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爱成婚:腹黑大少宝贝妻

第1540章 287 妈,我把姐夫睡了!1

第1540章 287 妈,我把姐夫睡了!1

那个男人在看到印天朝的那一刻,突然有些激动的叫了起来,而且还是手舞足蹈的样子。又因为是跌跪在地上的,所以这动作看起来有睦滑稽。

“你认识我?”印天朝见他手舞足蹈的指着自己,阴沉着脸朝他走去。

舒陌的心在这一刻紧紧的揪成了团。

她马上就可以知道她儿子的下落了。会是这个男人知道什么吗?

“你……你……你……她……她,就是……就是那个!”那男人的视线又落在舒陌身上,再一次激动的瞪大了双眸,就连手指都有些人抖了,然后快速的转眸向许英雄,“许少爷,许少爷,她……她就是……就是当年的那个女孩子。就是她,就是她!”

“屁话!”许英雄剜他一眼,“老子他妈还用得着你来告诉我!你当爷刚才说话是在放屁是吧?老子问的是那个男人是谁!”

男人的手指“咻”下指向了印天朝,两只眼睛瞪的死大死大,一眨不眨的盯着他。

大黄鸭有那么一瞬间的愣神,脸上的表情也僵住了,就连下巴也差那么一点“啪”的掉下来了。

这动作是什么意思?

印天朝?

那个让舒陌怀孕的男人是印天朝?

我|操!

大黄鸭爆粗!

印天朝,你丫*还是不是兄弟啊!你自己让怀孕的,你*还让老子在这里累死累活的去给你查?丫的,你当我玩呢!

不止大黄鸭惊到了,楚韵也被惊到了,舒陌同样也被那人的动和给震惊的不知道说什么了,就那么傻楞楞的站在原地。印天朝更是不用说了。

“你是说那个男人是他?”楚韵一声不可置信的惊叫,拉回了所有人的思绪。

那人点头,猛的直点头。

“不可能!”印天朝低啸着,冷戾的眼神刀一般的射视着他,“我怎么可能做这样的事情!”

舒陌依然还处于震惊中没有回神过来,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不可能的,怎么可能会是天朝?

当年的那个男人怎么可能会是他?

不!这中间一定有什么误会。绝不可能是他的。他怎么可能会做那样的事情?如果是他的话,那小米不就是……

不!不!不可能的,怎么可能!小米明明是丁文雅生的,是她和钟天贺的。

“你把话给我说清楚!否则别怪我对你不客气!”印天朝也是火了,迈步上前一把揪起他的衣领就把他提了起来,双眸如发怒的雄狮一般,狠狠凌视着那男人。

印天朝本就是练家子,不费吹灰之力便是将那人给提了起来。

衣领扣着脖子让他很不舒服,脚离地的感觉更是不舒服,再加是印天朝此刻迸射出来的杀人一般的眼神,更是把他吓的浑身瑟瑟发抖。

“我……我……,也……也不能确定。”那人巍巍颤颤,结结巴巴很是紧张害怕的说道,“我……我,只是,只是看到过一眼而已。而且,而且还是一个侧面。不过,不过,那时候,不……不止你一个,还……还有一个年纪……年纪大一点的。那……那时候,好像,好像你们……都,都是穿着军装的。我……我……”

军装,年纪大一点的?

印天朝和许英雄对视一眼,似乎都想到了什么。

松开那揪着他衣领的手,那男人“咻”的一下就跌坐在地上,然后是“呼呼”的大喘着气。

“许,许少爷,我……我知道的都已经全都说了,你再让我说其他的,我也说不出来的了。你就是杀了我也不知道了。”大口大口的喘着气,一脸哭丧的看着许英雄说道。

“行了,这里没你什么事了,滚吧!”许英雄剜他一眼,冷声说道。

“真,真的?”那人两眼一亮,激动又不可思议的看着他,“我真的可以走了?”

许英雄瞪他:“难道你还想吃了那箱再走?”

“不,不,不!我现在就走,现在就走!多谢许少爷,谢许少爷!”男人连滚带爬的朝着房门走去。

“这件事情,你要是敢泄漏半个字出去,你自己小心点!”男人刚爬到门口处,屁股“啪”的一下被弥猴桃击中,然后是许英雄阴森森的声音响起。

“不会,不会!许少爷,您放心,小的嘴巴一定缝紧了!一定,一定!”说完,赶紧拉开房门,逃命似的逃走了。

“哥哥,我这是该恭喜你呢?还是该安慰你?”大黄鸭一手拍向印天朝的肩膀,义气中带着调侃的说道。

“喂,大黄鸭,什么意思?”楚韵显然还没有明白过来是怎么个情况,一脸好奇的看着大黄鸭问。

大黄鸭恨铁不面钢的瞟她一眼,“行了,行了,这没我们什么事了。小韵儿,韵宝贝,我们走吧。这就留他们夫妻俩吧。”边说边“动手动脚”的将楚韵搂向自己的怀里。

楚大小姐当然不甘心这么稀里糊涂了,伸手推拒着大黄鸭,“滚,拿开你的猪蹄!”

“我|操!小韵儿,爷这分明就是金手,你竟然说是猪蹄!有你这么说自己男人的吗?我要去告诉咱美人老爸,我告诉他,你欺负我……哦,哦啊!宝贝儿,我不敢了,我不说了,你别揪我耳朵啊!你给我留点面子哇,这样很丢脸的啊!兄弟,那这么豪华的至尊vip总统套房就留给你了,这可是一晚上花了n多毛爷爷的!啊,啊!韵宝贝,你别总是这么粗鲁啊……”

大黄鸭的叫声越来越轻了,然后消失在房间里。

楚大小姐直接就这么一点也不给面子的揪着他的耳朵离开了。

所以说,这人和人之间的区别啊,真不是一般的大啊!

大黄鸭那就是一只任人宰割的主,想要农奴翻身把歌唱,那还不定得到什么时候呢!

若大的总统套房里,就只剩下印天朝和舒陌两个人。

舒陌还是处于怔愣错愕中没有反应过来,还是那么傻傻的站在原地,用着很是复杂的眼神看着印天朝,却又一个字都不。

“陌。”印天朝轻声叫唤着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