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爱成婚:腹黑大少宝贝妻

第1612章 022 换我追你,宠你2

第1612章 022 换我追你,宠你2

镜子里出现一个人影,有些模糊,幺小幺的脑袋有些胀,发热的双眸有些看不清楚他的样子。可是,那声音却听起来有些熟悉,但是她潜意识里却有些排斥。

向明慢慢的向她靠近,脸上噙着很是满意的笑容,双眸直勾勾的盯着她,带着一抹欲|望。

幺小幺的是长的漂亮的,再加上此刻因为药物的作用,更显的妩、媚了。通红的肌肤,水润的眼眸,脸上的水珠有几滴滑下,顺着修长的脖子没入胸口。

又因为她刚才扯过衣领,所以衣领略显的有些凌乱又闯开。露出她那性|感而又诱人的美丽山峰,还是那种若稳若现的。随着她有些急促的呼吸,两座山丘更是高高低低的起伏着。

这样的幺十一无疑是诱人的,诱引着向明,他看的简直都离开眼眸了。俩眼珠就这么一眨不眨的盯着幺十一胸口,猛吞一口口水。

“小幺,你真美!”伸手抚向幺十一的有脖颈。

“拿开!”随着他靠近自己,幺十一终于看清他的脸,是向明。而此刻,幺十一也意识到了一件事情,那就是她肯定被下药了。

要不然她怎么可能好端端的会火烧一样的难受,还有他怎么可能会在这个时候出现在这里。

幺十一虽然浑身难受,可以脑子还有一线理智。

她现在最想做的就是赶紧离开洗手间,她要去找亓君辙。

“小幺,我能让你不难受,甚至还能让你享受。你看,你都憋的出汗了,这样会很不服务的。”向明的手重新抚上幺十一的脸颊。

亓君辙见幺小幺这么久都没回来,起身打算去看看。

“咦?亓先生,这么巧啊?”刚走出几步,便是听到一抹令他十分讨厌的声音。

郁婕妤笑的优雅大方的看着他,正站在他三四米开外的地方,略有些惊讶的样子。

“没想到我们这么有缘啊,吃个早饭也能遇上。”郁婕妤微笑朝着他走来,“亓先生这是已经吃完了吗?对了,听校长说,你打算给我们学校注资扩建啊?亓先生……亓先生……”

亓君辙根本就没理她的打算,连眼角都不曾瞥她一眼,迈步朝着洗手间的方向走去。

郁婕妤赶紧急步跟上,这个时候,向明肯定正和幺十一办事呢,她可不能让他去坏了向明的好事。不管她用什么办法,也必须把他给缠住了。

幺十一被下药了,那肯定就是一点即着的,向明很快就可以占有她的。

“亓先生,哎呀!”郁婕妤是真的豁出去了,一方面是为了替向明争取时间,另一方向当然也是为了自己。

一声尖叫,整个人便是朝着亓君辙倒去。

因为她本就是有意而为之的,那自然而然就是想要扑进他的怀里的。而且随着她的倒去,她是直接就张开双手想要抱住亓君辙的。

亓君辙那能让她如愿了?

在她还没触到他时,拽过一把椅子朝着她丢去。

“啊!”这回是真叫了,因为被椅子砸中了不说,随着她的倾倒,她整个人倒在了椅子上,然后就是撞到了椅子的边边角角。

撞的最厉害最疼的那就是胸了。

疼的她眼泪“漱漱漱”的往下掉。

而亓君辙则是瞥都不瞥她一下,迈着大步朝着洗手间走去。

“你放开,放开!”幺十一凭着仅有的一丝理智想要推开已经将她整个人都抱在怀里的向明,已经将她压在洗手池的流理台上,两手正扯着她的衣服。

幺十一的理智在告诉她,她不要,可是却因为药物的作用,又整个人想要贴上去。

她浑身没有力气,想要推开,却又成了迎上去。

“小幺,小幺,你也是想要的是不是?我说过,我喜欢你,你就只有是我的女人!整个s市,还没有我得不到的女人!”向明轻啃着她的脖子,一点一点的移动着。

“唔,亓君辙,君辙!”幺十一呢喃着,像是在求、欢,却又像是在求救。

“幺十一,你看清楚了,我是谁!”向明一听到“亓君辙”这三个字,倏的怒意冲了上来,一把拽过她的脸让她看着自己,“我很不喜欢的女人在我身下却叫着别的男人的名字!”

“不要,你滚开!亓君辙,救我!”幺十一无力的叫唤着。

亓君辙还没走到洗手间门口,便是觉的好像幺小幺在唤着他。

加快脚步,也不管不顾是不是女洗手间,抓住门把手就推。但是,门被反锁了。

“幺,幺!”不停的掰动着门把手,大声的叫着。

“君辙,救我!”幺小幺虚弱的声音从里面传来。

“闭嘴!幺十一,我今天一定要得到你,谁也救不了你!”向明有些愤怒燥动的朝她低吼。

“开门,开门!”亓君辙大力的拍着门。

餐厅的人也是听到了动静,急速朝着这边小跑而来。

亓君辙往后退开两步,抬脚一个猛的用力踹去。

门当然不可能就这么一下就被踹开的。

“先生,我去拿钥匙。”其实中服务生说完急急的转身离开。

亓君辙根本就没时间等他们拿来钥匙,又是一脚踹过去。

“轰”的一声,门被踹开。

“找死!”抡掌朝着压在幺十一身上的向明就挥了过去。

向明只觉的自己的脑壳“呯”的一声巨响,然后两眼一黑,“呯”的一声倒地了。

“幺!”亓君辙赶紧脱下自己的外脱将她裹了起来。

“唔,我难受,很难受。”幺小幺感觉到自己被一个强而有力的怀抱抱着,带着她熟悉的感觉。抬眸,很是吃力的看他,却看不太清楚,只能嘤嘤的呢喃着。

脸不断的蹭着他的脸膛,火一样的气喷在他的胸膛上。双手有些不安份的揪着他的衣服。

紧了紧裹在她身上的外套,将她拦腰抱起就往门外走去。

“先生,钥匙来了。”服务生手里拿着钥匙,一起赶来的还有餐厅的经理。

“我不会就这么算了的!”亓君辙抱着幺小幺,阴森森如鬼魅一般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