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爱成婚:腹黑大少宝贝妻

第1614章 024 换我追你,宠你4

第1614章 024 换我追你,宠你4

“去,把那男的女的都给我揪来,我倒是要看看,是哪个不要命的糕崽子,敢动我的儿子!”对着手下命令着。

“是,老爷。”

早上,亓君辙电话响起的时候,正抱着幺小幺睡着。

听到手机铃声,幺小幺有些不悦的皱了下眉头。

亓君辙赶紧大掌捂住她的耳朵,然后将自己的身子往外斜去一些,这才接起电话:“喂。”

“少爷,你赶紧回来,老爷……老爷没的。”耳边传来管家伤心哽咽的声音。

“你说什么?”亓君辙不可置信的问,“再说一遍!”

“老爷,没有!”管家已经哭出声来了,“脑充血,来不及抢救了。”

“啪!”亓君辙手里的手机掉地上了,整个人都傻了。

“嗯。”幺小幺轻哼了一声,往他这边挪了挪。

亓君辙这才反应过来。

爸爸没有,脑充血,来不及抢救,人没了!

我现在要做的事情就是立马回去。

看一眼**睡的甜熟的女人,下床以最快的速度穿衣。

这个时候,也顾不上和她说什么了。拿过床头柜上的纸笔“唰唰唰”的写下一行字,就往外走去。

便签纸上写着:幺,家里有急事需要我回去处理。等处理完了,我再回来找你。

幺小幺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了。

身边没有亓君辙的身影,下床整个屋子都找了一遍,没见着他的人。

迷迷瞪瞪的坐在**,好久才看到床头柜上的那张便签。

弩了弩嘴,没有生气,而是有点担心。

他走的这么急,这么赶,那肯定说明这事很急,很重要了。也不知道是什么事,会不会有什么麻烦。

洗漱后出房间,退房。

“幺十一小姐,我们老爷有请!”幺小幺正在站酒店前台退前,几个身形彪大的男人将她团团围住,面无表情,一脸不善的说着。

前台小姐很明显被吓到了,这样子怎么看都那么像电视里的黑社会呢?

幺十一看着他们,说是没吓到那是不可能的,只是逼着自己冷静而已。

一脸沉寂的看着他们:“对不起,我不认识你们老爷。喂,你们干什么!干什么!”

那几个人见她没有要跟他们走的意思,直接就一左一右把她押走。

幺十一大声的叫喊着,不过酒店里那么多人,却是没有一个上来帮忙的。

谁都知道,整个s市,敢明目张胆这么做的也就向家人了。谁敢为了一个不认识的女人,而得罪向老爷。

两个彪形大汉押着幺十一朝着停在酒店门口的车子走去。

“你们放手啊,干什么,救命啊,救命啊!”幺十一大喊着。

曾宝玉正坐在屠跃的车子里,猛的看着被人押着的幺十一。

“大师兄,停车!”朝着屠跃叫道。

屠跃还没把车停稳,她就跳下车朝着幺十一跑去。

“住手!”疾厉的朝着那几个男人喊。

就别那么一点,幺小幺已经被他们押进车里。但凡只在关上车门,把车开走,幺小幺一带到向老爷面前,那这事都没这么简单了。

“宝玉。”幺十一一见着曾宝玉就好似看到了救星一般。

“放手,放手!”曾宝玉一把推开那几个男人,把幺小幺拉到自己身边,瞪着他们,“大白天,想干什么?明抢人吗?当我是死的吗?”

“宝玉,怎么回事?”屠跃走到曾宝玉身边,沉声问。

“屠先生,我们老爷要见幺小姐,还希望屠先生行个方便。”其中一人对着屠跃还算客气的说道。

“放屁!”曾宝玉愤道,“你他妈谁呢?想见人是这个样子见人的吗?抢人是吧?我告诉你,这是我的人,你有本事来我们曾家要!向明那点小心思,我还不知道吗?他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他*是个什么东西,还想染指我家小幺!滚粗!”

“曾小姐,我们老爷和曾老爷向来井水不犯河水。曾小姐真的想把这关系弄僵吗?”

“我呸!”曾宝玉又是啜了他们一口,“别他妈拿那老东西来压我,我吓大的。他要想见人,让他自个来我们曾家要人!走,小幺!”说完,拉着幺小幺就朝着屠跃的车子走去。

“屠先生……”那人看向屠跃,“难道屠先生不劝劝曾小姐吗?为了一个不相干的女人跟我们老爷闹翻,真的值当吗?”

“曾小姐怎么跟你们说的,你就照样和你们老爷回禀就是。有什么,让他来曾家说话!”屠跃不以为意的瞥了他一眼,转身离开。

“屠跃,你们可别后悔!”那人朝着屠跃愤吼。

屠跃嗤之以鼻。

医院

几人将曾宝玉和屠跃的话如实一字不漏的告诉了向老爷。

“小丫头片子,竟然如此目中无人!”向老爷气的将手杖又是重重的击在地上,老练的眼眸里一片阴森。

“老爷,少爷醒了。”有下人急急的来报。

向老爷一个急速的站起,朝着病房走去。

“幺十一,我不管,我要幺十一,我就要幺十一,你们……你们,去把她给我带来!”向明朝着一群人发脾气。

“儿子,别急别急啊。”向老爷一进病房听到儿子的话,就好声好语的哄着,“你放心,爸爸一定给你带来,就算绑也给你绑来,只要是你要的,爸爸就一定都给你。”

“我不!”向明鼓着腮帮子十分不乐意的看着向老爷,“你不许绑她,你要好言好语的哄她,让她开开心心的过来见我。我要是看到她不开心,我就不喜欢你!”

向老爷怎么看着他儿子的样子有些不太一样?怎么,看着怪怪的?

“还有,我告诉你,你要绑的话,就去绑一个叫郁婕妤的女人。”向明一脸很认真的看着他,气呼呼的说,“那女人真讨厌,老骗我钱,她还想对我硬来。她看我长的这么帅,她想泡我!我才不要她呢,长的那么丑,别以为露两下,我就会看上她了。都不知道被多少个老男人骑过了,还想到我这里来沾便宜?我可还是干干净净的童子,我才不要那么恶心的公共厕所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