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爱成婚:腹黑大少宝贝妻

第1542章 289 妈,我把姐夫睡了!3

第1542章 289 妈,我把姐夫睡了!3

舒陌显的有些愕然的看着他,所以也就是说丁父是通过那一次让人提取了他的精|子,然后让她怀孕。

“可是……,他为什么要这么做?”不解又困惑的看着他。

印天朝轻然一笑,“应该是为了让我不再追究吧,又或许他有其他的想法。陌,宝贝,我现在很开心。”

“嗯?”舒陌更加不解了。

“原来,你所有的一切都是我的。”印天朝略显有些激动兴奋的看着她,眼眸里传递出来的全是浓情与暧意。大掌执着她的手,十指紧扣,“兜兜转转这么大一个圈子,注定你是我的。”

“我……们该怎么跟两个孩子说?”舒陌有些担心的看着她,显然这会她已经完全清醒过来了。

“乖,这事交给我来做。”附唇,又开始一寸一寸的轻吻着她,这个时候,没有别的方法比这样的方式更能表达他此刻的心情。

他的心情是激动的,是兴奋的,是喜悦的。

他的吻很温柔,却每到一处都点起一簇一簇的火苗。好似那春风拂扫着花蕾,又好似那初升的娇阳普照着枝芽,令舒陌不禁的朝着他贴合而上,似乎也想要得到更多。

他的大掌一手扣着她的手,另一手则是解着她衬衫上的纽扣。

舒陌那空闲出来的手情不自禁的也去解他的纽扣,却是被他拉去复在了皮带扣上,暗哑低沉的声音在她的耳边响起,“宝贝,帮我解开。我需要你。”

舒陌的脸“咻”一下就红了,还火辣辣的烫了。

这么久以来,她还是从来没有解过他的皮带扣。

一只手当然是不可能了,特别还是舒陌的手此刻发抖的厉害,根本一副完全不知所措的样子。

眼眸更是不敢与他对视,闪烁着左右想要逃开。

印天朝索性执过她的另一只手也朝着皮带扣而去,在她耳边很有耐心的轻声低哄着,“乖,解开。我需要释放。嗯?”

这样赤果果的话语,又还是耳鬓厮磨的低诉。舒陌哪里承受得住这样的诱哄,手指刚碰到皮带扣,整个人就嘴吃了软筋散似的,瘫成一滩水倒在他的身下。

印天朝勾唇坏意一笑,拿鼻尖蹭了蹭她的鼻尖,“这么不经事?那我一会还怎么疼爱你?”

舒陌羞的抬手捶了他一记。

“嘶!”男人倒吸一口气。

“怎么了?”舒陌急急的问,然后猛然想起,自己刚才跟失控没什么两样的在他肩膀上咬的一幕。

抬手褪去他的衣服,肩膀上那一个红红的深深的牙印,刺红了她的眼。

她刚才是不是疯了?这得是有多用力啊!隔着一件衣服都能把他咬成这样!

舒陌心疼了,也内疚了,更自责了。

她一定是疯了才会这么做的,这件事根本就跟他没有一点关系的。她应该相信他的,为什么她会把气都撒在他身上?

如果是他做的话,他为什么要费这么大的精神力帮她找那个男人?帮她找儿子?

可是她却把那一股无处可发的怒气全都撒在他的身上,竟是把他咬成这样?

“你刚才怎么不出声?”手指轻轻的摩着那牙印,自责而又心疼的看着他,“是不是很疼?我刚才一定是疯了。”

男人却是一脸无所谓的看着她,扬想一抹意犹未尽的深笑,“只要你愿意,你咬哪里都可以。”说话间,舒陌的衬衫被他褪去,“啪”的一声,内衣扣也被解来。

男人就好似一头发狠的饿狼一般,发着绿幽幽的狼光,狠狠的盯着她,大有一副欲将她生吞活剥的样子。

舒陌忍不禁的浑身打了个寒颤,跟只受了惊吓的小白兔一般,凄凄惨惨的看着他。无处可逃,只能凭由他宰割。

舒岁躺在**,翻来覆去怎么都睡不着。

边上,曹美嫦却是睡的跟个猪一样,还打着呼声。

这母女俩绝对是属于享受型的。

这不过才三月中而已,曹美嫦就开起了空调,然后裹着蚕丝被睡的那叫一个舒服。

房间里的窗帘没有拉上,此刻朦胧月光透过落地窗倾射进来,铺在母女俩身上。

其实这样的意境应该是很浪漫的,很温馨的。但是,舒岁却是烦燥的很。

这一个晚上,她已经爬过好几次“狗洞”了,可是,隔壁根本就没有印天朝的身影。

这都已经一点了,他怎么还没回来?到底跟舒陌那贱人去哪了?不知道她在这里等他等的很心急吗?

显然,这舒岁是太把自己当回事了。她是印天朝的什么人啊?用得着她等的心急?

再听着边上老母传来的一声一声很有节奏的呼声,舒岁更加的心烦意乱了。

“噌”下从**坐了起来,边上曹美嫦却是翻了个身,继续呼呼大睡中。

舒岁气鼓鼓地下床,睡不着,索性再一次爬“狗洞”了。

整个屋子还是空荡荡的,印天朝还是没有回来。

舒岁气的咬牙切齿的。

然后脑子里突然闪过一个念头,于是只见她两眼一发光,嘴角扬起一抹算计得逞的奸笑,朝着印天朝和舒陌的房间而去。

爬了这么多次“狗洞”,早就摸清楚印天朝是哪个房间了。

丁文雅说过,和她们相连的那个房间是印天朝老妈的,那另外两个房间还不好找吗?总不可能是那个儿童房的。

看着那张大床,舒岁的脸上浮起一抹**|骚又荡|漾的表情,两只灯泡眼都快冒光了。

掀被,往被子里躺去,一脸陶醉的样子,抱起一个枕头往怀里一塞,嘴里喃喃呢唤着:“姐夫,天朝。”

这声音怎么听着都像是一只发、春的野猫的声音。

可不嘛,舒岁这个时候已经彻底的进入了发、春期了,她幻想着是他和印天朝在这**翻云覆雨,是她被印天朝压在身下狠狠的爱着。她才是他最爱的女人,是这个房子里的女主人。而不舒陌那个破货贱人!

想着,不禁全身都騷痒了。她就这么抱着枕头,轻轻的磨蹭着,吟叫着,舒喊着,甚至还发出一窜窜令人羞耻脸红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