怎么了,你是不是送人了?要不然我们告诉她,孩子好好的,兴许她就好了。”

一般情况下,母亲总是比父亲更心疼孩子的。所以才会有“慈母多败儿”这么一说。

“死了!”丁父没好气的说道,“生下来的时候就死了,是个死胎!”

“啊?!”丁母一脸讶异又不可置信的看着他,“怎么会这样的?”

丁父狠狠的翻她一个白眼,“你不知道那孩子是怎么样才来的吗?她那都几个月了?还和那私生子鬼混,那私生子本来就对她没情份,跟她在一起完全就是为了刺激印天朝,那能对她有所怜惜了?孩子在那种情况下出生,你觉得还能活下来?”

丁母的脸上划过一抹痛苦,当初丁文雅被送进医院的时候,那两腿间全都是血,那一幕她到现在都还不能忘记。

只是后来孩子出生,抱出来的时候,是很健康的,哭声也是很响亮的。而且丁父请的是最好的妇产科医生,医生说了大人孩子都没事。

这样她也就放心了,只要女儿没事就好,她也就没再多问了。

但是却没想到……

“那个畜生!”丁母咬牙切齿的愤愤然的说道,然后又问,“那这孩子呢?是谁的?是谁生的?你当年到底都做了什么?怎么这么大的事也不跟我通一声。”

“随便找了个女人,替印天朝生的,要不然呢?你觉的印天朝是那么好唬弄的?”丁父不以为意的说道。

“不是,”丁母皱了皱眉头,“那你怎么让她怀上的印天朝的孩子?他自己一点都不知道?”一脸不解又好奇。

“我怎么说也是他的上级,那个时候,弄晕他然后拿点精|子,他还能有怀疑了?”丁父漫不经心的说道,然后又瞪一眼丁母,“行了,这些事都已经过去了。还有什么好提的!总之就是现在,她和印天朝之间是没可能了,你给我好好的看着她,别再让她又弄出什么事来,我还想好好的退休。现在印天朝有楚离管着,楚离的性格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可不想让翻他手里。你要想下半辈子过着舒服的日子,就安份点,别再整事了。印天朝以后跟我们没关系了。”

事到如今,不得不让丁父放弃再让印天朝当他女婿这个念头,谁让他的女儿不争气呢!

“你说,楚离他打的什么主意?”丁母八卦中带着好奇的的问,“他该不会也是看中了印天朝,想把自己的女儿推给他吧?他可也就那么一个宝贝女儿,而且现在也已经到适嫁的年龄了。”

其实说到底,是觉的有些不甘心。

女人嘛,而且还是像她这样成天无所事事的中老年妇女,又有点有身份地位的,就是喜欢跟人比较。

丁父瞪她一眼,“你当谁都跟你一样!”

“行了,行了,我也就这么一说而已。”丁母有些讪讪的说道,“老丁啊,按我说啊,要不然咱就同意了雅雅和那私生子的事吧?不管怎么说,他也是老印的儿子,也不算……”

“想都别想!”话还没说完,丁父直接喝断,一脸阴郁的剜视着她,“我是绝对不会同意她和那私生子在一起的。她可以和任何一个男人在一起,就是不可以和那私生子!”

坚定,不容半点抗拒的意思。

丁母有些不解,又有些慌惧的看着他,“好了,好了,不同意就不同意了。你也别这么气了,小心气坏了身体。行了,我会看着她了,不会让她再事了。我先出去了。”

丁母觉的老头这态度好像有点不正常啊,怎么就一提起那私生子就反应这么大呢?是不是过了一点?

怎么都想不通。

索性也就不想了,朝着丁文雅的房间走去,但是在推门而进时,却是怔住了。

**哪里还有丁文雅的身影,空空的,被子被掀在一旁。

“老丁,老丁,不好了,雅雅不见了!”丁母大声的急喊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