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爱成婚:腹黑大少宝贝妻

第1600章 010 想不想转正?2

第1600章 010 想不想转正?2

竟然然一个只有三面之缘的女人如此的迷恋,而且还是几近于疯狂的迷恋。

这一刻,他有点不想松开她的想法,就想这么抱着她。

口腔里,鼻腔里塞满了她的味道,清香怡人,是他一点也不反感觉的。

他是讨厌女人的,但凡是个女人,都必须与他保持在三米的距离,就连他母亲也不近他一米内。

但是现在,他却抱着她,不止没有反感她的接触,还与她唇人齿相人依,口水交融。

幺小幺微微的仰头,嘟着红唇,双眸一眨一眨的很是俏皮的凝望着他,带着一抹挑衅。

本以为男人会恶狠狠的警告她的,却不想他竟然是抿唇轻然一笑,两手指很是宠溺的捏了捏她的脸颊,柔声说道:“你喜欢就行。”

嘎?!

幺小幺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他。

怎么就突然之间态度来了三百六十度的转变了?刚才还一副穷凶极恶的样子,怎么一下子就变成大绵羊了?

她的魅力有这么大吗?她怎么不知道?

“那个……你没问题吧?”幺小幺茫然的看着他问。

亓君辙又是淡然一笑:“你希望我有问题?”

幺小幺摇头,“可是,你不对劲了!”

话刚说完,只见男人的脸“倏”的往下一沉,刚才还是大晴天的,眨眼的功夫就乌云盖顶了,然后不容抗拒的声音在幺小幺的头顶响起:“以后不许随便接受别人的东西!还有,不许去那种地方,不许跟别的男人打情骂俏,不许对别的男人讲话那么嗲。”

“扑哧!”幺小纪一个没忍住笑了出来。

亓君辙见她不止没有把他的话听进去,反而还一脸不以为意的笑了,于是脸色更沉了,那都快是暴风雨来临了。

幺小幺又往一旁挪了挪,然后正了正自己身子,笑的一脸风情万种的看着他,“哎,你是我什么人啊?凭什么管我这么严?还不许我这个,不许我那个?我老爸老妈都没管我这么多哎。”

“倏”的,亓君辙的脸再一次逼近,刚刚才拉开一点距离的两人,再一次零距离了,“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这声音可谓是咬牙切齿了,而且还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那看着幺小幺的眼神更像是一只发怒中的猎豹,随时会把她撕个粉碎的样子。

幺小幺冷不禁的颤了一下,“干……干什么这么凶嘛!”她的声音有些颤了,舌头也有些打结了,“再说了,你……你说的这些都是不存的的嘛。你不可以乱扣罪名在我身上的,我什么时候接受别人的东西了?我什么时候跟别的男人打情骂俏了?还有,我什么时候对别的男人讲话发嗲了?啊,不对!不是别的男人,而是根本就没有男人!还有,你把话说清楚哦,那种地方是什么地方?”

“没有吗?”亓君辙了阴恻恻的盯着她,“那天在机场,是谁?嗯?我没有眼花也没有耳背!”

“……”

幺小幺有那么一瞬间的空白,然后……

“哈哈哈哈……”

很没有形像的笑了起来,而且还是那种捶胸顿足的大笑,笑的都弯腰了,笑的肚角都痛了,不得不拿自己的手捂撑着发痛发酸的肚角。

亓君辙被她笑的些茫然,不知道她这是在笑什么。

“别笑了!”沉闷中带着命令的说道,然后一把将她揪起,深邃的双眸直视着她。

幺小幺用了很大的劲才将憋住不笑,不过嘴角依然还在隐隐的抽搐中,眼眸里都笑的溢出眼泪了。

终于,又用了十几秒的时间将自己静了下来,一本正经的看着他问:“我现在可以理解为,我已经是你的女朋友吗?你要承认我们的关系,我就告诉你。”

嗯,有一个这么养眼的男朋友也是不错的哇。

这女人!

亓君辙瞪她一眼,凉飕飕的盯着她,“信不信我把你丢下去?”

幺小幺却是一脸不以为意的撇嘴说道:“丢下去就丢下去呗,这是车又不是飞机!这里是市区又不是高速,丢下去还会摔死啊?我还会迷路啊?我就算闭着眼睛也能找回学校去的啦。反正,抱了抱了,亲了亲了,你也挺符合我的标准的,刚才你也帮我解围了,那我就吃亏一点,以身相许吧。”

“想当我女朋友?”亓君辙噙着一抹狐狸一般奸笑,意味深长的看着她。

幺小幺毫不犹豫的点头,“嗯啊,想啊!我的便宜都已经被你占光了,那我就只能粘上你了,你大男人一个,不得对你的流、氓行为负责啊?”

亓君辙的嘴角又是抽搐了几下。

她倒是会颠倒是非,扭曲事实啊。耍流、氓的那个人应该是她吧?

懒洋洋又很是随意的往椅背上一侧靠,左腿往右腿上一搁,双手交叠放于膝盖上,如鹰一般的双眸直视着幺小幺,“我没有追人习惯。”

“那我追你啊!”幺小幺脱口而出,一点也没作为女孩子的矜持。

亓君辙的唇角勾起一抹满意的弧度,“下车!”

“啊?”幺小幺一脸木讷不解的看着他。

“肚子不饿?不吃早饭?”凉凉的瞥她一眼,却没有要下车的意思。

“咕噜噜……”她的肚子很配合的叫了起来,幺小幺的脸上划过一抹浅浅的尴尬之色。要不要这么配合及时啊,愤愤的责怪着自己的肚子。

“哦,哦!”连连点头,然后也没有下车的意思。

“不是你追我?怎么还不下车开门?”亓君辙冷睨着她,沉声说道。

“啊?”幺小幺又是一阵木讷。

不是,他还来真的啊?

怎么这么没风度啊?

他一个大男人,让她一个女人给他开门?

哼!

气死她了。

气归气,不过还是乖乖的下车,绕过车尾给他开门,然后还十分狗腿的弯了一个45度的角:“老板请下车!”

“亓君辙。”还算满意的她的服务,如犒赏一般的给了她三个字。

“什么?”幺小幺继续一脸茫然的看着他,不明白他刚才说的是什么意思。

亓君辙很是不满的瞪她一眼,“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