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爱成婚:腹黑大少宝贝妻

第1547章 294 无耻无下限4

第1547章 294 无耻无下限4

“你说什么?什么准孕妇?谁怀孕了?”

曹美嫦正一脸好心情的对着舒岁说着,趴在沙发上的舒成东猛的一下站了起来,一脸铁青的瞪着她,厉声问道。

一夜没睡,他的双眸一片腥红。

母女俩均是被他吓了一下。

“一大早的发什么神经!”曹美嫦愤愤的说道,小心翼翼的将背上的包往沙发上一放,双手往腰上一叉,一脸泼辣的朝着舒成东吼,“舒成东,我告诉你,从今天起,你给我说话轻点,动作小点。女儿现在可怀着孩子呢,你要是敢吓到她,我跟你没完!”

这就是一个奇葩货,这才第一天呢,她就这么肯定舒岁能怀上了?

舒成东一听“女儿怀着孩子”这几个字,那眼睛里冒出来的全都是熊熊的怒火,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力气与勇气,竟然扬手“啪”的一下攉在了曹美嫦的脸上,“你个蠢货,你到底都是做了什么事情!”

曹美嫦一下子懵了,跟舒成东二十年了,这是头一次他甩自己一个巴掌。

“舒成东,你个死东西,竟然敢打我!我跟你没完!”曹美嫦叫喊着,朝着舒成东扑了过去,双手挥舞着,打着舒成东,两条腿也没有闲着,一下一下的踢着。

舒岁见父母俩打成这样,也没有要上前劝架的意思。而且站离了一定的距离,就这么若无其事的看着。

这个时候,她可不能前去凑热闹,她应该好好的保护自己。要是他们俩一个不小心推到了自己,那怎么办?她现在可是很金贵的,特别是她的肚子,更是不能碰一下的。

别看舒成东是个男人,可是这力气却远不及曹美嫦这个泼妇来得大。再来就是这些年来,她一直被曹美嫦给压的死死的,在家里根本就没有半点地位可言。

于是,很快的,现美嫦就占了上风,舒成东的脸已经被她抓成了大花脸,全都是一条一条的指甲痕。腿也补她踢的都快站不住了。

最后,他索性也就不打了,由着她发泄了。然后一屁股坐在沙发上。

曹美嫦发泄够了,看着他那张没一处完好的脸,这才住手了。左手叉腰,右手指着他的鼻子,尖声尖语的说道:“舒成东,我告诉你!这个家,我说了算!你再敢跟我动一下手试试看,你就给我滚出去!别再回来了!你个没用的东西,我跟了你这么多年,你就没让我和女儿过过一天好日子!我也就不指望你了,我现在全部的希望都寄在女儿身上!”

舒成东转眸看向舒岁,只见舒岁这会正一脸惬意的坐在离他们远远的一张藤椅上,拿着一个苹果若无其事的吃着。哪里有一点担心他的意思啊!

舒成东心凉啊。

这就是他疼在心尖上的女儿啊!如果换成是陌陌的话,一定不会这么做的。

他都做了什么事啊!

早知道,他当初还不如一个人带着女儿单过,那是不是就不会人是今天这个样子了。那样,他和陌陌也不会走到今天这个地步啊!他的陌陌一定是个很孝顺的女儿!

舒成东悔啊,可是后悔有什么用呢!

“你刚才说岁岁怀孕,是怎么回事?”舒成东再一次回到了窝囊没有,闷声闷气的问着曹美嫦。

曹美嫦冷冷的剜他一眼,“这事不用你管!以后女儿的事情都不用你管!反正你也给不了我们想要的一切!我也就不指望你!你要还想呆在这个家里,那就和以前一样。你要再发疯,你就给我滚出去!这个家没你的份!”曹美嫦嘲他吼完,见他没什么反应,拿脚踢了踢,“赶紧去给女儿做吃的,从今天起一切都安孕妇的餐食来!”

“你们……你们是不是……”舒成东突然之间想到了什么,瞪大了双眸直视着曹美嫦,“曹美嫦,你还是不是人啊!那是陌陌的丈夫,是岁岁的姐夫,你们……你们怎么能做这么不道德的事情?你们……”

“你给我闭嘴!”曹美嫦一声巨吼,“那是我看中的女婿,是我女儿的男人,我告诉你,很快他就不再是那小蹄子的男人了,会是我岁岁的丈夫!你要是想跟女儿一起过好日子,你就给我老老实实的,要不然,你让那小蹄子养你去!我看她会不会养你!哼!”

“你们……你们……我真是作孽啊!陌陌啊,爸爸对不起你啊!”舒成东声撕力竭的一声中爆吼,一把将曹美嫦给推开,迈着跌跌撞撞的步子冲出了屋子。

“死东西,我告诉你,你出去了,就别再回这个家!”曹美嫦朝着他的背影喊道。

死东西,不止打她一个耳光,现在还推她。反了天了!你最好就别再回来了!

“妈,我爸没事吧?”舒岁这才有些担心的问。

曹美嫦冷冷的朝着门口处瞥了一眼,“管他死活,爱上哪上哪去!别理他,要钱没钱的能去哪?不用两天就回来了。”

“他该不会去跟舒陌那贱人说吧?”舒岁比较关心这个。

“不会,他没这个胆。”曹美嫦一脸很是肯定的说道,“行了,你别管这么多,这些事情妈有数,你就安安心心的养身体就行了。到时候,一个月之后,我们去找他们。”

“嗯,妈,我听你的。”舒岁一脸期待又向往的点头。

舒陌和印天朝是在酒店吃过早饭后先去家属院收拾了些沐云芝和两个小萝卜头的衣服,才回的大厦公寓收拾两人的衣服,当然也还有两个小萝卜头的。

两个小萝卜头两边住着,所以衣服都是两边放的。

舒陌一进卧房,就不禁皱眉了。

这是的怎么回事?怎么床单呢?

她记得和他出去的时候,床单都整齐的啊。

现在不止单床没了,还……怎么这么凌乱?

“天朝,这是怎么了?怎么床这么乱了不说,还连床单也没有了?”舒陌转身走出卧房问着在客厅里的印天朝,“是不是两个孩子回来过?”

客厅里没有印天朝的身影,而是站在沐云芝房间的阳台上。

舒陌疾步走去,然后整个人怔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