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爱成婚:腹黑大少宝贝妻

第1570章 317 上你的人是他,有爱、滋5

第1570章 317 上你的人是他,有爱、滋5

“爸爸,我不知道她们是怎么跟你说的。也不知道你是相信了还是不相信,反正我是相信天朝的。他是绝对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的。”舒陌很是坚定不带半点含糊的对着电话里的印行远说道。

印行远听到舒陌的话,先是微微的怔了一下,怔愣过后是感到一阵羞愧。其实说话话,他虽然也不相信印天朝会做出这样的事情,但是他却也觉的印天朝很有可能是被那母女俩下药,然后在自己也不清醒的情况下做了错事。

就好似当初的他一样,不也是被人下了药,在自己完全不清醒的情况下做出了对不起云芝的事情吗?

虽然他没有再犯第二次错,但是却也不能抹灭他那一次错误。而且就那么一次错误,却留下了他一辈子的罪证,那就是印天贺。

所以当曹美嫦母女说是她们砸通了阳台墙壁,然后又爬上了印天朝的床时,他下意识的便是想到了自己。也想到,舒岁肚子里的很可能就是印天朝的孩子。

却没想到舒陌会给出这样的答案,这是对印天朝百分之百的信任。

或许天朝真的比他强,就算被下药了,也没有做出对不起舒陌的事情来。

“那就好,只要人相信他,那就不会有任何问题。夫妻之间最重要的就是相互信任,没有比这个更重要了。我没事了,那我就不去理会她们了。”印行远的声音显的有些低沉很是复杂的样子。

舒陌不知道他这是为了什么,也没有多问,那边印行远也就挂了电话。

舒陌换了衣服送两个孩子去幼儿园后便是去上班了,对于曹美嫦母女的事情,根本就没放心里去。

母女俩在派出所又是大闹着,不过人家却是根本就没理会她们,最后直接就给按了一条不轻不重的罪名,把母女俩整整在关押室里关了一天,半警告半吓唬,要么就安安分分的自己回家去,要么就呆在这里,孩子生也在这里出生好了。

母女俩一听,这才怕了。

穿鞋的怕赤脚的,话是这么说。但是,真要对付起来,人家剁了你的脚都有可能的。

于是,母女俩闭嘴了,但是又觉的很不甘心。曹美嫦还有犹豫着到底要不要继续在这派出所里窝着,闹着。还是回家,等女儿的肚子再大了点再说?又或者她们是不是该去找舒陌那个贱人呢?

正在她犹豫的时候,关押室的门打开了。

“我们现在就走,现在就走!”曹美嫦一看那黑着张脸的民警,立马说话。

她可不想和女儿在这里受罪,这两天闹的人也累了,吃的却是连猪食都不好。她和女儿两个都瘦了一大圈了,女儿可还怀着孩子呢,那可是她们的金牌,可千万不能有事。

“妈,妈!我要回家了,不要在这里呆着了。我好累啊,想回家睡觉。还有啊,”舒岁靠近她的耳边用着很轻很轻的声音说道,“我觉得那里也有点不舒服,会不会是孩子有什么问题啊?”

“什么!”曹美嫦一听孩子有问题就急了,一声大叫,“你这孩子,怎么那个地方不舒服也不早点说的?走,我们现在就去医院,孩子可千万不能有事的。”

也幸好来开门的是一个女警,这要是个男警的话,她也不想想说出这样的话,会不会让人觉的尴尬。

“得,我看你们也确实要去医院做个详细的检查了。”女警凉凉的看着母女俩,冷声说道,“强|奸你的那个人已经找到了,不过刚查出来,他是爱|滋携带者。”

“咚”的一声,舒岁倒地的声音。

曹美嫦瞪大了眼睛张大了嘴巴,想要说什么,可是却发现话到嘴巴楞是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其实她知道自己想要说什么,可是却是发不出来一个字。

她也想晕过去,可是却怎么可晕不过去。

“你……你是说,印天朝……他……他有爱……爱|滋?”终于好半晌,曹美嫦找回了声音,巍巍颤颤又抖抖磕磕的问着女警。

“印先生当然不会有这个病,让你女儿怀孕的人根本就不是印先生。现在人就在我们所里,人家已经承认了,现在就等着人们去认人!”女警一脸平淡又平静的看着曹美嫦说道。

“不可能!你放屁!”曹美嫦彻底被刺激到了,这让她怎么接受?

她好端端的一个女儿被人睡了,本以为她们可以飞黄腾达了,可以大富大贵了。可是,到头来告诉她,那个睡了她女儿的人根本就不是她看中的女婿,而是另有其人,而且还是一个有爱|滋的人!

那她女儿怎么办?

她好端端的一个女儿,岂不是就这么毁了?

她还指着女儿让她过上好日子呢!

这让她如果能接受?

不可能的,不可能的!

“可不可能,让你女儿去认一下人不就知道了。”女警一脸淡漠的说道。

“你们别以为这么说,就可以帮印天朝那开脱了!我知道,你们一定是收了舒陌那小蹄子的好处了,我是不会相信的!认就认,反正我女儿肚子里的一定是老印家的孩子!”曹美嫦愤愤然的说道,然后蹲身而下,摇着舒岁,“岁岁,醒醒,醒醒。”

母女俩由女警带着进另一间审讯室的时候,那个男人正和盘托出。

“哪里是我强上的她?分明就是她强上的我,我都还没走到床边,她就跟只饿狼似的扑了过来,直接对我又是啃又是咬的。嘴里还不断的喊着‘姐夫,姐夫,我要,我要’,那发|浪、**、骚的样子,是个男人都受不了的啊!那我想着,不要白不要嘛,再说了是她自己送上来的。”

“你放屁!不是你,不是你!我又不认识你,你怎么会在天朝家里的!”舒岁朝着他大喊。

“从阳台里钻过来的罗。那警官,我告诉你,这骚娘们左侧腿根有一声拇指指甲那么大的红痔。我妈说了,这就是骚痔!我没说错吧?”

“啊,我杀了你,我杀了你!”舒岁疯了一样冲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