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爱成婚:腹黑大少宝贝妻

第1622章 032 幺小幺,你找男人了?

第1622章 032 幺小幺,你找男人了?

幺小幺僵住了,瞪大了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他,近在咫尺的俊颜,却是比自己被他“轻薄”还要令她愕然吃惊。

鼻腔里钻进属于男人的刚阳气息,夹杂着淡淡的烟草香味。

她也不知道怎么了,莫名的竟是有一种熟悉的感觉。

就好似在多久之前,她就已经“品尝”过他的色味。

然后她的脑子里只觉的一片混浊,竟是忘记了反抗。就这么由着他占着她的便宜,吸吮扫荡甚至将她拆骨入腹。

等她有所反应的时候,他已经松开了她。正用着溺死人不偿命的眼神脉视着她,嘴角噙着一抹意犹未尽的狐狸微笑。

伸手在她的鼻尖上轻轻的刮了一下,柔声说:“怎么傻成这个样子了?”

“叮”的一下,幺小幺回过神来,又是“嗷”的一声吼叫,在亓君辙还没反应过来时,却是双手重重的掐上了他的脖子,“亓君辙,个老流、氓,我跟你没完!”

说是掐吧,其实她还真不敢用太大的力,万一真把人给掐死了,那岂不得她偿命。只是,心中这一股怒意却是怎么都挥之不去的,要不好好的狠狠折磨他一番,那她岂不是很吃亏。

却不想亓君辙竟然勾唇一笑,那是一种“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的“无耻”微笑,看着她直勾勾又坦露露的说:“嗯,我就喜欢你跟我没完没了。”

说完,那搂着她腰际的手还十分“无耻下流”的在她的臀上摸了一把。

“咻”的,幺小幺的脸瞬间一片通红,就连脖子根都红成了一片。

然后,幺小幺竟然做出一个连她自己也不敢相信的举动,那就是“嗷呜”一声叫,直接就咬了上去,嘴里口齿不清的说着,“亓君辙,我不咬死你,我就不叫幺小幺。”

有时候人的大脑与行动往往是呈相反行为了。

其实这个时候,幺小幺脑子里想的是脱离他的魔爪,而且还是离的远远的那种。

可是,她的身体却一点也不受大脑控制,就那么直直的自己送了上去。

咬的是男人的下巴,而且还随着她这一咬上去吧,她还是整个人呈八爪鱼一样的往他身上一跳又一挂。结果就是她再一次做了投怀送抱的美差事。

对于美人自己投怀送抱,亓君辙当然还是很愿意接受的。

然后顺便又是将她“吃”了一顿,这送到嘴边的美味哪有可能放开的道理呢?

幺小幺真是无比郁闹找死的心都有了。

这一天,整天个公司的人都知道,亓总心情很好,脸上一直挂着微笑,对所有人都是和颜悦色的。

幺小幺却整整憋了一天,这哪里是来上班的啊,分明就是来当花瓶的。

得,她也还真没有那上班做事的能力,花瓶就花瓶吧。谁让他占了自己的便宜,既然占了便宜,那就得对她负责到底。

其实,有一个多金又帅气的男人,应该也还不错的吧?

至少符合她外貌控这一点要求,还有就是老爸老妈说OK。

行,那就将就一下吧。

幺小姐,就这样的您还是将就的,那得是怎么样的不是将就了?

“幺,是不是很无聊?”

幺小幺正抱着手提做着“老板”吩咐下来的事情,男人宠溺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呼!”幺小幺被他突来的声音吓了一跳,抬头瞪他一眼,“老板,你走路没声音的啊?别动不动就出声吓我行不行?”

这是个什么话?

前后矛盾有没有?

又让他走路发出声音,又不让他出声吓她,这难度得有多大?

亓君辙却是宠溺一笑,“嗯,我会注意点的。是不是很无聊?如果做事无聊的话,就自己玩会游戏或者看会电视。”

幺小幺再次翻他一个白眼,“亓老板,我是来上班的,不是来玩的。”

揉了揉她的发顶,依旧用着溺死人不偿命的语气说:“无所谓,你喜欢就行了。来,喝茶。”递了一杯花茶给她。

幺小幺觉的,做助理做到她这个份上,那真是无限荣光了啊!

人家都是助理给老板沏茶的,她倒是好是老板给助理沏茶的。这是完全反过来的啊。

不过,她也是亓老板的那杯润肺茶啊,一天都不知道要“喝”上几次。

就这一个礼拜下来,她竟然还已经习惯了他的动作动脚了。

奴性啊,真是奴性。

“我这样做对吗?”接过他递来的花茶,很是享受的喝上一口,指着手提屏幕自己做了快一个上午的资料,仰头问着亓君辙。

亓君辙很认真的看了一眼,“还不错。一会中午想吃什么?”

“……”

幺小幺想喷他一口茶,这什么人啊!明明就在跟他说工作的事情,怎么就说到中午吃什么上去了吗?

能不能敬业一点啊?

“无所谓,随便了。”幺小幺一脸不以意为的说。

“那……”

幺小幺的手机响起。

直接忽视他的存在,拿过自己的手机,看到来电显示时,顿时笑逐颜开,接起电话:“宝哥哥。”

“亲爱的,有想我吗?”耳边传来曾宝玉调侃的声音。

“哦哟,谁想你了啊?你都已有男人了,还会想到我吗?滚啦,滚啦!”幺小幺回调趣着。

“男人哪有你重要呢?”曾宝玉笑盈盈的说,“赶紧的过来接驾,姐姐大发慈悲,过来看你了。”

“真假的啊?就你有那异性没人性的,会舍得抛下你男人,这么好心过来看我?”幺小幺一脸不信的哼嗤。

“老娘现在就在机场出口,你丫哪那么多废话,赶紧过来接驾。”曾宝玉用着命令般的语气说道。

“得嘞!”幺小幺“倏”下从椅子上站起,做一个飘移的动作朝着门口移去,“等着哈,奴婢这就马上过接驾。”

刚飘到门口处,突然之间想到什么,又重新飘回到亓君辙身边,一把拿过他放在桌上的车钥匙,漫不经心的说,“车给我开开,午饭自己解决。姑娘有约了,我家宝哥哥。你,就靠边站去吧。拜拜~~”

“幺小幺,你找男人了?”曾宝玉惊讶的尖叫声传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