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爱成婚:腹黑大少宝贝妻

第1574章 321 这算是遗言?4

第1574章 321 这算是遗言?4

沐云芝只觉心疼,怎么都没料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眼看着两个孩子过上了幸福的日子,而且现在也知道小米和桐桐就是他们亲生的。他们一家五口团聚过上好日子了,可是却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在舒陌的再三要求下,沐云芝也只能同意了。

酒店里,舒陌也请假了。

她不可能带着这样的心情去上班的。

这事,那也不可能瞒得住简亦扬和大黄鸭的。

简亦扬给她安排了住处,也给请了最好的医生给她做最全面的检查。不过,查检结果最快也得要半个月后才能出来。

这段时间,舒陌不想见任何人,只想自己一个人安静呆着。

沐云芝知道她心里不好受,可是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其实她现在最需要的是印天朝在她身边,可惜他却没有。

沐云芝觉的,舒陌就是一个苦命的孩子,为什么老天就是不给她一个好日子过?

但是转念一想,其实说到底,这一切都是印行远种下的错。如果不是他和别的女人乱搞,生下钟天贺这个私下子。那么也不会有这么多的事情发生。

天朝不用受这么多罪,陌陌也不用受这么多罪。

归根结底,这一切都是印行远的错。

原本已经放下的沐云芝,在这一刻却是恨透了印行远。

简亦扬给舒陌安排的房子是一室一厅的小公寓,地处郊区乡下。舒陌还是挺喜欢这里的,没什么纷吵,好像她的生活一下子就安静了。

已经在这里呆了十天了,不过这十天来,舒陌却是足不出户,将自己关在房间里。食物都是她上网订购,让人家送货上门的。反正她就是不想出门,而且她一个人吃的也少基本上也没什么胃口。

她自己也知道,她很消极,甚至可以说是绝望的。

如果检查结果出来,她真的感染上了。她真的不知道自己该怎么面对人,她甚至有想过,如果她真的感染上了,或许她会选择自杀也说不定。

其实她真的没有那么坚强,她所有的坚强都是有条件基础的。

她可以不怕苦不怕累,但是她却不能接受自己有这个病。她更不想拖累了印天朝。

舒陌整个人蜷缩在沙发上,埋头于膝盖上,双手抱着膝盖。

五天而已,她整个人瘦了一大圈。尽管她知道,她这么消极是不对的。可是,她却无法面对自己。

门铃已经响了很久了,舒陌却不想去理会。

她今天没有让人送货,所以不会是快递。那么唯一有可能的就是她认识的人。

她不想见任何人,她就只想一个人在这里过着蜗牛一般的生活。她只想逃避,不想面对。

门铃响了很久,然后是“呯呯”的拍门声,接着是钟天贺的声音:“舒陌,开门。我知道你在里面,开门!你再不开门,我不介意踹门的。”

舒陌很烦燥的爬了下自己的头发,从沙发上站起,赤着脚朝着门走去,开门,“钟天贺,你到底想干嘛!我说了,我不想看到你,我们之间没那么熟!我很讨厌你知不知道!你再这么烦,你信不信我也让你感染上这东西!”

舒陌没好气十分愤怒的朝着他怒吼。

钟天贺却是抿唇一笑,而且笑的有些暧昧不明的看着她,坏坏的说道:“你的意思是你愿意和我上|床?”

舒陌很想一棍子拍过去,“你脑子有病的吧?你要和人上|床,你找丁文雅或者苏好都行,她们会很乐意的!我对你没兴趣!”

“呵!”钟天贺不以为意的一声轻笑,“你刚才不是说要把这东西传给我吗?据我说知,这病只有三种传播途径。性,母婴和血液。你不可能生我一次的吧?血液,我现在也不知道你输给我,那就只有性了。那可不就是上|床吗?”

舒陌一脸嘲讽的翻他一个白眼,“我就不能学舒岁,拿戳过自己的针头扎你!”

反正她现在也都这样了,还怕他什么?

如果说换成是以前,钟天贺出现在她面前,舒陌一定会害怕紧张,甚至还会逃跑。

可是现在,她已经没什么可怕的了。都已经一只脚蹋蹋进坟墓了,还有什么好怕的?大不了就拉着他一起死罗,这样还能替天朝清掉一个总想着要害他的人

真这样的话,她也算是值了。

“是吗?”钟天贺却是漫不经心的弯唇一笑,“那行,你有针头吗?需要我帮你准备一个吗?”

“疯子!”舒陌没好气的丢他一眼,“你到底想干什么?我现在还有什么能让你利用的?”

“你就是这么想我的?”钟天贺看她一眼,自顾自的进屋,还顺手关上了门。

“姓钟的,你……”

“舒陌!”舒陌的话还没说完,钟天贺一脸肃穆的看着她,沉声说道,“你放心吧,我不会再伤害你了。再说,你现在这样,还有什么值得我拿的吗?就算我真的想对你怎么样,那也得等你拿到检查报告,你没事之后是不是?”

“你死了这么死吧!我是不会给你这个机会的。”舒陌冷冷的瞪着他,“没什么事的话,请你离开,我不想看到你。”

“你打算逃避到什么时候?”钟天贺精睿的双眸直视着她,“你还是我认识的那个坚强的舒陌吗?还是那个不管发生任何事情,都不会让自己倒下的舒陌吗?”

“关你什么事?”舒陌朝着他吼道,“我和你没有任何关系,更不需要你在我面前假腥腥的。你赶紧从我面前消失,还有以后别再找天朝的麻烦,我就谢谢你了!”

“你这算是在交待遗言吗?”钟天贺很是认真的看着她,“如果我答应你,以后都不再找他的麻烦,你是不是会振作起来?”

舒陌很是复杂的看着他,不明白他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呵,”一声冷笑,满脸讥讽的看着他,“你又想使什么坏招?你觉的我会相信你吗?”

“我就这么不让你相信?”钟天贺反问。

“咔嚓!”门被人打开的声音传来,两人寻声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