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爱成婚:腹黑大少宝贝妻

第1575章 322 回家,你想怎么样都行1

第1575章 322 回家,你想怎么样都行1

印天朝手里拿着钥匙,站于门框处。在看到屋内的钟天贺时,“噌”的一下火就升了起来,原本带着满满忧虑的双眸一下就一片腥红充满杀气。

在舒陌和钟天贺还没反应过来之际,只见印天朝“咻”下就阵风似的袭卷过来,直接一个过肩摔,就将钟天贺给摔趴在地上。

舒陌甚至都没能看清楚他这动作是怎么完成的,等她反应回神过来时,她已经被他护于肩窝下。

“不想再断两根肋骨的话,就给我滚出去!”印天朝一脸冷戾的俯视着倒在地上的钟天贺,阴沉沉的说道。

钟天贺被摔的骨头都散架了,拧眉一声闷响,咬着牙关扶着沙发站起,“印天朝,你发什么疯!”

印天朝抬脚朝着他的小腹处毫不犹豫的一脚踢了过去,“我警告过你,别再来打扰她!既然你不听,那就别怪我不客气!”

钟天贺刚刚爬站起来,被印天朝这么一踢再一次摔倒在地,疼的他呲牙咧嘴。

操!

还真是对他下死手了,这一脚踢的,他估计着那两条肋骨又得断了。

“怎么样,你没事吧?”印天朝低头柔声问着舒陌。

舒陌还处于震惊中没反应过来,听他这么一说终于反应过来,摇头,“我没事,你别这样。”

“他有没有对你怎么样?”印天朝一脸不放心的将她从头到脚的打量着。

舒陌再一次摇头。

“印天朝,你当我是什么?”钟天贺扶着沙发重新站起来,忍痛怒视着印天朝。

印天朝冷冷的斜他一眼,“在我眼里,你什么都不是!再不滚,我不保证还会发生什么事情!”

“天朝。”舒陌拉住他,看着他摇了摇头,示意他别动怒。

印天朝轻轻一拍她的手背,给她一抹安慰的眼神,松开护着她的双手朝着钟天贺走去。

“天朝。”舒陌一脸担心的叫着他。

“印天朝,你……干什么?”钟天贺略显有些惶恐的看着他,甚至还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

印天朝冷嗤,一把揪起他的后衣领,几乎是用着拖拉一样的动作,毫不费力的将他朝着门口拖去,然后直接丢出门外:“滚!”然后“呯”的一声把门给甩上了。

“陌。”关上门,印天朝朝着舒陌走来,眸光一片温和又疼惜。

“你别过来。”舒陌连连往后退步,喝停着他。

她的眼眸里满满的全都是痛苦与伤心,虽然看到他时有惊喜与兴奋。但是一起到自己现在的情况,所有的惊喜与兴奋都被无颜以对所代取。

舒陌一边往后退,一边摇着头,眼眶里已经充满了眼光,“别过来了,求你了,别过来。你让我一个人静一静,我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你,我真的不知道。你回去好不好,让我自己一个人。”

他在这个时候出现在这里,舒陌当然能想到他已经知道了。

尽管她很无助,很需要有他在身边陪伴着,安慰她。可是,本能的她却又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尽管这一切都不是她的错。但是她的心里就是那么矛盾,其实她很脆弱,远没有表面上看到的那么坚强。

一步一步往后退着,然后就退到了墙根处,再无处可退。

舒陌靠在墙上,双手无措的扣着墙壁,指尖都快扣进墙壁里。她是紧张的,也是无助的,更是害怕的。

眼泪已经顺着她的脸颊流淌而下。

印天朝看在眼里疼在心里。

眼前的舒陌,是他从来没有见过的。

人瘦了一大圈不说,整个人看起来一点生机也没有,大有一副一心等死的样子。

她的眼眶已经深深的凹了下去,就连颧骨也凸了出来。原来如光滑凝白的肌肤变是毫无光泽,还腊黄腊黄的。头发有些凌乱,脚上也没有穿鞋,就这么光脚站在地板上。

虽然现在已经是七月,天已经大热。但是,这两天她的亲戚应该是刚刚才走。她怎么就这么一点也不爱惜自己的身体?

印天朝是既心疼又自责。

为什么每一次出事,他都不能在她身边。所有的事情都只能她自己一个人担着,这次发生这么大的事,他还是不能在她的身边。

此刻,他的心里就好似有千万枚针扎着一般,扎得他差一点窒息。

重重的一闭眼,深吸一口气,伸手抹一把自己的脸。然后定神,抬步朝着她走去,不顾她的反抗用力强硬的将她扣在怀里。长而有力的双臂将她搂的紧紧的,一点缝隙也不留,生不得将她揉进自己的身体里。

舒陌不断的挣扎着,推抵着他的胸膛,“不要,你放开我,放开我!别碰我,放开我!”

印天朝却是一点也不为所动,甚至还将她搂的更紧了。

胸前有湿湿的感觉传来,那是舒陌的眼泪。

其实此刻,他的心里同样也在滴泪。

他在自责,如果可以他恨不得替她受一切的罪责。他宁愿那一针是扎在他的身上。

“我求求你,你松手好不好?我不想把这一身病传给你。”舒陌抬头,双眸含泪带着讫求的看着他,求着他。

她的样子小心翼翼又带着拒人于千里,那眼眶里的泪,就好似两把利刀一般,狠狠的扎刺着他的胸膛。

印天朝二话不说,低头就是复上她的唇,吸吮抵舔。

“唔!”舒陌抗议着,拼命的推着,但是他的力气那么大,她根本就推动不了。还有他的舌抵开她的牙关,很是霸道的挥进她的口腔内,扫荡着她的每一寸,不放过任何一处。

舒陌想要把他推出去,可是却根本有气无力。她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不止没有把他推出去,反而还让他更加得寸进尺。

“陌,别推开我。任何事情,我们一起面对。不要让我觉的我对你来说是可有可无的,也不要让我觉的我一无是处。”印天朝一边吻着舒陌,一边轻声轻哄着。

舒陌摇头,眼泪就像断线的珍珠一样,一颗一颗的往下掉,“不要,不要!你放开我,求求你,放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