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爱成婚:腹黑大少宝贝妻

第1616章 026 亓君辙,你这个大流氓!

第1616章 026 亓君辙,你这个大流氓!

“小幺,起床了。

幺小幺正窝在被子里与周公约会呢,被子被人掀了。

“老妈,我不要吃早饭,我要睡觉啊!你不能这么我狠心不让我睡醒的啊!”幺小幺将被子一拽,翻个滚连眼皮都没有睁开一下,继续睡她的睡。

“幺十一,你也好意思了?这都几点了?你还不起床?”幺母直接“啪”的一下就拍在了幺小幺的屁股上,“我告诉你啊,再不起床,我可就动真格了。”

“啊,起了,起了,起了!”幺小幺“倏”的一下鲤鱼打挺的坐起,不过眼睛还是闭着的,一点也没有要睁开的意思,然后咕哝着,“你到底是不是我亲妈啊?有你这么虐待自己女儿的吗?都不让睡个饱觉的。”

“啪!”幺母的巴掌又是不轻不轻的落在了她的后颈上,“你自己说说,你这都毕业多久了?也不出去找工作,整天就窝家里,你还好意思说我不让你睡个饱睡?”

“妈啊,咱家又不指着我赚钱养家。”幺小幺懒洋洋的睁开一只眼睛,瞅一眼老妈,“我哥说了,赚钱养家是他的责任,我的任务就是吃饱喝好睡足。”

“反正你要么就现在起床,要么就给我出去找工作。”幺母一脸不容抗议的说,“正好,亓君说他公司招人,我看你去好了。他也好照顾着你,我和你爸也能放点心。就你这性格,去别的地方上班,我还真不放心!”

“老妈,最不安好心的就是他了!”幺小幺气呼呼的反驳,“他到底都给你和老爸吃了什么迷魂药了?至于你们俩都那么向着他?到底谁才是你们女儿啊?明知道他对你们女儿另有企图,你们还把我往火坑里推,有你们这么当老爸老妈的吗?”

“伯母,小幺还不肯起吗?”门口处传来醇厚的男声,随即便是看到一身休闲装的亓君辙迈步进来,脸上挂着十分优雅而又迷人的微笑。

“啊!谁让你进来的!给我出去,你个大流\氓!”幺十一一见亓君辙大摇大摆的进来,抓起一个枕头就是朝着他丢了过去,恶狠狠的吼着。

“君辙,你别跟她一般见识。”幺母一脸和悦的看着亓君辙说,“这孩子从小就被我和她爸爸给惯坏了。”

“没事,伯母。”亓君辙很好脾气的说,脸上一直都挂着微笑,“您先去忙吧,我把她哄起床就行了。”

幺母很是满意的点了点头,“也就你受得了她这个臭脾气了,你也别总是惯着她,越惯越把她给惯的不成样。该凶的时候就得给她凶。”

“我要对她凶了,那吃亏的还不得又是我啊?”亓君辙别有用意的看一眼幺小纪对着幺母说,“伯母,放心吧。我乐意惯着她,宠着她。”

幺母越看是越满意,然后瞪一眼幺小幺,这才转身出去,很顺手把房门也给关上了。

“幺,起床了。”亓君辙很有耐心又好脾气的哄着幺小幺,在床沿上坐下,伸手就去搂她。

幺小幺直接往后挪去避他的狼抱,再扔一个枕头到他怀里,“亓君辙,我告诉你啊,你别死讫白赖的赖我们家了。赶紧给我滚出去,要不然信不信我对你不客气啊!”一脸威胁的看着他。

亓君辙却是扬起一抹不以为意的轻笑,屁股往里面挪了挪,双臂往自己胸前一环,一脸坏笑的看着她:“哦?你打算怎么对我不客气?幺?”

幺小幺狠狠的咬牙,真恨不得撕了他的那张脸。

见过无耻的,就没见过这么无耻到家的。

自从那天在市的机场后,他就这么赖上她了,然后更过份的上,他竟然还跟到了家里了,对她老爸老妈大献大献殷勤,没几天就把老爸老妈给收卖了。

现在老爸老妈,那都快把他当成是亲生儿子了。简直就恨不得把她给送他了。

你说,有这么无赖又无耻的人吗?

她又不认识他,他干嘛就跟个疯子似的赖上她了?

“亓君辙,你怎么不去死!”幺小幺愤愤然的朝着他吼。

亓君辙长臂一伸,不费吹灰之力就把她给的捞了过来,连人带被搂在自己怀里,“幺,我死了谁来宠你?嗯?”

“去死,谁要你宠了?”幺十一没好气的吼。

“好了,不闹了,不使小性子了。”亓君辙半点也不生气,继续耐着性子很是耐心的哄着她,将自己的左手腕往她面前一伸,“看看,这都已经快九点了。你就算还想睡觉,那也得先吃了早饭,要不然胃会受不了的。乖乖的,听话,如果还想睡,吃过了再睡。如果不想睡了,我还你出去玩。”

得,幺十一就算火气,面对他这软磨硬泡又温言软语的轻哄,那也发不出来了啊!

幺小幺也不是一个无理取闹,没感情的人。

这段时间来,他对她好的确实是没话好。那都快把她宠上天了,就差没给她摘天上的星星了。尽管她总是没给他好脸色看,也没对他有过一句好话,不过他却依旧还是这么温声温气的对她好。

得,就算是块石头,那也得给捂热了。更何况,幺小幺本来就是一很知恩图报的人。

如果不是那天在机场,他这么强势的把她扛了,她也不会对他这么生气,也不会对他这么不待见了。

“那你出去,我换衣服。”隔着被子推着他的胸膛,幺小幺的气已经小了不少。

指腹抚了抚她的脸颊,柔声说道,“别又只是说说,我一出去,你又窝被子里睡了。你进洗浴室里换去,我给你拿衣服去。”说完,松开她,起身朝着衣柜走去。

“啊!不是吧?”幺小幺好半晌才反应过来,他说他去给她拿衣服,那不是连bra也得帮她拿了?

刚这么想着,那边亓君辙已经拿着一条裙子,还有一个bra折回来了。

“亓君辙,你这个大流\氓,你还能不能再无耻一点?能不能再不要脸一点啊!”幺小幺捂脸干嚎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