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爱成婚:腹黑大少宝贝妻

第1532章 279 我们再生一个?4

第1532章 279 我们再生一个?4

印天朝有些哭笑不得的看着她,她这小脑袋到底在想什么?可以为了这个问题纠结这么久!

不过他倒是乐的配合于她。

“嗯,我比较乐于生孩子之前的这个过程。”说完,如大尾巴狼一样的扑了过去。

舒岁回到家里的时候已经是八点多了,直接将手里的那几个袋子往沙发上一扔,闷声闷气将自己也往沙发上一扔,抱过一个抱枕,狠狠的戳着,将一肚子的气全都出在那抱枕上。

曹美嫦气呼呼的回来,今天手气很背,出去才不过两个小时就输了她近一千,索性就不打了,嘴里嘀咕着什么进屋。

刚一进门就看到坐在沙发上戳着抱枕的舒岁。

“岁岁,怎么了,一脸不高兴的样子?”曹美嫦一看女儿那愤愤的发着火的样子,赶紧在她身边坐下,一脸着急的问道。

“妈,你说我长的很难看吗?”舒岁恨恨的拧着抱枕,闷着一张脸问曹美嫦。

“屁!”曹美嫦啜了一口口水,一双灯笼眼瞪的老大老大,“谁说的?我女儿长的这么漂亮,跟个明星似的,谁敢说你难看!你告诉我,又是哪个多嘴的,我不撕了他的嘴!”

曹美嫦这就是一个出了名的泼妇,反正就是一点道理也不讲的。

前段时间舒陌倒是真的撤诉了,也没让他们赔钱。不过,那律师倒是让他们签了一份声名,大概意思就是从此以后与他们没有任何关系。

呸!

她说没关系就没关系啊!

这种父女血缘关系是说断就能断的吗?

曹美嫦事后也是去问了律师的,这种声名根本就没什么用,子女孝敬父母,那是天经地义的。

所以,曹美嫦这完全就是一点也没往心里去。至于这段时间没去找舒陌的麻烦,那完全是想先暂时歇歇,然后找一个好办法,直接一击即中。

“那我姐夫她为什么就看都不看我一眼?”舒岁苦着一张脸,两眼泪汪汪的看着曹美嫦,要有多委屈就有多委屈了,“我都已经在喊他了,眼看着马上就可以扑到他怀里了,他就那么一闪,然后就出了旋转门。我却撞到了旋转门的玻璃上。呜,妈,好疼的,我的脸撞到了,胸也撞到了。”

“哎呀,我看看,有没有撞疼。”曹美嫦一听女儿被撞到了还撞疼了,赶紧凑上前去看,甚至想都不想的欲伸手去撩舒岁的裙子,想看看她的胸。

“哎呀,妈,你干什么嘛!”舒岁一脸尴尬的拍掉她的手。

“妈不是想看看有没有撞坏嘛!”曹美嫦一脸不以为意的说道,“你要知道,女人的胸是她的第二张脸,男人在**的时候,喜欢她的胸更赛过她的脸。你可不能让自己的胸毁了,可得好好的保养着。”很是认真又严肃一脸煞有其事的说道。

舒陌很赞同的点了点头,然后一脸担忧的问:“哎呀,妈,这要是撞坏了可怎么办?我可不想自己的第二张脸毁了。我还想靠它让姐夫迷上我呢!”

曹美嫦伸手弹了她一下,“你真是的,傻的啊!哪有这么容易就坏掉的?你这可是真货,又不是人工塞进去的。不过以后可得小心着点,再真实的货,也经不起那么重的撞击的。对了,你刚说的是怎么回事?什么你都快扑到他怀里了,他却不理你?”

舒岁将商场里发生的一幕跟曹美嫦说了一遍。

曹美嫦皱眉,一脸的若有所思。

“岁岁,你上次不是说有个男人他说会帮你的吗?你有没有和他联系过?”曹美嫦突然之间想到了前段时间舒岁说的话,一本正经的问着舒岁。

舒岁恍然大悟,“是哦,妈!我怎么把他给忘记了呢?那我现在应该怎么办?是联系他吗?”

“那当然了,你赶紧给他打电话,让他想办法给你和女婿搓合一下。只要有机会靠近他,就凭我女儿这资色,这么漂亮的,他还难抵挡得了?男人,那就没有一个可以经得住诱惑的。你只要往他身上贴去,不管有没人发生关系,妈都能让他为你负责。”曹美嫦一脸很是坚定的说道。

“哦,哦!”舒岁不断的点头,眼眸里满满的全都是兴奋,“我这就给他打电话。我怎么就把这么重要的一个人给忘记了呢?”

边嘀咕着,边翻打着钟天贺的电话。

钟天贺正在电梯里,手机响起。

掏出一看,来电显示是舒岁。

舒岁?

眉头微微的皱了一下,脑子里一时之间没能反应过来这人是谁。不过怎么觉着有点耳熟?

“喂。”冷冷的接起电话。

“钟先生,我是岁岁。”舒岁很是自来熟的介绍着自己。

“谁?”钟天贺有些不悦的拧眉。

“你不得我了吗?舒岁啊,舒陌的妹妹。上次在我们隔壁村口见过的,你说会帮我和我姐夫的。”舒岁十分急切的说道。

这样子,那得有多心急和印天朝扯上关系啊。

钟天贺终于反应过来这女人是谁了,原来是舒陌那继母的女儿。

“有事?”冷厉不带半点感情的问。

“对啊,对啊!你上次说过的话,什么时候才能做到?我都等了一个多月了,你也不跟我联系,我都快急死了。你都不知道,我今天看着我姐夫对舒陌那贱人那么温柔的样子,心里有多恨那贱人呢!你什么时候可以安排我和姐夫见面啊?最好就是我直接就能成为他的女人,这样的话,舒陌那贱人就可以甩掉了!”

舒岁说的浮动,而且还一脸特期待的样子,就好似已经看到了希望一般。

“哦?”钟天贺冷笑,带着一丝嘲讽,“原来你这么急着爬上印天朝的床?”

“印天朝?”舒岁重复着这三个字,“我姐夫的名字吗?真是好有个性哦,连名字都起的这么霸气,这么man,我喜欢。”

钟天贺不用看表情,光是听这声音就知道这会她得有多么的花痴了。

电梯门打开,钟天贺走出电梯,看到一个人缩成一团坐在他家门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