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爱成婚:腹黑大少宝贝妻

第1615章 025 换我追你,宠你5

第1615章 025 换我追你,宠你5

向老爷更加的困惑了,他这儿子到底是怎么了?

完全跟以前不一样了啊?

那感觉……怎么说呢。

反正就是好像一只蜜蜂被人拔了那蜂针。

那就是想扎人,可是没什么东西能扎了啊!

“儿子,你这是怎么了?我怎么不太听得明白你说的话呢?”一脸茫然的看着向明问。

其他人也是纷纷一脸木然,怎么少爷好像突然之间换了个人了?转性子了?

他是童子鸡?

杀了他们也不会相信的啊!

这都不知道有过多少个女人了,数都数不清了啊!

他倒是好,竟然还有脸说自己是童子鸡。早八百年前就不是了啊!

“你怎么这么笨!”向明一脸恨铁不成钢的看着向老爷,翻着白眼很是不悦的嗤屑,“我都说的这么明白了,你竟然还听不懂?我让你去绑一个叫郁婕妤的女人,是S大的女学生,去把她绑我见我!还有,不许对幺十一怎么样!不然我生气,等我好了,我自己去找她!你们这群笨蛋,怎么还楞着?还不赶紧着去做事情?怎么,这是等着我自己亲自去呢?”

见一群人都没动,气的只胡子瞪眼。

这样的少爷才是以前的那个少爷嘛。

“快去,快去!没听到少爷说的吗?”向老爷见宝贝儿子生气了,朝着那一群手下吼道。

“是,老爷!少爷!”对着父子俩赶紧一鞠躬后,转身离开病房。

郁婕妤被带到医院病房的时候,向明正坐在病**十分惬意的吃着水果,吐着籽。

“阿明。”战战兢兢又小心翼翼的唤着向明,不明白这一群人带她来这里是做什么。

刚那群人一脸面无表情的出现在她面前的时候,她着实是吓的不轻。两条腿都在打颤了,大气也不敢哼一声了。

“住嘴!”向明直接将手里的西瓜皮朝着她丢去,“赶紧把骗我的那些钱还我,要不然,对你不客气!”

“什么?”郁婕妤一脸茫然的看着他,不明白他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不还?”向明重新拿一块西瓜吃着,然后对着那群人说,“她不还那就把她扔到帝尊去,钱债肉偿。告诉阿桑姐,她一共欠我两千万,什么时候还完了,什么时候让她离开。带走,带走,我看到都倒胃口。”

很是不耐烦的朝着那几个下人挥了挥手,示意他们把郁婕妤押走。

“阿明,向少爷,我没有欠你这么多钱啊!你没给过我这么多啊!”郁婕妤嚎喊着,不过没什么用。已经被押走了,反正她也算是倒霉了,遇着了这么一个奇葩。

也不知道是向明走运还是倒霉,被亓君辙那么一拳一打,虽说没有被打傻变白痴,不过却是打的换了性子。以前的恶人,竟然被打成了一只小绵羊。但是小绵羊却也是咬人的,而郁婕妤却是这么倒霉催的成了被咬的第一个。

因为向明的性子突变,幺小幺很幸运的也逃过了一劫。而且随着向明的性子转变,他竟然还成了幺十一的专属保镖,不过却是那种对幺十一没有任何非份之想的保镖。

这是让幺十一十分愕然,但是的慢慢的,也就习惯了。

这段时间幺十一没接到亓君辙的电话,她有打过去,不过不是电话占线就是无法接通,要么就是关机。

看来,家里的急事是真的很疾手啊。

幺十一为了不影响他,也就没再打过去了。

他说过的,等事情处理完了,就会来找她的。她相信他不是那种不负责任,吃干抹净就把她丢一边的男人。

所以,幺十一乖乖的等着。

不过,她的性子也微微有所改变,也不再似之前那般,没心没有肺了。然后就是一头扎进了学习里,接着就是一个月的时间里,学习成绩突飞猛进了。

看的曾宝玉目瞪口呆啊!

