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爱成婚:腹黑大少宝贝妻

第1606章 016 试用期里如何表现?4

第1606章 016 试用期里如何表现?4

低沉而又干热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她的唇已经彻底失去了自由。

火热的气从他的鼻腔里喷出,扑在她的鼻尖处,然后钻进她的鼻腔。

带着清新的烟草香味,好闻令她有一种失迷的感觉。

幺小幺的脑子空白到缺氧了,完全不会运作了。

原本还挂在他脖子上的手也软弱无力的垂下了。

他似乎有些饥渴,不断的在她的口腔里扫荡探索汲取着,不放过每一寸。

幺小幺有一种脱水又窒息的感觉,她觉的自己正濒临着死亡了。

是被他吻的忘记了换气。

他的呼吸有些喘,还有些急。一上一下,起伏的换口撩动她的某一根神经。

情不自禁的躬了一下身子,就连脚趾头都忍不住缩了一下,垂在身侧的双手抬起插\入他的短发中,甚至还揪的有些用力了。

幺小幺是一个雏,在这方向完全就没有任何经验可谈,虽然说小言和泡沫剧不曾离手,而且与曾宝玉扯蛋的时候,也是能说会侃还说的入木三分。

但是,纸上谈兵与实与操作,那绝对是有很大区别的嘛。

这会,面对男人的步步紧逼供,功城掳池,幺小幺只觉的自己完全就承受不住,而且最主要的是她竟然不知道该如何应对反应了。

就这么傻不楞瞪的由着他攻城掳池了,然后弃械投降在他的掳夺之下。

“呼,呼!”在他松开之际,幺小幺趴在他身上,不断的大口大口的换气,脸已经别提有多红了,那都已经跟火烧似的了。

他抱着她就坐在自己的腿上,一手搂着她的腰,另一手还攀着她的一座小山丘没有要离开的意思,脸上春风得意,唇角噙着一抹很是满意的微笑。

他的小幺,生涩而又笨拙,却让他喜欢的紧。

“那现在我们到底去哪?”终于换过气来的幺小幺还是纠结在这个问题上。

屈指在她的鼻梁上轻轻的一刮,“去酒店。”

“啊!”幺小幺惊叫一声,猛的从他腿上站了起来,结果却“咚”的一下撞在了车顶上,疼的她呲牙咧嘴,眼泪都快流出来了。

“呜呜,疼死了,疼死我了。”轻声咽呜着,她怕疼,从小就怕疼。

亓君辙大掌揉着她撞人疼的头顶,轻声责斥,“就不能安份一点?当自己的头是铁做的吗?去撞车顶,还疼不疼?”

幺小幺点头,“疼,”眼眶里已经蓄满眼泪了,抬手捶他,“都怪你啊,是你害我撞车顶的。你带我去酒店做什么?哦,你别想的啊,我可不跟你去酒店开房的。你都还没让我过试用期,还没让我转正,我才不做那种吃亏的事情。”

亓君辙没好气的盯她一眼,直接赏好一颗小爆栗,“想什么呢?吃晚饭不得去酒店?脑子里都想着些什么污七八糟的事情?去酒店就是开房了?”

“嘿嘿,”幺小幺干巴巴的一笑,“那什么,小说看多了。脑子还处于小说情景模式,一下子没有转过弯来。那什么,小说里都是这样的嘛,男女主第一次见面,肯定就是那什么,嗯,你懂的。那我一听酒店,就自然而然的往那方面想去了嘛,你不能怪我的。”

“那从今天起,不许再看那些没用的废料。”亓君辙直视着她,命令般说道,“我听说了,你的功课都不怎么样,从今天起就把看废料的时间用在看书上。”

“啊!我不要!”纪小幺本能的就反抗,“我不要看书,很无聊的。我会睡着的,你干嘛学我哥,他以前就老逼着我看书。我一看教科书就睡觉,我又不打算拿优秀学生,又不打算找高薪工作。反正毕业后,我也是回家当米虫的,我们家又不缺钱,我老爸老妈和老哥养得起我。”

“那就延长试用期,这辈子都别想转正了。”亓君辙冷着一张脸阴恻恻的看着她说道。

幺小幺瞬间安静了,俩眼珠子眨巴眨巴很是可怜的看着他。

好半晌,才听到她心不甘情不愿的说:“看就看嘛,有什么了不起的。”

魅力秀色v包

“哗啦”一下,向明将桌子上所有的东西全都扫落在地,一脸阴郁到想杀人。

混蛋,幺十一又跟那男人出去了。

他费了这么大的劲,她竟然连正眼也不看他一下。

他要的女人,什么时候得不到过了。他能看上她是她的福气,她竟然不知好歹。还这么当众羞辱他,这口气,他怎么咽得下去。

幺十一,你给我等着。

在s市,还没有我向明得不到的女人。你一个外地穷学生,竟然还摆起普来了?

你以为跟曾国潘的女儿是朋友,我就不敢拿你怎么样了吗?

你又不是他的女儿,他会为了你跟我老子作对吗?

我现在看上的又不他的女儿。

谁都知道曾国潘是宠女儿出名的,但是你可不是他的女儿。

幺十一,等着!你我是一定要得到的!

向明的脸上一片阴森可怕,那眼眸就好似黑夜里的狼眸一盘,迸射着寒人的绿光。

“向明,你这是何……啊!”

郁婕妤刚一进包厢,就看到一片狼籍,所有的东西全都在地上,吃的喝的玩的,滚了一地。

她想要安慰向明,却是话还没说完,下巴被人狠狠的捏住,捏得她生疼生疼。

“向明,你有话好好说嘛,先松手啊,我好疼。”含着眼泪,很费劲的讫求着,声音都有些变样了,眼泪也快要从眼眶里溢出来了。

向明的手劲很大,几乎想捏碎了她的下巴,那看着她的眼神更别提有多很狠戾又阴森了。

“哼!”向明一声冷哼,重重的甩手,郁婕妤整个人被他甩在地上,她的手掌一不小心撑到了摔碎的瓷片上。

瞬间,殷红的血就流了出来。

郁婕妤疼的立马眼泪就夺眶而出了,但是她却不敢发出声来。

她知道向明这个男人正因为幺十一的事生气了。

这个男人,他想要得到幺十一,可是幺十一却一点也不给他机会。

“没用的废物,我在你身上花了这么多钱,你竟然边这么一点小事也做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