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爱成婚:腹黑大少宝贝妻

第1605章 015 试用期里如何表现?3

第1605章 015 试用期里如何表现?3

亓君辙等着她的回答,看她转动着眼珠子,一副鬼灵精怪的样子,想来应该是有鬼灵精的想法的。

但是,事实却让他很失望。

幺小幺眼珠骨碌碌的转动了两圈,然后一脸茫然无辜的看着他:“还没想到哎,要不然等我想到了再告诉你?反正现在也不急的嘛,试用期啦,不用这么认真的,放松一点嘛。”

“不用认真?”亓君辙脸颊逼近一点,阴森森的盯着她,略带着一丝威胁的样子,“幺小幺,你确定想在我这里蒙混过关?”

呃……

幺小幺本能的往后缩了缩,一脸小惊恐的看着他,摇头巍巍颤颤的说:“不……不敢!”

前面坐在副驾驶座上的杨开嘴角无意识的抖了两下,拼死忍笑,不让自己发出声来。

boss,你用得着这么较真啊?明明就巴不得自己快点转正的好吧?还睁着眼睛说着干巴巴的瞎话。

他敢肯定,只要幺小姐说一句“那我不转正了”类似的话,boss一定火急火燎的就跳了。你别看他现在一脸处事不惊的样子,全都是装的。

别人不知道,他还会不知道吗?

至于司机,那绝壁的脸上没有半点表情,十分淡定又泰然自若的握着方向盘,目视前言开他自己的车。

亓君辙凉凉的瞥了她一眼,轻飘飘的说:“好好的想想,这个试用期你该怎么表现。”

“哦。”幺小幺很乖巧的应了一声,然后又弱弱的问了一句,“那我的试用期到底是几个月?你怎么着也得给个期限的吧?人家面试上班都还有个基期限的,一般情况下是三个月啦。”

那她也三个月行不行?

漂亮如明珠一般的眼睛扑闪扑闪的望着他,长长的睫毛弯弯的如一把扇子似的张开着,随着她的眨眼,上下睫毛一张一合,如同跳舞一般,很是赏心悦目。

她的眼珠里,铺着一层薄薄的水雾,朦胧而又清澈。

虽然朦胧与清澈是一对反义词,是不太可能同时出现的。但是此刻,在幺小幺的眼眸里却是同时看到了。

可爱中又透着一抹俏皮,却又不失雅致。

亓君辙看的有些入神,移不开自己的眼睛。

反正他就是不正常了,一遇到幺小幺这个小妖精他就不正常了。

“喂,你说句话,给个痛快嘛!到底几个月?”见他好一会没说话,而且还是一眨不眨有盯着自己看,幺小幺轻轻的戳了戳他的手臂问。

前面杨开很识趣又自觉的升起了挡板。

得,就老二年级此刻那狼一样的眼神,他要是再没点眼力见和自觉性,那他就等着被发配边疆吧。

“嗯,你的话提醒了我。”亓君辙换了个姿势,身子往椅背上斜斜的一靠,二郎腿一翘,单臂环胸,另一手抚着自己的下巴,意犹未尽的看着她,直看的幺小幺浑身不自在,然后有些扭捏的扭了扭自己的腰,木讷讷的问,“什……什么?”

亓君辙勾唇一笑,笑的别有深意,“我好像还没有面试过你?”

幺小幺嘴角抽搐中,小声的抗议:“我又不是应聘工作,还需要面试的?再说了,谁说你没有面试了?你早上吃早饭的时候,那做的是什么?”

“你说什么?”亓君辙轻声问。

幺小幺盯他一眼,“反正我不管,就三个月。三个月后,我自动转正,哼!”说完,很是得意的翘了翘下巴,大有一副农奴翻身把歌唱的感觉。

看着她这样子,亓君辙有些好笑的勾了勾唇,不过那笑容看起来显然是心情不错了,还有就是这算是默认了吧。

“我们现在去哪?”幺小幺突然间想到了这个很重要问题,转头很认真的看着他问。

亓君辙墨眸直视着她,凉凉的说:“幺小幺,你现在才问这个问题,是不是晚了?我要是把你卖了,你现在可是连求助的机会都没了。”

幺小幺无所谓的弩了弩嘴,风淡云轻的说:“我现在不还在试用期吗?又没什么利用价值,你把我卖了能卖几个钱?”

这下轮到亓君辙诧目了,随即“哧”的一声轻笑出来,伸手将她搂进怀里,另一手手指很是宠溺的捏了捏她的鼻尖,“你倒是有自知之明,确实卖不了几个钱,估计连我一顿饭钱都不够的。”

这下幺小幺不干了,双手往自己腰上一叉,腮帮子一鼓,气呼呼的吼:“你少看不起人!我可是我老爸老妈和老哥的无价宝,你给再多的钱,他们都不卖的。不信你去问我哥!”

自己说和听到他说那两回事嘛。

“幺小幺,你多大了?”亓君辙噙着一抹玩味的笑容看着她。

幺小幺哪里会有多想,很自然的以为是他在问自己年龄嘛,这也是一个很正常的问题。

于是乖乖的说:“二十一,大三,还有两年就毕业了。”

“嗯,”亓君辙点了点头,“二十一了,我还以为是一岁呢,没断奶呢。”

这下幺小幺理解进去了,他这是拐着弯在说她还没长大,动不动就搬出老爸老妈还有哥呢。

“嗷!”幺小幺一声嚎叫,朝着他就扑了上去,“亓君辙,我让你拐弯抹角的说我还没长大呢!我就还没长大了,就没长大了,怎么着啊!我老爸老妈和老哥疼我,就愿意这么宠着我了,怎么着。你羡慕吗,嫉妒吗?哼!”

很是得瑟的扬了扬下巴,鼻子出声。

然后,幺小幺发现有什么不对了。

有什么不对?

哦,哦。姿势不对。

她是半跪在他腿上的,双手掐着他的脖子,又可以说是整个人挂在他身上了。胸前的两座小山丘则是紧紧的贴在他硬挺的胸膛上,最重要的一点是,她的膝盖,那什么……跪的特不是地方啊。

就跪在他的胯间,而且她发现,那什么,好像已经支起了小帐篷了。

倏的!

幺小幺的脸红了,滚烫了。

下意识的想要从他的身上下来,但是却来不及了。

男人火热的唇极速的覆上她的唇。

“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