幺小幺的想法很简单,那就是不想让亓君辙失望,到时候等他来电话或者处理完家里的事情来找她的时候,让他看到自己的惊变。

这算不算是一个惊喜。

“幺小幺,你还是我认识的那个幺十一吗?”

周末,幺小幺躲在图书馆里一整天了,最后是曾宝玉把她给揪出来的。曾宝玉抚着自己的额头,很是不解的看着她,“喂,拜托,你要不要这么拼命啊?你又没失恋,至于化悲愤为动力啊?你也说了,你男人他只是回去处理一些家事而已,等处理好了,你男人还是你男人,不会变成其他人的男人的。行了,你要真想他,我让我老爹给你查一查,他到底遇到了什么问题,大不了让我老爹出手帮忙了,反正他现在空的不得了。”

“别!”幺小幺毫犹豫的拒绝,“宝哥哥,你可别添乱。行了,他自己能搞定的。等他搞定了,下次请你吃饭啊!”

“别下次了,就现在行不行啊?”曾宝玉笑眯眯的看着她,“都五点了,吃晚饭去。我要吃火锅,我要小肥羊,你请客。”

“我请客!”幺小幺还没答话,向明不知道从哪里窜了出来,一脸很是大方的我说道。

“哎呀,我的妈啊!”曾宝玉拍着自己的胸口,一脸吃惊不小的样子,“你小子,到底是不是装的啊?别以为现在装得跟只小绵羊就能骗走小幺了!”

“那你是吃小肥羊还是小绵羊?”向明笑的一脸灿烂的看着她。

“靠!你一定是故意的!”曾宝玉瞪他。

“走啦,走啦!小肥羊啊!”幺小幺拿手肘撞了撞她,三人朝着校门口走去,没发现身后不远处一直有个人鬼鬼崇崇的跟着他们,目瞪凶光。

校门口,来往车辆挺多,这会又是晚饭高峰期,又是周末。所以出校门的人还很。

“幺十一,向明,你们俩一起去死!”郁婕妤突然之间从后面跑出来,轻声呢喃着,并没有喊出声来。

所以三个人谁也不知道她会突然在身后推过来。

尽管郁婕妤拼尽了全尽来推幺十一,不过她在那种地方呆了一个多月,整个人瘦了不少。所以,力气也不是很大。

向明根本就闻丝不动,幺十一倒是被她推到了,整个人向前冲去。

“吱!”

“呯!”

幺小幺摔倒了,不过幸好那车及时踩下了杀刹车,所以并没有撞到她。

但是,摔在地上的幺小幺却是疼的站不起来了,捂着自己的肚子,额头上汗都冒出来了。而她则有感觉到有什么从两腿间流了出来。

“小幺,你没事吧?”

“小幺!”

曾宝玉与向明异口同声问。

“我……肚子好痛!”幺十一捂着肚子很吃力的说。

“哈哈哈哈……,幺十一,你流产了,我告诉你,你一定是流产了!”郁婕妤疯狂的笑着,看着幺十一这痛苦的样子很兴奋的样子。然后一步一步慢慢的往后退去,却不知她已经退到了马路正中央。

再然后又是“呯”的一声,郁婕妤被撞飞了,在空中转了个圈,重重的摔在了离幺小幺不远处。

血,从她的头上流出来,染红了幺小幺的眼。

幺小幺两眼一黑,晕了过去。

五天后

幺小幺醒来,发现自己是在医院病房里,她的床头趴着曾宝玉和向明两个人,都已经睡着了。

两人的眼睛都有黑眼圈,向明的下巴还冒着一层挺长的胡渣沫,看起来应该是有好多天没刮了。

“嘶!”

她伸起右手,想揉一下自己的眼睛,却是被扯痛了,这才发现她的手背上戳着我针,打着点滴。

“小幺,你醒了!”

曾宝玉并没有睡的很熟,一听到幺小幺的轻呼声,便是醒过来了。

“小幺,你终于醒了!”

随着曾宝玉的声音,向明也醒了,睁眸一脸兴奋的看着幺小幺。

“唔,”幺小幺有些茫然的看着两个,好半晌才问,“宝哥哥,我怎么了?怎么会在医院里的?我刚不是在图书馆看书的吗?怎么我就在医院了?”

