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爱成婚:腹黑大少宝贝妻

第1581章 328 印天朝出事3

第1581章 328 印天朝出事3

“上次的事情,是我考虑的不够全面。”印行远露出一抹自嘲的苦笑,“你是个好孩子,很会替别人考虑。我知道,你是在很努力的帮忙修复我和天朝之间的关系,却是被我自己给搞砸了。如果那天,我不说让天朝送我去警察局,让他帮忙印天贺的事情,估计现我们的父子之间的关系应该是有所改善了。可惜,我却白白浪费了你的一番苦心。”

舒陌很认真的听着,突然间只觉的两眼一片漆黑,什么都看不见了。

重重的闭了下眼睛,再次睁开时,却又没有任何不适。还是能看得见一切的。

怎么会这样?刚才怎么会有那么一瞬间的功夫一片漆黑的?

印行远见她蹙了下眉头,似乎有些不适的样子,“陌陌,你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了?”

舒陌摇头,“没事。”

但是,话刚说完,又觉的腰侧间一阵巨痛划过。然后额头渗出大颗大颗的汗来,很痛。

“陌陌,怎么了?怎么出这么多汗了?你到底哪不舒服了?”印行远发觉舒陌的不对觉了,急急的很是关心的问。

只那么一瞬间的功夫,又不痛了。

舒陌也觉得很不可思议,朝着印行远微笑摇了摇头,“爸爸,我没事。”

“你别逞能撑着,要有不舒服的你告诉我。不是,我还是送你去医院查检一下吧。你看你,疼的汗都冒出来了。”印行远边说边急急的站了起来。

舒陌正想拒绝时,手机响起。

“爸爸,我先接个电话。”对着印行远说道,然后拿出手机,是印天朝的号码时,扬起一抹弯弯的浅笑,接起电话,“喂,天朝。”

印行远见是印天朝的来电,也就重新坐下。

“什么?!”舒陌一声惊叫,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惊慌无措还有害怕,就连声音都有些发抖了,更别提那拿着手机的手了,已经抖的不成样了,“我马上来,马上来。”

“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印行远急声问。

“爸爸,天朝出事了,现在在医院,我得赶紧过去。”舒陌急忙忙的站起来,想要离开。可是却在站起时,撞到了桌角,就连方向也弄错了。本来应该是朝走廊这边的,可是她却朝着墙壁那边走去,然后又“咚”的一下撞在了落地窗上。

很显然,她已经六神无主,彻底乱了。

“陌陌,你别乱,你别紧张!”印行远安慰着她,其实他心里也是急的不行,“电话是谁打来的?”

“英爽姐姐打来的。”

“你告诉我,他在哪家医院,你这个样子肯定不能开车。我开车,我送你过去。”印行远很是冷静的说道。

“还没回a市,在y市。”

“那行,我先让人订最快的机票,你别着急,英爽怎么说,天朝有没有危险。”

舒陌摇头,“不知道。”

舒陌的手机再一次响起。

“喂。”舒百陌颤抖着接起。

“你在哪?”耳边传来许英雄急切的声音,“怎么没在办公室。”

“在二楼咖啡厅。”

“天朝出事了,我现在下楼,你就在门口等我。我和你一起过去。”说完直挂断了电话。

舒陌抓过包包,就朝着楼梯跑去。

“陌陌。”印行远叫着赶紧追上去。

舒陌到酒店门口的时候,许英雄正好开着他的车子从地下车库出来,在看到舒陌身边的印行远时,微怔了一下。

“上车,我订好机票了,正好还有两张,一个半小时后起飞。你身份证之类的是不是都带着?”许英雄问着舒陌。

舒陌点头,“带着,带着,都带着。”边说边急急的上车。

“英雄,能不能再订一张?”印行远急声问。

“对不起,印伯父,最近这一班是没有了。你要是也去的话,订下一班吧。我现在没时间跟你说了,我们先走了。”话刚说完,车子已经“咻”的蹿了出去。

舒陌到y市医院的时候,印天朝还没出手术室。

手术已经六个小时了,走廊上站着很多人,个个神情肃穆,她只认识许英爽。也就是许英雄的姐姐。

看到这阵势,舒陌只觉的两腿一软,差一点摔倒。

幸好许英雄及时扶住她。

“姐,怎么样?”扶着她在椅子上坐下,沉声问着许英爽。

许英爽眉头紧拧,脸色很是不好,摇了摇头,“不清楚,已经进去六个小时了。”

许英雄的眉头也跟着拧了起来。

舒陌的脑袋已经一片空白了,就那傻傻的怔怔盯着手术室的灯,一眨不眨。

放在膝盖上的双手紧紧的握着,指节泛白,双唇也是一片惨白没血色。

许英爽拍了拍她的肩膀轻声安慰,“他不会有事的。”

只是这句话却是说的那么没力量,就连她自己也法相信。

舒陌木然的抬头,朝着她露出一抹无力的笑容,“他不会有事的。”

许英雄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平时话多,最没个正形的他,在这一刻也是词穷了。不知道该怎么安慰舒陌,唯一能做的就是等着印天朝从手术室里出来。

手术室的灯灭了门打开是半个小时后了,医生从里面走出来。

“医生,怎么样?”许英爽与许英雄姐弟俩异口同声问,其他那些站着的战友也是一轰而上,均是用着急切的眼神看着他。

医生点了点头,“暂时没事,先进重症监护室。你们谁是家属?”

舒陌撑着从椅子上站起,惨白着一张脸:“我是他妻子。”

护士推着车子从手术室出来,印天朝躺在上面,身上插满了仪器管子,脸色苍白没什么血色。

舒陌满满的全是钻心的疼,本能的想跟上去。

“护士现在送他去重症监护室,家属跟我到办公室,跟你说说他的情况。”医生对着舒陌说道。

舒陌迈出去的脚收回,整个有些摇晃。还是许英雄扶着她跟上医生的脚步。

“医生,你说吧,他到底伤的怎么样?”舒陌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平心静气的问着医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