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爱成婚:腹黑大少宝贝妻

第1569章 316 上你的人是他,有爱、滋4

第1569章 316 上你的人是他,有爱、滋4

舒岁一急脱口而出,反正她就是想要以此来证明她和印天朝的关系是确确实实存在的。

“砸洞?”印行远重复着这两个字,脸上的表情更加的阴森了。

舒岁下意识的往曹美嫦的身后躲去,有些怕。

曹美嫦跟只母鸡似的将她护在自己的羽翼之下,昂头挺胸一副气势十足的对上印行远,“那又怎么样啊!姓丁的把她的房子给我们了,印天朝的早晚都是我女儿的。我只是提前把两边打通,方便我照顾女儿。我岁岁只是躺在他的**睡个觉而已,他就跟个饿狼似的把我女儿给睡了。反正,所有的证据我都捏在手里,你们要是敢不负责任,我就去告你们!我一光脚的还怕你穿鞋的!”

“也就是说,是你爬上的床,勾引天朝的?”印行印阴恻恻的盯着躲在曹美嫦身后的舒岁。

舒岁吓的摇头,却不敢吭声。

“第一,你们破坏别人财产。第二,你们擅闯私人住宅。第三,不排除你们母女俩给天朝下药。基于以上几点,”印行远冷厉如冰般的眸子在母女俩之间扫视着,然后沉声说道,“行吧,你们俩继续在这里呆着吧!”说完,一个转身开离,连眼角也没再斜一下母女俩。

“喂,你什么意思!”曹美嫦一见印行远就这么走了,一脸木讷的大声喊着,十分的不解气。

“什么意思,”民警冷冷的瞥着她,“你们母女俩等着当被告吧!坐好了,别再吵闹了,不然就真的不客气了!”

“人们这是官官相护,欺负我们小老百姓啊!这日子没法活了啊,这是要逼死我们啊!”无奈这下,曹美嫦只能再一次使出这一招了。

只是,这一招对民警们来说,根本就不管用。

只有在意她,关心她的人才会在乎她的死活。其他人,你爱闹闹去吧!

舒陌一整晚都呆在医院,就坐在病房外的看护房里看着舒成东,实在是吃不消了就蜷着身子,眯着眼睛浅睡过去。

还是听到轻微的脚步声才醒过来了,是护士来查检舒成东的情况。

“舒小姐,你陪了一个晚上了啊?”护士有些愕然的看着舒陌问。

其实病人在重症监护定,家属根本没必要在这里候着的。很多病人家属都是直接让她们照看着的,等她们通知家属病人醒了,这才匆匆的赶过来。

像舒小姐这样,一整个晚上都守在这里还是少见的。

看来,这舒小姐也是个孝子啊。

舒陌朝着她怡然一笑:“不放心他一个人,还是等在这里安心一点。”

护士抿唇笑笑,“你对你父亲真好,我进去看看他,你等一下,如果要进去看他的话,等等出来。”

“谢谢。”舒陌道谢。

护士笑笑就进去了,没一会就出来,对着舒陌说道,“都还好,你要进去看他的话,现在可以进去了。不过得换无菌服。有舒醒的迹象,我去叫医生过来。”

“好,我进去看看他。”舒陌很是客气的朝着她点了点头,去换无菌服。

舒成东睁开眼睛看到的是舒陌站在他的床头,虽然她还是一脸面无表情,而且看他的眼神也是冷冷淡淡的,但是舒成东却是没来由的眼眶一下湿了。

发生了什么事,他能不知道吗?

他被曹美嫦推了一把,然后头撞在了花盆架上,他感觉到一股热流从他的后脑流出来,那肯定是血了。

那母女俩却是连头也没有回一下就走了,更别说扶他起来,送他来医院了。

那一刻,他好像看到了若素。他觉的自己是没有脸去见她的,因为他对不起她,对不起陌陌。

却没想到,竟是陌陌送他来的医院,他睁眼看到的第一个人也是陌陌。

他真悔啊!

“陌……”舒成东很吃力的开口叫她,可惜有些口齿不清。

“没力气就别说话了!”舒陌看着他冷冷的说道,“不是我送你来医院的,是光叔送你来的。”

“谢……谢!”还是吃力的说道,“岁岁……”

舒陌的眼里划过一抹失望之色,冷声说道:“我也不知道她们在哪里……”

“不是!”舒成东急急的说道,昴足全向的力气,“她怀孕了,说是天朝的。我想带她去打胎,她们不让。陌陌,你不要和天朝吵架,他一定是被她们母女俩设计的。你不要离婚,你要好好的。爸爸……”

“行了,你别说话了!”舒陌打断了他的话,见他这么吃力像是要把全身的力气都用出来似的,舒陌不想看着他这么一副想用自己的命来换回他这辈子的内疚,一脸平静到淡然的说道,“她的孩子跟天朝没有关系,我很好,生活的很幸福,你放心吧。别多管闲事了,安心的养病吧。我先出去了。”

舒成东的脸上浮起一抹很是满足的微笑,带着欣慰。

不管怎么说,他的女儿还是关心他的。

尽管心里有多恨他,但是在他生死关头,还是在意他这个父亲的。

医生在给舒成东做了检查,确定不会有生命危险后,舒陌又交待了护工一些事情后离开了。

已经是早上五点了,她回家洗个澡,换件衣服也差不多该去上班了。下午下班的时候再来看看他吧。

五月底,天已经有些热了,舒陌也就一件中袖而已。不洗澡就浑身不舒服,上班也没精神。

舒陌接到印行远的电话时,正好洗完澡从洗浴室里出来。

看到是印行远的来电,舒陌下意识的拧了下眉头。

“喂,爸爸,您找我?”舒陌很是客气的接起电话。

“陌陌,你在哪?天朝呢?我怎么打他的手机不通?”印行远急急的问。

“他出任务了,应该是不方便接电话吧。爸爸,您找他有事?”舒陌耐着性子问。

印行远那边沉默了一会,似乎在蕴酿着该怎么说。

“爸爸,有事您直说吧。是不是跟我继母那边有关?”舒陌见他不出声,问。

“你知道了?她们给你打过电话了?”印行远有些愕然的问着舒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