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爱成婚:腹黑大少宝贝妻

第1541章 288 妈,我把姐夫睡了!2

第1541章 288 妈,我把姐夫睡了!2

伸手去搂她,欲将她搂进怀里。却不想,舒陌一个下意识的竟是往后退了两步,然后用着很是怪异的眼神看着他,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却发现竟是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她的喉咙就好似被什么卡住了一般,又好似有一团棉花塞在她的喉咙里,让她想要说话却说不出声来。

她的眼眶里含着一汪人清澈的泪珠,可是她却硬生生的将它扛住,不让它们流下来。

这个样子的她,让印天朝心疼。

长而有力的双臂一伸,不顾她的反对将她搂进怀里,然后紧紧的抱着她,不愿意松手。

“宝贝,相信我,我真的没有做过。”紧紧的抱着她,脸颊贴着她的脸颊,轻轻的磨蹭着,在她的耳边轻声呢诉着。

舒陌一动也不动,就好似整个人都被人抽干了一样,软软的趴在他的怀里。

“陌……”

“啊啊啊!”突然之间,舒陌很是伤心痛苦的哭了出来,就好似在发泄着什么,原本无力垂在两侧的双手也在这一刻紧紧的抱住了印天朝的腰,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被刺激到了,还是想要寻找一个突破口让她发泄这段时间来压抑的心情,她竟然一张口,狠狠的咬在了他的肩膀上。

舒陌咬的很用力,几乎是想把所以不开心的情绪全都在这一咬里发泄出来。

印天朝没有吭一下,就连眉头也不曾皱一下,任由着她咬着自己。

只要她把憋在心里的那股气发泄出来了,她的心才能舒缓下来。她需要的就是个发泄口,她太苦了,这些年来又苦又累。再加上这段时间来发生的事情,累的不止是她的身体,更是她的心。

印天朝心疼她。

由着她咬着,他依旧抱着她,大掌在她的后背上轻轻的拍抚着,就好似抱着一个小孩似的,一下一下的拍抚着,轻哄着。

终于,舒陌发泄完了,那咬着他的要牙齿也慢慢的松开了。

“对不起,陌。”印天朝一脸心疼又歉意的看着她,双手捧起她的脸颊,双眸我脉脉灼灼的凝望着她,拇指指腹柔柔的抚去她脸颊上的泪渍。在她茫然无光的眼神里,俯身亲上去。

一寸一寸,没有放过一点亲吻着她的脸颊,鼻,眼。吻去她脸上的泪,除了心疼还是心疼。当然也有一丝喜悦。

原来老天还是挺眷顾他的,不止让他拥有一个这么好的老婆,现在连儿子女儿一都是他的。

“为什么?为什么?”舒陌一脸木然的看着他,她的眼睛里没什么光芒,只是暗淡的看着他,怔怔的重复着这三个字。

他依旧双手捧着她的脸,一下一下在她的脸颊上亲着,然后移至她的唇上。四瓣唇相触时,印天朝舍不得移开,轻轻的摩挲着,贴着她的唇轻声低诉,“你相信我,我真的没有做过。如果是我做的,我怎么可能还会这么费尽心思帮你找桐桐的爸爸?”

“可是,为什么?”舒陌眼眸含泪,汪汪的看着他。

这样的眼神让他的心又是猛的一揪,无限的疼意在他的全身扩散开来。

附唇亲向她的眼睛,“我想一定是丁文雅父亲做的。”

如果这个时候,还不能把所有的事情全都连窜起来的话,那他的脑子也就别什么留着的必要了。

拦腰将她抱起,朝着沙发走去。

在软沙发上坐下,将她放于自己的腿上,抱着她让她靠在自己的怀里,“看着我。”

舒陌已经有些清醒过来了,清澈如溪般的双眸暧暧的与他对视。

印天朝抬手,拇指拇腹轻轻的触抚着她有些红肿的眼眸,“告诉我,你在气什么?”

刚才她那下意识的往后退步,让他心疼的同时,也怀着人芥蒂。他不希望她与他拉远,特别是在这么紧要的时候,更不允许她远离自己。那样比杀了他还让他难受。

他已经离不开她,不管是身体还是心灵都已经深深的爱上了她。

舒陌摇头,“不知道。我心情很乱,真的很乱。我不知道自己此刻在想什么,想要什么。”

“陌!”他双手再一次捧住她的脸颊,“你需要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你需要我,需要小米,需要桐桐。我们是一家人,永远都不分开的一家人。你相信我,在这之前,我和你一样,什么都不知道。答应我,不管任何时候,都别再推开我。不管任何事情,我们都一起面对。别再像刚才那样,远离我,逃开我!好不好?”

舒陌点头,“嗯。可是,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刚才那就人说是你?”

印天朝蹙眉抿唇,“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我和丁文雅当初根本就没有发生过什么。那一天,虽然醒来的时候,我和她……”说到这顿了顿,脸上的表情有些不自在,又看了一眼舒陌,见舒陌脸上并没有什么异样,这才继续说道,“衣不遮体,但是我脑子里却是一点印像也没有。”

“我向来都是一个自制能力很强的人,但也不是一个随便的人。最重要的一点是,床单上有一滩血渍,所以……其实那个时候,她应该已经怀孕了,孩子是印天贺的。她这么做应该只是不想被她父亲责骂。”

舒陌没有说话,只是赞同的点了点头。

她其实潜意识里一直都不愿意承认小米是钟天贺的儿子。小儿长的和印天朝太像了,怎么可能会是钟天贺的儿子呢?

只是,找不到一个有力的说词而已。

“我记得你说过,你是预产期还没到就被强行押上手术台剖腹的,是不是?”

舒陌点头,“是,离预产期还有一个多月。”

“这就对了,因为丁文雅要生了,所以你就必须提前剖。”印天朝说着,一只大掌下意识的抚上她的小腹,轻轻的揉抚着,“丁天良其实早就知道丁文雅肚子里的不是我的,所以他才会想到这个办法的。我记得有一次,他找我谈事,我只是喝了一杯茶而已,就晕沉沉的好像睡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