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爱成婚:腹黑大少宝贝妻

第1624章 034 女生外向

第1624章 034 女生外向

亓君辙担忧中又带着关心的声音传来。

幺小幺翻了个白眼,很是不耐的哼道:“亓君辙,我老爸都没管我这么严。自己该干嘛干嘛去,就这样。”说完很果断的挂了电话。

曾宝玉在听到“亓君辙”这三个字时,眼眸定了一下。

幺小幺傍到的大款是亓君辙?

“小幺。”曾宝玉一脸正色的看着她,张了张嘴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幺小幺丢她一个白眼,大刺刺的往**倒去:“干嘛啦。”

曾宝玉神秘而又暧昧的一笑,跟着大刺刺的往**倒去,“没事,恭喜你傍了一个大款,还是一个好大款。”

幺小幺嗤她一眼:“你怎么知道他是一个好大款?”

曾宝玉双手往后脑一枕,两条**毫无形像的一搁,然后是抖抖抖的抖着,跟痞子小太妹似的说:“都怕我把你给拐了,能不是好大款吗?得了,得了,你就享福吧。我还不知道你啊,他要不是个好男人,他要不符合你的那些个一二三四五六七条的条规,你能认了他?还有啊,你自己去镜子里照照看,就你现在这样,整个一副发‘骚又犯春的小猫。”

幺小幺的嘴角狠狠的抽搐了两下。

她表现的有这么明显吗?

还发、骚又犯春的小猫?

死二货,要不要这么说她啊!

于是,赏给曾宝玉的是幺小幺抬脚往她屁股上狠狠的踢了一脚。

我让你口无遮拦。

第二天,幺小幺很果断的没去上班,美其名曰作东陪她家宝哥哥。

反正,她上班不上班的也只是一个形式而已。

第三天,还是没去上班。就连影子也没出现在亓君辙面前一下。

别说影子了,就连电话也没一个。

这俩女人,那绝对彻底的疯了。跟俩个疯子似的狂玩着,开着一辆限量版的劳斯莱斯,满大街的狂嗨着。

谁让她们有资本有条件呢?

第四天,幺小幺还是陪着曾宝玉发疯着。

当然,这一天幺小幺善心大发了,给亓君辙发了几张她不疯狂时候的照片。

亓君辙看着那照片,很是无奈的摇头失笑。

看她那笑的一脸肆无忌惮的样子,得随她吧。只要她开心就行了,其他的都不是最重要的。

工作他就没指望过她,那也不过只是让她打发无聊时间而已。

然后回了一条短信过去:玩追玩,注意自己身体,别累坏了。

幺小幺发了一个贼笑的表情过来。

亓家

亓母看着司机让人查出来的幺小幺的资料,整个眉头拧的死死的,脸上的表情很是不好,黑沉黑沉的。

这女人,怎么配她儿子?

家境一般,父母开了一家私房菜馆,在a市没什么身份。那就是一普通小市民,怎么跟她亓家并肩而站?

不光是亓家还是许家,在a市都是数一数二的家庭。岂是她一介普通市民能高攀的?

还有,她竟然如此无耻,都已经跟着君辙进公司了?

现在的女孩子都这么不要脸的吗?为了傍大款真是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

“啪!”亓母重重的将资料给扣在了桌面上,阴沉着一张脸问司机老陈,“少爷就这么由着她胡来?”

老陈一脸肃穆的说:“听说少爷现在很宠她,只要是她要的,少爷二话不说就给买了。”

亓母的脸色又往下沉了几分,眼眸里都透着一抹杀气了。

她这个儿子,对她这个当妈的都没有这样过。竟然对一个外人这般讨好?

这让她的心里十分不舒服。

没有一个当妈的会愿意自己的儿子把另一个女人放在第一位,把她这个妈却忽视掉的。特别还是,这个儿子一直来都是对她不怎么亲热,对所有人都拒人于千里似的。

最重要的是,自从亓父一年半前突然脑溢血去世,他就更加的阴沉不近他人了。

可是,现在却是突然之间,有人跟她说,她儿子对一个女人好的不得了,那几快要把那女人给捧上天了。

这种心里落差,不是所有人都能接受的。

亓母更是不能接受。

那手指都快要把那叠纸给扣破了,指甲都快拗断了。

“太太?”老陈看着她这个样子,小心翼翼的唤了一声。

“约她出来,就说我要见她。”亓母微微的回神,对着老陈吩咐道。

老陈点了点头,“是,太太。”

“别让少爷知道。”亓母加了一句。

老陈再一次点头:“知道,太太。”

幺小幺和曾宝玉正在商场疯狂的购物,当然这钱绝对是曾宝玉出的。谁让她有钱呢?

“幺十一,你真是好意思啊?你一个主人家,竟然让我这个客人出钱?有你这样当主人的吗?”曾宝玉一脸讥讽的看着从试衣间里穿着一件全新款裙子走出来的幺小幺,咬牙切齿的说。

幺小幺却是不以为意的丢了她一眼,“谁让你有钱呢?你老爹有钱,你男人还是有钱。我不宰你宰谁去?”

说的那叫一脸理直气壮,反正就是心安理得,一点也没有心虚的样子。

“我呸!”曾宝玉啜了她一口,“丫你男人没钱啊?”

“o!”幺小幺对着镜子摆弄着自己,食指在自己面前晃了晃,笑的春风得意,“他现在暂时还不是我男人,所以我还不能花他的钱。但是你是我宝哥哥,我花你的钱,心安理得又天经地义。”

曾宝玉咬牙,恨不得扑上去狠狠的蹂、躏一番那张得瑟又得意的脸,还长的那般迷人又诱媚,说话还理直气壮。

但是,想归想,她是不会这么做的。

“我呸!”曾宝玉又啜了她一口,“全都是一些歪理!八百年前就已经是你男人了,你还好意思在这里跟我说娇羞矜持!”

当然,后面这句话她说的很轻很轻了,只她自己知道说了什么,幺小幺是绝对听不清楚的。

“你唧咕什么呢!”幺小幺瞥她一眼问。

“说你有异性没人性呢!”曾宝玉瞪她,“明明就是替自己男人省钱,还非找这么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我还不知道你啊!呸!”

幺小幺的手机响起。

“喂。”曾宝玉替她接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