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爱成婚:腹黑大少宝贝妻

第1538章 285 当年的那个人是谁?3

第1538章 285 当年的那个人是谁?3

舒陌和印天朝回来是收拾一下衣服,明天住进去的。

手机响起。

在看到来电显示时,舒陌有些不悦的拧了下眉头,然后毫不犹豫的挂断。

“怎么了?谁的电话?”印天朝停下车子,侧头问她。

正好这个时候,手机再一次响起,还是舒成东的号码。

舒陌直接把手机机往他面前一递。

印天朝在看到这个号码时,眸色沉了沉,伸手接过她的手机,“我来接。”

舒陌无所谓,解开安全带打开车门下车。

沐云芝和两个小萝卜头索性就不回来了,直接就在别墅人住下了。

“喂,”印天朝沉声接起电话。

“女婿啊,你阿姨和岁岁不见了,你能不能想想办法帮我找找她们啊!”舒成东急切的声音传来。

“抱歉,人不见了你应该报警,我不是警察,帮不了你!”印天朝淡淡的说道。

舒成东怔了一会,没出声,只听到他沉重的呼吸声。好半晌,才传来他很是无奈的一声叹息,然后是灰溜溜的声音:“天朝啊,陌陌是不是还在生我的气?”

“她不应该吗?”印天朝冷戾的说道,“身为父亲,你做到一个父亲的责职了吗?既然做不到,那就别再来打扰她的生活了。就这样!”

说完,毫不犹豫的挂断了电话。

“他说什么?”印天朝下车,舒陌淡淡的问。

印天朝抿唇一笑,搂着她朝电梯走去,“他说老婆女儿不见了。”

“嗤!”舒陌冷笑出声,“携款潜逃了呗。”

手指一捏她的下巴,很是宠溺的说道:“还会开玩笑,说明没什么影响。”

舒陌抬眸嫣然一笑:“你觉的应该影响很大吗?”

印天朝弯了弯唇:“多少应该会有一点点吧?”

“那我告诉你,一点都没有!他现在对我来说,那就只是一个陌生人而已。”边说边进电梯。

见此,印天朝抿唇笑了笑。

曹美嫦与舒岁母女俩人此刻正猫在她阳台上。好好的阳台,楞是给她们整出了一个狗洞来。

也就是说,这会她们的阳台与印天朝那边的阳台已经是相通的了。

这母女俩还真是一结奇葩,速度也是神速的,就在街头贴的那种名片上找的专业钻洞,仅用了三个小时不到,就钻了一个不大不小的狗洞出来,还把这些拆下来的墙石也给弄干净了。

人家那才不管这样钻洞是不是合法呢,反正只管收钱。

“妈,你说我能行吗?”舒岁有些紧张的看着曹美嫦。

她的身上仅着一件薄的几乎透明的睡衣,里面什么也没有穿。这会冷的直瑟瑟发抖。

曹美嫦对她投去一抹很肯定的眼神,猛的一点头,“行!没问题!你长的这么漂亮,哪个男人能经得起这种诱惑?妈过去看看,怎么都到这会了还不回来。”

边说边很灵巧的钻过“狗洞”,借着外面的微弱的月光,走进沐云芝的房间。

“咔!”传来开门的声音,然后是“啪”开灯的声音,接着是印天朝的声音,“是不是很累?我给你去放水,你泡个热水澡。”

曹美嫦动作极快的返回去,隔着“狗洞”对舒岁轻声说道:“回来了,你准备一下。”

“妈,我应该怎么准备?”舒岁紧张的问。

“不用准备,你先过来。”

“哦。”舒岁应声,慢慢的从“狗洞”里爬过来。

“那小蹄子子也一起回来的。”母女俩在阳台上轻声说话。

“妈,那怎么办?”舒岁一脸茫然的问,“这样我怎么勾引天朝?”

“你等着,妈有办法。”曹美嫦说着又爬了回去。

然后没一会又重新爬了过来,手里多了一杯水。

印天朝放好洗澡水,出来走至舒陌身边,拍了拍她的肩膀,“水放的差不多了,去泡个澡。”然后贴上她的后背,将她搂抱在怀里,贴脸颊贴着她的脸颊,温声温气的说道同,“要不然一起?”说完还故意坏坏的朝她吹了口气。

舒陌正站在柜子前理着衣服,拍了下他手腕,背对着她说道,“家属院那边还有好多东西呢,怎么搬过去?”

印天朝放在客厅里的手机响起,边朝着客厅走去,边对着舒陌说道,“都别拿了吧,反正别墅那边都有的。就把衣服拿过去就行了。喂,大晚上的有事?什么?!好,我马上过来。”

“怎么了?你有急事?”舒陌听他那么说道,朝着客厅走去。

印天朝双手捧起她的脸颊,在她的唇上亲了亲,“许英雄那边有急事,你和我一起去?”

舒陌仰头看着他,“和我有关?”

印天朝点头,“嗯,有消息了。”

“那还等什么,赶紧去。”舒陌一听有消息了,心猛的狂跳起来。拉起印天朝的手就往门跑去。

有消息了,她的还有一个孩子,终于有消息了。她终于可知道她的儿子现在在哪里了,过得怎么样了。虽然知道要回孩子是不可能的,但是至少现在能知道他的下落,对她来说也是一种安慰了。

印天朝知道她心急,其实他也好不到哪去,同样也是心急。

两人急匆匆的离开了。

“呀,妈!他怎么就走了呢?那我现在怎么办?”听到关门声,舒岁气鼓鼓的说道。

刚刚燃起的希望之情,在这一刻瞬间被浇灭了。

舒陌,你个贱人,是不是专门来跟我对着干的啊!你要出去,你自己出去嘛,干嘛拉着天朝一起出去!我这好好的机会,全都让你给搅和了!

舒陌,贱人,我跟你没完!

舒岁在心里恨恨的咒骂着舒陌。

曹美嫦也是在这个时候没轴了。这全都准备好了,就差最后一步了,怎么就他刚一回来就走了呢?

“不急,岁岁。我们有的是时间。”曹美嫦安慰着舒岁,“你看,我们现在都已经住在他们隔壁了,而且这阳台也相通了,还怕没有机会吗?下次,咱直接就睡到他的**去,我看他认不认!”

舒岁一听,这主意好啊!

直接睡到他的**,看他还能抵挡得住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