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爱成婚:腹黑大少宝贝妻

第1548章 295 有个好女人是福气1

第1548章 295 有个好女人是福气1

怎么……会这样?

他们的阳台……

竟然被砸了个洞出来,也就是说现在他们家与丁文雅家成了相通了!

她是不是疯了?!

不止把阳台砸相通了,还在他们的**……

如果说刚才舒陌还觉的那凌乱的床是两个小萝卜头弄出来,那么这会在看到这砸出来的洞时,要还这么想的话,那她就是脑子进水了。

“天朝……”

印天朝猛的一个转身,阴沉着一张脸怒气冲冲的朝着门走去。

舒陌不敢有所迟疑,赶紧跟上。

“呯!”印天朝一脚很是用力的踢向丁文雅屋子的实木门,“丁文雅,给我出来!”

印天朝是真的火了,在看到阳台上那被砸出来的洞时,彻底的发怒了。

这女人一定是疯了!

六年前骗了他一次,现在竟然还做这么无耻的事情。

“天朝,你别这样。”舒陌见着他这要杀人一般的怒火,想要劝他。

认识他这么久了,从来没见过这么生气的他,那脸上的表情,简直就是要杀人了。

印天朝也意训到了自己的怒意,也怕吓着了舒陌。深吸一口气,将满身的怒意压下,对着舒陌轻声说道,“乖,回屋去。这事我会处理的,听话。”说完又拿手一拍门,“丁文雅,开门!”

屋内一直没有任何反应。

“我想她这会应该没在里面。”舒陌拉过他的手,温声说道,“算了,别跟她一般见识了。让物业堵上算了,反正以后我们也不住这了。”

舒陌其实是担心心疼印天朝,与其对这种人动怒,还不如留着点力气。

在她看来,像丁文雅这样的人真的不值得印天朝生气。

印天朝阴郁的双眸如两把利刀一般射视着那实木门,从牙缝里挤道:“我不会就这么算了的!等着!”说完转身搂过舒陌,朝着自己的屋子走去。

陵园

舒成东一脸颓败的坐在亡妻的墓前,老泪纵横。

“若素啊,你教教我,我该怎么办啊!我对不起你啊,也对不起陌陌。你要是还在,那该有多好啊!我们一家三口还是过着幸福的生活啊!你说你怎么就走的那么早呢?我做人真是失败啊,怎么就变成今天这个样子了呢?陌陌啊,这辈子都不会原谅我了啊。我以后拿什么时脸面来见你啊!你要是有灵,你就托梦告诉我啊,我现在该怎么办啊!”

当然了,安若素是不会回答他的。

他现在才明白过来自己做错了,已经晚了。

也就只能自己受着了,所以这就是自作自受了。

舒陌接到印行远电话是两天后。

十一点半,舒陌正在整理早上的部门经理会议资料,手机响起。

舒陌实在是忙的没空去看谁的来电,继续做着手头上的事情,另一只手拿过手机看也不看,划过屏幕就往脖子上一夹,“你好,舒陌。”

“陌陌,我是……”印行远想说“我是爸爸”,可是一想到他对沐云芝的伤害,以及印天朝对他的恨意,还有前段时间他对舒陌的态度,这“爸爸”两个字到了嘴边就是怎么也说不出口,于是就只能硬生生的卡住了。

“哦,爸爸。”舒陌倒是很自在的喊出了这两个字,然后放下了手头上的事情,专心致致的接起了电话。

印行远一听舒陌喊他“爸爸”,那心情无比激动,就差流下两行老泪了。

他有多少年不曾听到过“爸爸”这两个字了?

自从那件事后,天朝别说喊他一声“爸爸”,就连正眼也没再看他一下。他知道,天朝是恨他的。其实他也恨自己。但是,事情已经发生了,能有什么办法?

他除了接受,自己承受这个苦果之外,别无选择。

“哎,哎!”印行远很是激动的应着,声音都有些哽了。

“爸爸,您找我什么事?”舒陌轻声问道。

“哦,”印行远从激动中回过神来,“现在也是午饭时间了,我就在你们店不远处,你今天是早班呢还是晚班呢?有没有时间陪爸爸吃顿饭?”

问的很是小心翼翼的样子,还带着一丝期待之色。

“我们店?”舒陌微怔了一下,随即明白过来,“爸爸,我现在已经没在那里上班了。已经离辞很久了。”

“啊?”印行远很明显的失望,“那你现在在哪上班?”

他真是失策,连陌陌换工作了都不知道。怎么就一点也不关心他们呢!

“现在在东方都锦上班,这样吧,爸爸,你在边上的树园记等我一会,我马上过来。”舒陌想着,他找自己那就一定有事了。

“东方都锦啊,那好啊,好啊!初七就在那里上班的,你们俩也好有个照应。那你也别过来了,我过来吧。”印行远赶紧说道。

舒陌觉的让一个长辈过来,着实有点说不过去,刚想婉拒的时候,印行远又说道:“就这么定了,我过来。”

见此,舒陌也不好再说什么了,于是说了句,“那爸爸,我在三楼的咖啡厅等您。”

也不知道印行远过来需要多久,舒陌赶紧抓紧时间把手头上的事情做完。

做完的时候已经是二十分钟后了,也不知道印行远是不是已经到了。抓起包包,锁了门就赶紧去三楼咖啡厅。

舒陌刚坐下没一会,便是看到印行远朝着这边走来。他的脸上还扬着浅浅的笑容,是属于那种很满足的微笑。

“爸爸,这里。”舒陌朝着的他挥了挥手,轻声唤道。

“等了很久了?”印行远乐呵呵的在她对面坐下,看起来心情很是不错。

舒陌怡然一笑:“没有,一会而已。爸爸,喝什么?”

“来一杯开水就行了,你还没吃吧?”

舒陌摇头,“还没。”

“那就来两份午餐。”

“陌陌,在这边上班还习惯吗?会不会很累?以前那边做的好好的,怎么就不做了?”印行远看着舒陌一脸不解的问。

他潜意识里觉的舒陌在这边应该也只是一个服务员而已,可是在那边至少也还是一个店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