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爱成婚:腹黑大少宝贝妻

第1553章 300 贱人,你去死!2

第1553章 300 贱人,你去死!2

钟天贺已经很久没见过丁文雅了,自从那天后,丁文雅就再没有出现在他面前过。他也不想再见这女人。

这段时间,他倒是过着很简单的生活,也没去招惹舒陌。因为,舒陌现在换了工作,在东方都锦酒店上班了。

那个地方,他可不太好接近。

那完全就是印天朝的地盘,光一个许英雄就让他头疼了。所以,他有心也没这个力了。

还有就是,他们竟然连住的地方都搬了,搬到了倾城别苑的别墅去了。

看来,这就是有钱有势的好处。

印天朝自己肯定是没钱的,但是他却好在有简亦扬这么一个有钱有势的兄弟。

所以,钟天贺现在行事也是小心谨慎了不少。

自从上次被印天朝一拳打断了两根肋骨之后,他还真是有点怕了。

所以说,人都是欺软怕硬的。

他一直以为印天朝是一个好欺负的软柿子,就连当初他给他戴了那么大一顶绿帽,他都没有吭一声。只能硬生生的咽下了这口气。

但是却怎么都没有想到,他也会有爆发的那一天。

想想也是,如果换成是他,让他在丁文雅和舒陌之间做一个选择的话,他也一定会毫不犹豫的选择舒陌的。

丁文雅,那根本就只是一个人尽可肤的婊、子而已。

但是舒陌却不一样,这是一个好女人。是一个值得让男人疼惜一辈子的好女人。

他有点后悔,为什么当初不早一点下手,明明就是他先认识的她。却白白的拱手让给了印天朝。

如果让他重来一次的话,他还会不会做一些伤害她的事情因而拉远了与她的距离?让她厌恶自己?

应该不会吧?

他一定会很正正经经的追求她,不去理会他与印天朝的那些恩怨。

其实现在想想,他与印天朝真的有恩怨吗?

似乎没有吧?

沐云芝有一句话还是说对的,对不起他的是印行远,而不是她和印天朝,他凭什么把这些怨恨发泄在印天朝身上?

其实这段时间,他也想了很多。

门铃响起。

深吸一口烟,再长长的吐出。前面的烟灰缸里,已经堆了很多烟头了,屋子里也全都是燎乱的烟雾,其实挺呛人的,只是他自己没有闻出来而已。

掐灭烟,从沙发站起朝着门走去。

开门。

在看到门口站着的丁文雅时,眉头拧起,很是不悦的样子。

“你又想怎么样?”站于门框处,手握着门把手,凌视着丁文雅。

丁文雅却是一脸优雅从容的样子,脸上漾着浅浅的得体的微笑,还化了一个淡妆,看起来一副清颖淑女的样子。

一条天蓝色的过膝淑女裙,一双同色系镶水钻的柳钉鞋,手腕上挽着一只小巧精致的腕包。

“你放心,我没打算缠着的意思。”丁文雅笑的一脸优雅的看着他,语气清柔婉转,双眸一片清澈亮丽。

“哼!”钟天贺一声冷哼,嗤之不屑的瞥着他,“你这样是没打算缠着我的意思?那你现在出现在我面前是什么意思?打算和我共进晚餐?”

丁文雅依然还是浅笑,唇角往上弯起来抹别有深意的弧度,“如果你愿意的话,我无所谓。不过,不是今天。以后随便可以再约。今天,我想有更重要的事情和你一起。”

“丁文雅,你到底想干什么?!”钟天贺朝着她斥吼。

“今天的事情,你一定会感兴趣的。不止你,我也很有兴趣。”丁文雅一脸神秘的说道,“你身为人子,不可能不知道今天是印伯伯的生日吧?”似笑非笑的看着他。

钟天贺冷冷的瞥着她,“你到底想干什么?”

丁文雅脸上的笑容更浓了,“我不想干什么,我知道你想要舒陌,我只想给你提供和创造机会而已。当然,我只想要我的儿子。你放心,我不会缠着你,我们各取所需。”

“各取所需?”钟天贺一脸讥讽的看着她,“你别告诉我,你现在又想回到印天身边去了。”

“怎么?我如果说是,你是不是又舍不得了呢?”丁文雅笑的深不可测的看着他,“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可以放弃的,你知道我最爱的人始终还是你。”

“你闭嘴!”钟天贺冷喝着她,“我们之间已经结束了!”

“当然,这一点我很清楚!所以我才会想重新和印天朝开始的。时间已经不早了,是不是该去替你父亲过生日了呢?舒陌在呢!不过你放心,印天朝不在!我想,这一定会是你很好的一个机会!”

“呯!”

钟天贺直接关上了门。

丁文雅也不急,依旧挂着浅浅的笑意,等着他开门。

果不其然,五分钟不到,门再一次打开,钟天贺穿戴整齐的出现在她面前。

丁文雅没想到会遇到苏好。

电梯在一楼停下,电梯门打开。她挽着钟天贺的手打算走出电话,却没想到电梯门外站着苏好。

钟天贺在看到苏好的时候,也是怔了一下。

他们之间有多久没见了?好像从那次在包厢之后吧。

苏好在看到电梯里的两人时,眼眸里划过一抹异色,她的眸色有些暗淡,甚至带着一抹诡异。

丁文雅却当是没看到她一般,就连一个客套的笑容也吝啬于给她。只是那挽着钟天贺手臂上的手却是耀武扬威的挽的更紧了,还有那看着苏好的眼神,更是扬着一抹挑衅的味道。

钟天贺侧头,冷冷的剜视她一眼。

苏好却是一点也不在意的样子,反倒是朝着他们勾唇一笑,“没想到你们还在一起啊!我还以为你们已经分开了。贺,你就不怕她毁了你吗?”

“毁?呵呵!”丁文雅笑的冷森森的看着她,“只怕毁了他的是你吧?苏好,你有什么?既没身份也没有地位,你能和我比吗?你能给他的除了**那点事之外,还有什么?”

“那么你呢?”苏好毫不毫气的回击过去,“你对他来说,难道不也只是泄、欲的工具吗?你真以为他会喜欢你吗?矣?你的孩子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