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爱成婚:腹黑大少宝贝妻

第1613章 023 换我追你,宠你3

第1613章 023 换我追你,宠你3

幺小幺睁眸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是在一个陌生的房间里,头顶是一盏水晶吊类,房间里有些昏暗。

不过床很软啊,睡着很舒服啊,比她家里的那张大软床还要舒服。

“嗯!”幺小幺懒懒的伸个懒腰,但是……

怎么浑身都这么酸,还有她好像碰到了什么。

“醒了?”耳边传来熟悉的声音,温温的,暧暧的,然后是映入她眼睑的是一张她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帅脸。

幺小幺有那么片刻的功夫,脑袋断片白空了。

瞪大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近在咫尺的人,完全不知道该做何反应了。

这是什么情况?

“饿不饿?嗯?”见她跟个傻瓜似的一眨不眨的盯着他,亓君辙伸手揉了揉她的额头,很是宠溺的问。

幺小幺条件反射的点了点头。

“那起吧,去吃晚饭。”边说边伸手去抱她。

“晚……晚饭?”幺小幺被这两个字惊到了,目瞪口呆的问。

亓君辙点头,“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然后又轻声笑了笑,俩手指轻轻一捏她的鼻尖,“幺小幺,你的睡相真的很不怎么样。”

真是烂到家了,中药时那会他也不说她什么了,热情主动的令他诧目。但是事后,她睡着后依旧还是令他诧目不已,那简直就没有一刻是安份的。如果不是抱着她睡,估计她都能三百六十度转动了。

幺小幺嘴角狠狠的抽搐了几下,然后抬手气呼呼的就是捶了过去,“亓君辙,你别得了便宜还卖乖。你把我吃干抹净了,却说我睡相不老实。你怎么不说你自己不老实呢?那么狠,我现在还疼着呢!”

“哪疼,我看看。”说着就要掀被子去看。

“啊!”幺小幺赶紧捂住被子,不让他掀开,“老流、氓,你不许看。要不然我跟你没完!”

说他是老流、氓,那也不是信口开河的,反正他是比自己大,而且还是大七岁。比她老哥都快了,那还不老吗?

“幺,说什么?嗯?”男人一个翻身就把她给压在了身上,眯眸浅笑危险性十足的看着她。

他在意的不是“流、氓”两个字,而是那个“老”字。

“唔,好重,你压的我快喘不过气来了。我腰酸,我浑身都疼。”幺小幺一脸可怜兮兮的看着他。

宠宠的一捏她的鼻尖,柔声说道:“也不想想,白天的时候,你有多主动热情。”

幺小幺脸“倏”的一下红的跟只煮熟的大虾没什么两样了,伸的又是对他又推又捶的,娇嗔,“你还说,你还说!不许再说了,那又不是我想的,我是被人下药了。”

然后瞬间想到了什么,脸色一拉,一本正经的看着亓君辙说:“一定是他,是他给我下的药。他有没有把我怎么样?我是不是……”

“没有!”话还没说完,亓君辙便断了,然后又是抱着她一个翻译身,让她躺在自己身上,双手捧着她的脸颊,很是温柔的说:“幺,你是我的。”边说边腾出一只手慢慢的往下伸去,在她的两腿间轻轻的打着圈圈,“记住了,你是我的女人,是我亓君辙的。这辈子都是。”

幺小幺红着脸,很是羞涩的点了点头,“嗯。”

仰头,在她的唇上亲了一口,“看在你这么主动又热情还听话的份上,缩短你的试用期了。幺小幺,从现在开始你转正了。”

“真的?”幺小幺一脸兴奋的看着他,满满不可置信,“我真的转正了?从现在起是你名正言顺的女朋友了?”

“嗯。”亓君辙点头。

“嚯!”幺小幺一听他点头,立马就愤愤然的拿自己的头撞了下他的下巴,“亓君辙,你什么意思?你一把我吃干抹净了,就说我转正了?原来你是这种人!”

气死她了,气死她了!原来,他就盯着她呢!就想着要把她吃了呢!

过份!

真过份!

亓君辙却是一点也没有生气,墨眸暧暧的很是宠溺的看着她,好言说道:“傻瓜,我要是那种人,我就直接拍拍屁股走人了!”

“你敢!”幺小幺恶狠狠的瞪他一眼。

他大掌捧住她的脸颊,温声细语的说:“放心,我不是那种人。这辈子就你一个女人,等你毕业了我们就结婚。”

“人家现在已经满二十周岁了。”幺小幺人轻声嘀咕。

“嗯?”亓君辙扬起一抹好看的弧度,“你的意思是,现在就想跟我登记?”

幺小幺瞪他一眼,“才没有!”

“行,都听你的。”亓君辙看着她,“你想什么时候就什么时候,不过以后就只能对我一个人撒娇还有发嗲。”

“你才发嗲呢!”幺小幺没好气的嗔他一眼。

医院

向明已经转入vip病房,人还没醒。

“到底怎么回事?啊!为什么好端端的一个人,会成这样的?”向父气急败坏的朝着一群手下吼,手里的手杖一下一下重重的击着地面,脸上布着皱纹的肉更是一颤一颤的,足以说明着他此刻的愤怒。

他老来得子,五十多了才有的这么一个儿子。从小到大,他要什么给什么。整个s市有谁敢动他儿子一下?现在竟然被人打得进了医院,到现在都还没醒来!

看着躺在病**的宝贝儿子,向父杀人的冲动都有了。

“你说!”拿手杖尾指着餐厅经理,阴狠狠的说。

“我……向老爷,我……具体是怎么样的,我真不是很清楚。我到的时候,向少爷已经倒在地上了,另外一个男人抱着一个女人从洗手间里出来,那女的身上裹着男人的外套。”经理颤颤巍巍又小心谨慎的说道。

“你的意思是说,我儿子对那女的强来了?”向父老厉阴森的眼睛凌视着餐厅经理,然后手里的手杖毫不留情的朝着餐厅经理砸去,“混帐东西,敢说我儿子对人强来!我向家的人要一个女人,还要用强的?哪个女人不自己巴巴的贴上来!”

“是,是!”餐厅经理连连点头讨好,“肯定是那女人不知好歹,有眼不识泰山,不知道向少爷的身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