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爱成婚:腹黑大少宝贝妻

第1601章 011 想不想转正?3

第1601章 011 想不想转正?3

“哦哦!”幺小幺连连点头,跟上他的脚步,“幺十一,不过我老爸老妈和老哥都叫我小幺,朋友也都叫我小幺。”

亓君辙真是服了她了,他说的是他的名字,她却理解成是在问她的名字。

真没见过像她这么蠢的人了。

“幺小幺。”轻嚼着她的名字,扬起一抹暧暧的浅笑,“挺适合你的。”

“那是!”幺小幺一脸很得瑟的翘下巴,“我老爸起的,能不好听吗?反正现在我也是你女朋友了,你也可以这么叫我。我喜欢自己人叫我小幺胜过十一。哎,对了,我还不知道你名字呢?有点说不过去啊,身为女朋友竟然不知道自己男朋友的名字。”

亓君辙止步转身。

幺小幺只顾着“吧吧吧”的说话,根本没注意到前面的男人停下了脚步还转身了。

于是,幺小幺“咚”的一下撞到了一堵硬绑绑的人墙上。

“唔!”抚着自己撞疼的鼻子与额头,气呼呼的说道:“喂,你干嘛突然之间停下了,就不能跟我说一声啊。很疼的好不好!鼻子都撞歪了,没事你的肉长这么硬干什么嘛!”边摸着自己的鼻子边责怪着罪愧祸首。

亓君辙有些不悦的拧了下眉头,二话不说直接就将她拦腰抱起。

“啊!”突如其来的动作让幺小幺一声惊叫,本能的双手就抱向他的脖子,“喂,干什么啊!能不能提前给个提示啊!这么突如其来的袭击,很让人害怕的啊!”

“亓君辙!”亓君辙抱着她,墨眸沉视着她,再一次报上自己的名字,“记牢了,记不牢,就别想转正了。”

“啊!”幺小幺显然理解过来了,一听“转正”两个字,便是鸡冻了,重重的点头,“嗯,嗯,我记住了。不过你能不能告诉我,是哪三个字啊?”

“亓,元字少个弯钩。君临天下的君,南辕北辙的辙。记住没?”

幺小幺还是点头,表示她记住了,不过她的嘴却是比她的脖子动作快,“元字少个弯钩?有这个字吗?我怎么不知道?为什么读qi?不是整齐的齐吗?为什么是元字少外弯钩?怎么写的?”

亓君辙有一种想拍死她的冲动。

“我没有改祖换宗的意思!”抱着她走进包厢,在沙发上坐下,直接就让她坐在自己的腿上,略带着一抹恨银不成钢的瞪着他。

幺小幺似乎很享受被他抱着的感觉,双手还攀着他的脖子,咧着嘴笑的一脸傻样,打破砂锅问到底:“那到底怎么写嘛?万一人家把你名字写错了怎么办?你知道的嘛,人家从小到大功课都很烂的哇,不像我哥,门门优秀,从小到大都是尖子。”

她倒是很老实,不过幺小幺,你确定的人家大老板知道你从小大到的事情咩?

亓君辙无奈,只能腾出右手,蘸了水在桌子上写了个“亓”。

“呀!”幺上小幺这下更惊讶了,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那字,“这读qi吗?你要不说,我肯定就读成元了。那我现在记住了,以后就不会再读错了。”

“还疼不疼?”亓君辙轻声问着她。

“什么?”幺小幺木然。

男人嗔她一眼:“刚不说是鼻子撞疼了吗?”

“哦,哦!”幺小幺反应过来,伸手摸了解摸自己的鼻子,“还好没撞歪掉,不然你得负责一辈子的。”

大掌覆上她的鼻子,轻轻的一下一下的揉着,温声说道,“以后走路看着点。”

“还不是怪你,好端端的干嘛突然停下吗?”幺小幺怪嗔,“下次停下之前,先跟我打声招呼嘛,这样也不至于我撞上来。你看看,你看看,你的肉有多硬,像我这种细皮嫩肉的哪里经得起这么撞的。”

边说边拿自己的手指一下一下的戳着他的胸膛。

这动作,这表情,这语气,怎么都像是认识了很久,恋爱了很久的两人,哪里像是只见过三次面的两个说不上太熟的人呢?

所以,男女之间爱情这回事,还真不能用时间来衡量,一来那一簇火燃起了,那就是分分钟的事情。

第一次见面,亓君辙还对幺小幺嗤之以鼻看不上眼。

第二次见面,也对她的举动愤然生怒。

谁会想到,第三次见面,他就彻底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了。

所以说,爱情这东西就是这么的奇妙。

“嗯,下次不会再让你撞着了。”摸了摸她的鼻尖,一脸宠溺的说。

侍应生端着早点进来,摆好后又退了出去。

幺小幺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然后想从他的腿上下去。

“别动!”男人按着她,不让她下去。

“我坐沙发上就行了,这样……不方便。”羞红着一张脸轻声说道。

“你要还想转正,就别动。”男人不容抗拒的押着她说。

“……”

幺小幺妥协,为了转正,她拼了。

亓君辙就这么抱着她,喂着她吃早饭。

幺小幺长这么大,自记事以来,还是第一次被人抱着喂吃的。不禁的脸又红了,这举动是不是也太亲密了一些?而且很多时候,他都是在她咬了一口后就放进了自己的嘴巴里。

这……

幺小幺觉的怎么就这么羞人呢?

“现在知道害羞了?”亓君辙淡淡的不以为意的瞥她一眼,“之前强吻我的时候,怎么就没见你害羞?”

他的眼神里是带着捉弄的,是调侃的,还带着一抹小小的坏意。

幺小幺嘴巴里正嚼吧着吃的,听他这么一说,就呛了。

“咳!”很难受的咳了起来。

“有这么难为情吗?”亓君辙放下手里的筷子,轻拍着她的后背,另一手拿过一杯水递到她嘴边,“喝水。”

好不容易将和水吞下去,幺小幺这才缓过气来,“我那是强吻吗?我顶多也就是摩擦了一下而已,你刚才那个才叫……唔……”

她的唇再一次被他封住了,所有的话全都被他吞进了肚子里。

也不管她的嘴角上是不是还沾着水渍什么的,反正就是攫住她的唇,就狠狠的嘬吮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