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爱成婚:腹黑大少宝贝妻

第1580章 327 印天朝出事2

第1580章 327 印天朝出事2

连人带被的将她抱进自己怀里,而他则是坐在床沿上,脉视着她沉声说道:“这话是你自己说的,可得记住了。再不长记性的话,我会惩罚你的。到时候会比现在更严重,知不知道?”

舒陌赶紧点头,“知道,知道!你放心,一定不会有下一次了。我保证。你快去吧,别耽误了时间。”

印天朝这才很是满意的揉了揉她的发顶,“一会帮我跟妈还是孩子说一下,我会多抽时间给你们打电话的。还有,记得想我。”

舒陌再一次点头,重重的点头,“嗯,知道了。我会想你的。”

很是满意的在她的唇上亲了亲,“乖,我也会想你的。那我走了。”

舒陌欲起来,想送送他。

“别起了,你不累吗?”他阻止她,笑的一脸暧昧的说,“躺好了,我走了。”

舒陌红着脸一脸羞涩的点了点头,“那你小心点,别开快车。”

“知道了。走了。”

印天朝急匆匆的走了,本来这次他也就只请了一周而已。如果舒陌没事,他就立马赶回去。如果查出来真的事的话,他估计就不回去了,就连最坏的打算他也做好了。大不了申请离队,然后陪着她了。

幸好她没事,不过因为这次的事情,也让他做了一个决定。那就是他是否该考虑转业了?

舒陌没事了,第二天便是消假回去上班了。

整个酒店除了大黄鸭和沈竟中之外,没人知道她的事情。至于舒陌请假这段时间的工作,除了大黄鸭顶上之外,也没有第二人选择了。

不得不说,大黄鸭真是一个全才啊。用楚大小姐的话来说,那就是上得了厅堂,进得了厨房,还混了得职场。就是扛不了机枪,这一点是许老爷子和楚离两个人最遗憾的事情了。

怎么就这俩孩子一个也没这个兴趣呢?

舒陌每天都是过着很有规律的生活,不过基于一次又一次的事情发生后,简亦扬和大黄鸭彻夜的将那些欲对她不利的人清除了一遍。

当然,这事他们是绝对不会告诉舒陌的。

舒陌的工作很顺心,一个暑假很快就过去了。两个小萝卜头也成为小学生了。

穿着学校新发的校服,再系着红领巾,两个小萝卜头可兴奋了。

听说丁文雅的精神病越来越严重了,遇着谁,只要是个男人就把他认作是钟天贺,拽住人家就想要扑倒。遇着女的就认为是舒陌,直喊着“贱人,贱人!”

然后就被医院以重隔离对像给严控起来了。

丁父和丁母也被判刑了,丁家所有财产全都充公了。丁家父母在入狱前去精神病院看了丁文雅,可惜她根本就不认识他们。

甚至还张牙舞爪的想要打他们。

丁母除了哭之外,全都是后悔。

这个女儿是被她给宠坏的,如果不是她对她百依百顺,有求必应的话,也不会落到今天这个地步。

两个老人一下子老了十几岁,含泪摇头离开。

舒陌在得知这个消息后,除了无奈的摇头之外,不发表任何意见。

人总是要为自己的所做所为承担责任的。

丁文雅就是自己太过于钻牛角尖,不能放下所以才会变成今天这个样子的。当然与丁家父母也是脱不了干系的。

不过最愧祸首当然是钟天贺了。

但是,所谓的一个巴掌拍不响。如果丁文雅自己有点自律性,那都不可能会被他牵着鼻子走了。不过,丁文雅变成今天这个样子,钟天贺确实也是需要负上一定的责任的。

如果说小米是丁文雅的孩子,那她或许还会带着小米去看看她,不管怎么说总都是她生下的小米。但是,现在小米跟她没有任何关系,小米是她的儿子。

既然如此,那就无须再和她扯上什么关系了。

钟天贺就没去看过她一眼,自从那天在公寓里被印天朝揍过,扔出公寓之后,舒陌就再也没有听到过这个人的消息了。反正就再也没有出现在她面前过,不知道去哪了。

舒陌不是一个会去八卦别人事情的人,更何况还是钟天贺。那就更不会去特意注意他的消息了。

所以不管他是离开这个城市了,还是其他怎么样了,那都与她没有关系。

又是一个月过去了,印天朝上次说估计三个月左右能回来。算算时候也差不多了。

不过也是说不准,所以还是等他打电话回来确定了再说。

中午,舒陌接到印行远的电话,问她有没有空出去坐坐,他就是在她们酒店二楼的咖啡厅。

自从那次印行远生日发生的事情后,印行远没再找过舒陌。

二楼咖啡厅

舒陌到的时候,印行远正喝着咖啡,见到舒陌朝她挥了挥手。

“爸爸。”舒陌还是客客气气的喊他爸爸,在他对面坐下。

印行远没想到还能在舒陌的嘴里听到“爸爸”两个字,很是欣慰的笑了笑,“喝什么?”

“帮我来一杯温水。”舒陌对着侍应生说道,然后又问印行远,“爸爸,你吃过午饭没有?”

印行远摇了摇头,“还没有。”

“那就来两客招牌套餐。”转头对着侍应生说。

“好的,舒总助,您稍等。”侍应生离开了。

“爸爸,你的脸色看起来不太好。是不是工作太忙了?”舒陌看着印行远问。

这次看到印行远,比上次看到的时候,苍老了不少。感觉就连白头发也多了不少,肤色也不是很健康,眼神也不是很有光神。

印行远淡然一笑,“估计吧。这段时间事情特别多,每天都忙到很晚。”

“爸爸,工作归工作,还是多注意自己的身体,别那么拼了。您年纪也不小了,经不起这么总是熬夜的。”舒陌很是关心的说道。

印行远点头,“你说的没错,正好也快到新一届选举了。我打算退休了,就是不知道……”说到这里,有些落寞的顿了顿,眸中划过一抹苦涩,接着说道,“陌陌,对不起啊。”

“啊?”舒陌有些茫然不解的人看着他,“爸爸,干嘛说对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