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爱成婚:腹黑大少宝贝妻

第1539章 286 当年的那个人是谁?4

第1539章 286 当年的那个人是谁?4

东方都锦酒店

顶楼至尊vip总统套房

大黄鸭许英雄同志坐在软沙发上,沙发陷下去一个大坑,他坐着相当的舒服。

这厮嘴里叼着一根烟,没有点燃,他就跟个地痞二流子似的抖啊抖啊抖的抖着那叼在嘴里的烟,那搁在茶几上腿也一刻没空闲着,就那么抖啊抖啊抖着。

面前地上,跪着一人,此刻正瑟瑟缩缩又胆战心惊的看着他,却又不敢吭声。

沙发扶手上,楚韵坐着。看着他这一副地痞流\氓的样子,实在是看不过去了。

“啪!”一脚直接踢在他那抖的跟个电动小马达似的腿上。

“啊!”大黄鸭一声惊叫,随着他的惊叫声,那俩跪着的“唰”的一下,竟然跌坐在地上,然后是用着恐惧到死到临头一般的眼神看着他。

“我靠!”大黄鸭一声低咒,“小韵儿,你踢我干嘛!”

楚韵一脸十分鄙视的瞪着他,直接拿脚往他的小腿上又是“啪”的一下毫不客气的踢去,瞪他:“你说我踢你干嘛?你丫给我摆出这么一副死样干嘛?我踢你都是最轻的了,要是换成我老爸,你这俩腿都别想要了!明明就是一个正儿八经的红苗,非得把自己歪成一个地流,你信不信我把你这**\样拍下来发给咱姐看啊!你信不信咱姐看了之后,直接把你揪过去回炉重造啊!”

“啊,我错了!小韵儿,韵宝贝,韵韵,我错了!我真错了!”大黄鸭猛的抓一把自己的头发,一脸讨好又谄媚的说道,边说边直接“动手”将楚韵往自己怀里一搂,“你可千万别告诉咱家女汉子,要不然我会死的很惨的!你就忍心看着我被她折磨死啊!”

楚韵丢他一个大白眼,“那正好,我可以另选他人了!说不定还能选中一个能接老爸班的人,那……”

“操!”大黄鸭爆粗,“你想都别想!你这辈子就系我身上了!”

那个跌坐在地上的男人一脸困惑不解的看着这两个拌嘴中的人,看看大黄鸭又看看楚韵,茫然中。

“看什么看!再看信不信姐戳了那俩眼珠子!”楚韵朝着两人吼道,边吼边做一个戳眼珠的动作。

那人吓的立马拿手捂住自己的眼睛,然后是猛的摇头,以示他不敢。

“丫丫个呸的!我老爸的得力干将,你们也得算计,活的不耐烦了啊!”楚韵“噌”下从大黄鸭的怀里站起,抄起前面茶几上水果盘里的一个弥猴桃就往他身上扔去。

“啪”的一下,扔中了他的脸。

“许少爷,许少爷,我也是拿人钱财,替人办事。”那人战战兢兢,小心翼翼的看着许英雄说道。

这都多少年了啊,他自己都快忘记了,怎么就突然之间被这太子爷给揪了来。

这哪里关他的事啊?当年他也只是赚了点小钱而已啊。这他哪里知道,那个出钱的大财主要是谁啊?他只是负责找大财主要求的人而已嘛。

再说了,这都六年过去了,他哪里还记得那个女人长什么样啊?他就只看过一面而已。而且还是远远的看过一面而已,那见得最多的是天婆啊。可是天婆两年前已经归西了,他是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啊!

“我|操!”大黄鸭一把抓起两个弥猴桃,朝着他狠狠的投去,“还不跟老子说实话是吧?再不说实话,你就把那一整箱都给我吃了!连皮带毛给老子吃下去!”

那边,离他不远处放着一大箱子弥猴桃。

那人忍不禁的打了个颤栗,哭丧着一张脸,“许少爷,你就算是让我再多吃一箱,我也不知道啊!真的不知道啊!知道最多的就是天婆了,可是天婆两年前已经归西了啊!我是真不知道那出钱的大财主是谁,也记不得那女孩子长什么样了。只记得长的很漂亮,而且年龄好像还挺小的……”

“屁话!”许英雄直接打断了他的话,再扔一个弥猴桃过去,“这些老子还用得着你来说?老子问你的是那个男人!那个男人是谁?*,你再避重就轻,信不信老子不客气了!”

“啊?”男人嘴巴张的老大老大的,一脸惊恐慌张的看着他,“许少爷,那个,我……我,没见过那男的啊!”

“你他有本事再说一句?”许英雄瞪大了双眸,杀人一般的瞪视着他,“把我惹毛了,信不信我让你断子绝孙?”

“别……别!”赶紧摇头,“我说,我说!”

这位太子爷,真惹不起啊!

“操!”许英雄又是一声低咒,“真是个陀螺,不抽两下,不转是吧!还不赶紧说!”

“好像……好像是……”是了半天也是不出个所以然来,然后狠狠的揪了一把自己的头发,“许少爷,我真是不知道他的身份啊,不过要是让我再看到他的话,可能还能认出他来。我也就不小心看过一眼而已,都那么多年过去了,我真记不得了。你知道的啊,这种事情,那大财主肯定是不会露面的。不过他的身份应该不低的。好像……好像应该跟你有一点关系。”

“什么叫跟他有关系!”楚韵瞪大了双眸如母老虎一般的瞪着他。

“我|操!”大黄鸭气的又扔一个弥猴桃过去,这下直接丢中他的鼻子,“你他妈是在告诉老子,这事跟老子有关?”

“没,没!许少爷,我不敢,真的不敢!”

门铃响起。

“小韵儿,去开门。肯定是印天朝来了。”大黄鸭对着楚韵说道,不过那杀人的眼神却是一直盯在那男人身上,一刻也不曾离开。

楚韵狠狠的剜他一眼,转身朝着门走去,开门。

“小韵?你怎么在这?”印天朝看到楚韵,有些意外,她怎么也和这事有关了?

“嘿,天朝哥哥!”楚韵笑盈盈的朝着印天朝挥手,然后转眸向舒陌,“嘿,天朝嫂子!”

“你好。”舒陌笑着回应楚韵。

“啊!你……你……你不是……不是那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