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爱成婚:腹黑大少宝贝妻

第1533章 280 女婿,我是你妈!1

第1533章 280 女婿,我是你妈!1

钟天贺的眉头拧了,眸色暗了下去,直接挂断了电话。

电话那头舒岁还在“吧啦吧啦”说个不停,然后只听到“嘟嘟”的忙音,先是愣了一下。

“喂,喂!”对着手机叫着,不过什么声音也没有了。

“有没有搞错,挂电话!怎么这么没礼貌的!”舒岁对着手机气鼓鼓的说道。

“怎么说的好好的挂断了?”曹美嫦一脸不解中带着气愤的说道,“你也没说什么不应该说的话啊,这不都说的都是该说的嘛,怎么就给挂了。这男人一点家教都没有!我看也指望不上了,到时候还得找个机会,我们自己出手。”

“妈,要不然咱从姐夫的父母那下手?啊,不对,我才不要再叫他姐夫,他以后可就是我的男人了,早晚得把舒陌那破货给甩了。我干嘛还叫他姐夫,我就叫他天朝。刚才那人说了,他叫印天朝。妈,你是不是也觉的他的名字很霸气,很有男人味!”

舒岁一脸花痴迷恋的看着曹美嫦说道,那表情简直有一种让人作恶的感觉。

曹美嫦却是点了点头,“对,你说的没错。正好明天周六,印书记肯定也不上班的,我们去他住的小区找他。到时候,你看我的脸色行事。”

舒岁一拍胸脯,信誓旦旦的保证:“妈,你放心,我肯定能看懂你的眼色的。这可是关乎到我自己的幸福的。”

曹美嫦笑盈盈的一拍她的手背:“乖了,早点去睡,明天有个好精神。”

舒成东站在角落里,很是无奈的摇头叹气,尽管将母女俩的谈话全都听在耳里,却是没这个勇气与迫力出去说什么。

他就是这么的没用。

钟天贺阴沉着脸走过去,拿脚踢了踢缩在他家门口的女人,“又想怎么样?”

丁文雅抬头,茫然暗神的仰望着他。她的脸上还挂着泪渍,就连眼睛也是肿的,看上去倒是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

“贺。”丁文雅嘤嘤咽咽的唤着他,在看到他的那一眨间,眼泪就跟洪水一般狂涌而下,然后在钟天贺还没反应过来时,整个人就朝着他扑了过去,紧紧的搂着他的脖子。

“你又发什么疯?”钟天贺很不耐烦的去扯她的手,想把她从自己的自上拽掉。但是,丁文雅就好似一块吸石一般,紧紧的盘吸在他的身上,怎么都拉扯不开。

她的脸深埋在他的脖颈里,随着她的哭泣,眼泪鼻涕全都糊抹在钟天贺的脖子上,衣领上。

他的脖子上传来湿湿的感觉,让钟天贺感到很恶心。

“丁文雅,你他妈有完没完了!再不松手,别怪我对你不客气了!”钟天贺一个用力,猛的将她拽扯掉,朝着她怒声大吼。

“呜,我们的孩子,我找不到。我已经整整找了一个多月了,我找不到他了。你去找找他好不好?他会冷的,那是我们的孩子。不是印天朝的,我没有骗你,那是你的孩子。真的是你的!”

丁文雅一脸痛苦的哭诉着,眼泪“哗哗”的流着,一手拉着钟天贺的手,用着讫求的眼神看着他。

“我再说一句,你要发疯,别到我这来发疯!你已经没用了!对我来说,已经没用了!”钟天贺一脸嫌弃的甩掉她的手,恶狠狠的瞪着她,“丁文雅,我警告你,再他妈发疯,信不信我丢你下去!现在,给我滚蛋!”

“我不走,我就不走!”丁文雅朝着他撕心裂肺的大吼,“你凭什么赶我走!钟天贺,你还有没有良心的!你凭什么把我利用完了,就把我一脚踹开了!你当我是什么?你想报复印天朝,你就来勾引我?我是一个人,是的个有血有肉的人,凭什么让你招之即来,挥之即去!你当我是什么,啊!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许是丁文雅真的是一肚子火无处泄了,又许是被他们逼到了极限。在这一刻,她就好似爆发了一般,朝着钟天贺员发疯一般,双手不断的挥打着。

边打边大声的喊着,哭着,无比的凄惨。

“你们一个一个都只会逼我,你逼我,印天朝逼我,就连爸也逼我!你们知不知道,我已经快被你们逼疯了!我有什么不好的,你说啊,你说啊!为什么你们一个两个都不要我!舒陌有什么好的,值得你们一个两个都向着她!钟天贺,我告诉你,你要是再逼我,信不信我杀了她!我不是开玩笑的,我真的会这么做的!”

“疯子!”钟天贺抬脚,半点没有怜惜之意的朝着她踢去,踢的很用力。

丁文雅疼的呲牙咧嘴,就连嘴角都开始抽搐了。微微的躬着腰,双手捂着自己的肚子,眼眸恨恨的瞪着他,几乎是迸射出杀人一般寒芒。

“你有本事就去杀她看看,我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你最好是连印天朝也一起杀了,这样我还会感谢你!”钟天贺冷冷的盯着她,面无表情的说道,“还有,你的儿子在印天朝身边,要找你找他去。别在我这里发疯!蠢货!”

丢了她这么两个字,开门进屋,然后“呯”的一声把门甩上,连眼角也不曾瞥一下她,直接就把她拒之门外。

“钟天贺!我恨你!我恨你!”丁文雅朝着房门大声嘶喊着,然后一个转身,带着满腔的愤怒离开。

印行远一开门,便是看到曹美嫦和舒岁母女俩笑的一脸谄媚又讨好的站在门口,一左一右,就跟俩门神似的。印行远被这母女俩吓的不轻,很是讶异又吃惊的看着两人。

“呀,亲家公,这是起了啊。”曹美嫦笑两眼见缝不见针的看着他,就差没有弯腰哈身了。

“印伯伯,早上好啊!”舒岁也是笑的两眼弯弯的看着他,母女俩都是无比亲热的样了。

“我你……有事?”印行远怔怔的看着母女俩,没能明白过来,这一大早的,站在他门外这是想干什么呢。

“哦,哦,”两曹美嫦笑呵呵的说道,“是这样的啊,咱们也结亲这么久了,都没一起吃顿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