曾宝玉有那么片刻的楞怔,瞪眸一眨不眨的看着幺小幺,“小幺,你不记得了?”

幺小幺摇头,嗔她一眼:“废话,记得还问你吗?”

曾宝玉有些无奈的看着她,表情有些肃穆,然后一脸凝重的说:“小幺,宝宝没了,保不住。你也别太伤……”

“宝哥哥,你开什么玩笑!”曾宝玉的话还没说完,幺小幺直接打断,没好气的看着她,“你还不知道我吗?一天到晚都跟你混一起的,连个男人渣都没摸过,你竟然跟我说我怀孕了,还流产了?孩子是你的吗?切,你有这个本事吗?”

“……”

曾宝玉和向明对视一眼,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她。

“小幺,那你还记不记得我是谁?”向明凑上前,急声问。

幺小幺瞥他一眼:“向家少爷嘛,整个S市谁不认识你啊?干嘛问这么白痴的问题?”

“那你还记不记得我们怎么认识的?”向明追问。

“怎么认识的?郁婕妤的生日上认识的。话说,你那时候真不是个好东西啊,跟现在的你那完全就是两个样的!”幺小幺没好气的说。

向明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

“那,亓君辙呢?这个名字你有印像吗?”曾宝玉小心的试探着。

幺小幺想了想,摇头,然后一脸八卦的看着曾宝玉,“哟,宝哥哥,你终于认识新的男人了?打算上你的小豆芽发展了?”

“幺十一!”曾宝玉咬牙切齿。

幺小幺失忆了,却是选择性失忆。有关亓群辙的事情全都忘记了,但是其他的却是记得清清楚楚。

既然如此,曾宝玉和向明也没打算把那些事情告诉她。或许是她不愿意接受自己流产的事情,所以才会选择失忆的。那就让她忘记吧,反正现在亓君辙也一直没跟她联系。

或许她的这道关闭的门等着亓君辙来打开。

一个月后,学校有一个出国交流的机会,为期两年。

幺小幺申请了,然后很快批了下来。

至于为什么会批下来,多少与她跟亓君辙的关系有关了。校长和教务主任可是亲眼看到他们俩的亲密关系的。

亓君辙处理好所有的事情,来找幺小幺的时候,从曾宝玉和向明的口中得知了一切。

然后整个呆了,懵了,脑袋一片空白了。

他就算想找郁婕妤算帐也没机会了,因为被撞的过伤,不冶身亡了。至于,向明,他现在就跟完全换了个人似的,完全就是一个大好青年啊,而且和幺小幺关系也不错。

这样,他也没办法对人怎么样。

最终,他只能尊重幺小幺的决定。等她两年,从国外回来。

父亲突逝,亓氏严重受创,他拼命了全力,才扳回了局势。

那段时间,他压抑着自己不和她联系,为的就是尽快完全一切,不让父亲的心血白逝。然后再回来找她,却没想到她竟然忘记了他。

幺,你是在怪我吗?

对不起,让你伤心了。

两年后,换我追你,换你限定我的试用期。

一年半后

机场

幺小幺深吸一口气,拉着行礼箱朝着出口处走去。

她以优秀的成绩完成了交换生的任务,可以回来领取毕业证了。

扬着灿烂的微笑,迈步向前。

“幺小幺!”亓君辙笑意盈盈的站在她面前,一脸宠溺的说,“给我三个月试用期当你的男朋友,你满意了再转正。”

幺小幺怔住了,五秒后丢给他一句话:“你有病去医院,姐不认识你,没空陪你玩!”

亓君辙却是直接一手搂向她的腰,很是霸道的说:“我有空就行了,从现在起,我开始追你!直到你同意为止!”

“我不同意啊!”幺小幺抗议,但是显然无效,人已经被人拽走了。

“我说了,我同意就行了。你要做的事情,就是享受我给你的一切,其他的都不是问题。”男人很跩很强势的在她耳边说道。

“混蛋,臭流、氓!我说了我不同意就是不同意!啊,你干什么,你要敢来强的,我对你不客气的!”幺小幺的尖叫声,抗议声一声比一声重,结果就是全都被湮灭在车流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