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爱成婚:腹黑大少宝贝妻

第1554章 301 贱人,你去死!3

第1554章 301 贱人,你去死!3

苏好的视线落在丁文雅那平坦的肚子上,脸上的笑容除了幸灾乐祸之外,还有一抹意味不明的怪异。

“苏好!”丁文雅怒吼着她的名字。

孩子就是她的痛,可是这个女人却这么张扬的敢挑衅她。

苏好却是不以为意的抿唇一笑:“一定是打断了是吧?而且还一定是你父亲的意思。因为他是绝不可能会让你生下这个孩子的。对了,还有一件事情,我也顺便告诉你吧。印湛米可不是你的生的,你当年生下来的那个孩子,一出生就死了。”

“你放屁!”丁文雅朝着她粗鲁的大吼,“印湛米就是我儿子,是我生的!是我和贺的儿子!苏好,你再敢在这里胡言乱语,信不信我撕烂了你的嘴!”

丁文雅张牙舞抓的朝着她说道,那样子跟刚才的淑女形像完全没有半点关系。

钟天贺一把甩掉发那挽在他手臂上的手,阴鸷的双眸凌视着苏好,从牙缝里挤道,“你!跟我过来!”边说边朝着门口处走去。

苏好朝着丁文雅投去一抹挑衅的眼神与讽笑,迈步跟上他。

丁文雅气的咬牙切齿,恨不得撕了苏好这个贱人。

门口,钟天贺站在石柱边,苏好朝他走去,在他面前两步之距停下。

“你刚说的是什么意思?最好把话说清楚了!”阴恻恻的双眸带着威胁性十足的盯着她。

苏好却是勾唇一笑,笑的妖娆而又妩媚还带着一抹神秘,身子微微的往他身边倾侧而去,附唇在他耳边呵气如兰般的说道:“想知道啊?我还有很多是你不知道的呢!不过,我可不打算现在就这么告诉你,我在家里等你!还有,我可不想看到那贱人!”

“贱人!你又想使什么坏!”丁文雅一出来便是看到这一幕,那完全就是苏好在勾、引钟天贺的意思。一个怒意冲天,朝这边小跑而来,边跑边喊然后伸手就推了苏好一把。

前面正好是台阶,苏好一个站立不稳,朝着台阶跌去。

然后只听到“咔”的一声,她们脚扭了,接着便是一屁股跌坐在台阶上。

“丁文雅,你个泼妇!”苏好下意识的就是想站起来,跟丁文雅对打的,但是一动,那脚就疼的要命。

“我还有更泼的!你不信可以试试!”丁文雅彻底跟个泼妇没两样的瞪视着苏好。

“钟天贺,我真不明白,你为什么会看上这么一个泼妇!我该说的都说完了,你自己看着办!”咬牙站起,狠狠的瞪一眼丁文雅,“你这辈子都跟他没可能!”说完,忍着巨痛朝着前走去。

“她刚才跟你说什么?跟你说什么?”丁文雅就好似突然之间发了疯一般,朝着钟天贺吼着。

她双眸一片腥红,原本很漂亮的发型,在这一刻也微有些乱。虽然衣服还是得体而又整齐,却跟她此刻的形容十分不搭。

此刻的她怎么看都像是一个疯子,而且还是张牙舞爪,呲牙咧嘴的疯子。

没错,丁文雅其实已经处于疯癫的边缘了,自从她回国后,一件事接着一件事的发生,已经让她彻底的崩溃了。在这之前,她已经以尽力的控制着自己的,让自己处于正常状态。但是,现在经由苏好这么一闹,她那紧绷的精神状态彻底的断线了。然后就朝着那疯癫的边缘靠近了。

“说什么?”钟天贺凌视着她,沉声轻喝,“你是不是该有什么事情跟我说?啊!印湛米真是我的?”

“是!”丁文雅咬牙说道!

“我的儿子长的像印天朝?你当我是傻子!”

“你和他是兄弟,长的像有什么奇怪的!他是我生的,我能不知道他是谁的孩子?”丁文雅的思绪已经彻底的混乱了,她在潜意识里,根本就不想接受丁父说的,印湛米不是她的儿子,她的儿子一出生就死了。

“丁文雅,你有种!”钟天贺怒视着她,“我告诉你,不管他是不是我的儿子,我都不会认他的!我也不管她是不是你生的,你爱怎么样怎么样去!我和你之间没有任何关系!我看你是疯了,你脑子有病!”

“我没疯!我没病!我很清醒!”丁文雅捧着自己的头,撕心裂肺的喊着。突然之间也不知道是怎么了,就好像受了刺激一样,一个迈步快速朝着苏好的方向跑去。

“苏好,你这个贱人!你去死吧!你和舒陌一样,你们都是贱人!你们一起去死!去死!”

苏好还没反应过来,只觉的后背一阵刺痛传来,然后只听到“嗤嗤”的声音。

转头,只来得及看到丁文雅跟个发狂发癲的疯子一样,血盆大口猛张,而她的脸又是一阵刺痛。

“啊!”苏好一声惨叫,伸手就捂向自己的眼睛。

“哈哈哈哈……”丁文雅狂笑着,笑的十分扭曲又狰狞,“贱人,我让你勾引男人,舒陌!你这个贱人,不要脸的贱人,勾引完一个又一个!我毁了你的这张脸,我看你还怎么勾引男人!贱人,贱人,我打死你这个贱人!”

一边骂着,一边手脚并用,朝着苏好是拳打脚踢,十分过瘾的样子。

钟天贺看傻了,竟是好半晌都没有反应过来,就那么傻傻的看着那两个女人。

保安在听到惊叫声时赶过来,只看到一个女人揪着另一上女人不断的漫骂着,踢打着。而那个女人的脸和背已经被腐蚀了。

很显然,丁文雅泼过去的是硫酸,而且还是强硫酸。

本来,这是给舒陌准备的,想趁着今天这个机会,只要一见到舒陌,就直接朝她脸上泼去的。却没想到在这里遇到了苏好,于是再一次受到刺激的丁文雅,完全不受控制了。将一整瓶硫酸全都泼向了苏好。

在她看来,不管是舒陌还是苏好,那都是勾引她男人的贱人,她讨厌看到她们的那张脸。她要毁了她们,让她们以后都不能再勾引男人。

“快,报警,报警!”保安拉开了两人,急急的说道。

钟天贺也终于反应过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