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爱成婚:腹黑大少宝贝妻

第1623章 033 几点了?还不回家?

第1623章 033 几点了?还不回家?

幺小幺做伏尸状。

要不要这么精明啊!这样也能知道这边是个男人?

“就许你找男人,还许我也找个男人了?”幺小幺理直气壮的朝着电话那头的曾宝玉哼嗤道。

亓君辙的嘴角很满意的往上弯了弯,伸手揉了揉她的发顶,“开车小心点,需不需要我送你?”

他当然知道她口中的“宝哥哥”是谁了,不就是曾宝玉嘛,她大学时候的好朋友。

曾宝玉一听这声音怎么有些耳熟呢?可是却又想不起来,这男人是谁。

她哪会想到是亓君辙呢。她更不可能想到现在是亓君辙死皮赖脸的贴着幺小幺。

那以前可是幺小幺死主讫白赖的贴上亓君辙的,而且这也确实符合幺小幺那**丝小白菜的所为。但是,她无论如何也想像不出来,像亓君辙这样的一个高富帅会那么没脸没皮的贴上幺小幺这棵小白菜。

“切!”幺小幺丢了他一个白眼,“我有那么差吗?就这样了,拜拜。”

说完朝着他轻轻的一挥手,飘一样的飘走了。

看着她的背影,亓君辙有些无奈的摇头浅笑。

“哇,幺十一,你发达了!你傍到大款了!”

机场,曾宝玉一看到幺小幺的座驾——限量版劳斯来斯,惊的两只眼睛发绿光不说,直“哇哇”大叫着。恨不能扑上去躺那车顶上。

出息!

幺小幺很是鄙视的丢她一个白眼。

拜托,你是曾老爹的掌上明珠,就这么一部车也能让你流口水啊!

只要你想,你老爹能给你弄个十辆八辆来好吧!

“幺十一,拍照,拍照!赶紧给我拍照!”曾宝玉大叫着,把手机往幺小幺手里一递,急了巴唧的说。然后就是跟个花痴似的站在车头朝着镜头猛摆poss。

丢人啊,丢人!

怎么就这么丢人现眼呢?

幺小幺恨铁不成钢的瞥着她,不过最终还是“啪-啪-啪”的给她拍照。

“幺十一,你行啊!本事见长啊!”曾宝玉坐在副架上,一副羡慕嫉妒恨中带着调侃扒八的眼神丢丢的瞥着幺小幺说,“这才几天不见啊,你就给傍了这么一大傍款回来了。来,跟哥哥说说看,你到底都是怎么傍到他的?还有,还有,长怎么样?高矮胖瘦几何?哎,不对!”

似是想到了什么,将幺小幺从头到脚又从脚到头的看了一遍,“就你这外貌协会成员,是绝对不可能傍一个不是外貌协会的回来的。不过,幺十一同学,我还是很好奇,你到底都是怎么傍到他的?哦,该不会又是一讫二赖三投怀送抱吧?”

幺小幺觉的这就是一只恬噪的大鹦鹉,怎么就一直听她在这里“呱呱呱”的乱叫着呢?

“曾宝玉同学,给你两个选择。a:你自己闭上嘴巴。b:我缝了你的嘴巴。aorb?你自己选择!”幺小幺瞥着她,凉凉的说话。

曾宝玉丢她一眼,“切,我干嘛要选择?幺十一,我告你啊,别以为你不说我就不问了。你越是不说我就越是好奇。我告你啊,我这次既然来了,我就不走了,我非得把你的‘奸情’给弄明白了不可!”

“向少爷扑倒了你没有啊?”幺小幺冷不丁的突然冒了这么一句。

“啊呸!”曾宝玉啜了她一口,“姐是那种被扑倒的人吗?一直来都是姐扑倒他的好吧!”

得瑟,无限的得瑟中。就连嘴角都翘起来了,就差没有把屁股也抬起来了。

然后……

“哦~~~~”幺小幺一脸意味深长又十分暧‘昧的看着她。

“叮!”曾宝玉脑子里的某一个弦断了,然后又接起来了。终于也反应过来了,她被幺十一这人妞给刨坑埋了。

“幺小幺,你给我刨坑!”气呼呼的瞪着幺小幺。

幺小幺丢她一个白眼,嗤之不屑,“就你,还用得着我给你刨坑吗?我都还没开始刨,你就自己跳下来了。说呗,既然都已经把向少爷给扑了,为毛只有你一个人来了?他怎么就没来?吵架了?你离家出走了?”

“啊呸!”曾宝玉再啜她一口,“老娘是那种吃饱了逃跑的人吗?他敢跟我吵架?我那一群师兄师弟就把他给撩了。他现在就是一被拔光了毛和爪尖还有牙齿的光秃猫。我让他叫一声,他就不敢叫半声。”

曾宝玉可得瑟了,那感觉她就是那拔了向明的毛和牙齿还有爪子的最愧祸首。

幺小幺失笑摇头,怎么都没想到曾宝玉会和向明勾搭上了。

不过话说回来,这两人那还真是门当户对的。

在s市,曾家和向家那就是第一和第二,而曾宝玉和向明那就是曾老爹和向老爷的掌上明珠心头肉。

得,这两家要是一联姻,那简直就可以是呼风唤雨了哇。

黑白两道都得膜拜之了。

不过,还好向明已经不再是之前的那个向明了。现在的向明,那就是一只温顺的小猫,由着曾宝玉搓扁了捏圆。

车子驶入五星酒店地下停车场,幺小幺给曾宝玉开了房间,将行礼拿进房间后两人便是去餐厅吃饭。

亓母看到亓君辙的劳斯莱斯时,正打算上前去叫他,不过还没来得及从车上下来,却看到从劳斯莱斯下来的并不是亓君辙,而是一个她根本不认识的女人。

亓母的眉头拧了一下,表情十分不悦。

幺小幺与曾宝玉“勾肩搭背”的朝电梯走去,并不知道她已经惹的“未来婆婆”不悦了。

女人,特别是中年妇女,而且还是丧偶的中年妇女,最不喜欢的人就是跟她抢自己儿子的女人了。

亓母觉的这个女人就是来抢她儿子的。

“去查一下,那个女的是谁?跟少爷是什么关系!”亓母对着司机吩咐道。

“是,太太!”司机应声点头。

“回家。”亓母冷冷的说了两个字,“呯”的一下把车门关上,一脸黑沉黑沉的,就跟乌云压顶没什么区别。

……

幺小幺电话响起的时候,她和曾宝玉正天南海北的嗨聊着。

“喂。”漫不经心的接起电话。

“幺,几点了?还不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