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爱成婚:腹黑大少宝贝妻

第1625章 035 未来婆婆要接见?

第1625章 035 未来婆婆要接见?

“幺小姐,我们太太想和你见个面。”

耳边传来硬冷的声音。

曾玉玉毫不犹豫的回了过去,“你谁啊?”

她的语气略带着一丝不悦,谁让对方讲话的语气也是那么的不客气。甚至还带着一抹命令般的语气。

你谁啊,敢命令她姑奶奶。

“幺小姐,太太是少爷的母亲。”

“废话,哪家的太太都是少爷的母亲了。这还用你来说?”曾宝玉嗤之不屑的说。

老陈太阳穴突了一下,最后再次解释:“亓君辙是我家少爷,幺小姐,您现在知道我家太太是谁了吗?”

“……!!”

曾宝玉僵住了,张着嘴巴就好似被人点了穴一样,一脸僵硬了。

哎~~

她可以说她没接过这个电话吗?

幺小幺的未来婆婆想见她,电话却被她接了。貌似,她……好像刚才语气有些不好,那……会不会把事情给搞砸了?

“幺小姐?”老陈见这边好一会都没有回声,又叫了一声。

“啊,没问题,没问题。”曾玉宝反应回来,连连点头赶紧好声好语的问,“是现在吗?在哪里?”

她必须把刚才的不良态度给扭转回来,要是因为她的原因,让幺小幺的未来婆婆对小幺有什么看法的话,那她可就是千古罪人了。

老陈说了一个地址后,便是挂了电话。然后将他听到的语如实的告诉了亓母。

很明显的一听到太太是少爷的母亲时,那态度就三百六十度的转变了。

亓母听过冷冷的一讽笑。

情理之中的事情,她看中的就是亓家的身份地位。知道是她找的她,能不立马转变态度。

曾宝玉接电话的时候,幺小幺正好回试衣间换衣服了。

换回自己的衣服从试衣间出来的时候,曾宝玉正好挂了电话。

“哎,小幺啊。”曾宝玉一脸讨好又谄媚的看着幺小幺,嬉皮笑脸。

“干嘛!”幺小幺翻她一个白眼,没好气的说,“背着我做坏事了?就呗,本姑娘今天心情好,看在你大出血的份上,就算是你抢了我男人,我也不跟你计较。”

大方,绝对的大方。非一般的大方。

一边大方的如是说着,一边把自己挑好的一大堆衣服往导购员手里放去,豪情万千,“全要了。”

导购员当然是心里乐的不行了啊,不过对于幺小幺刚才说的那话,却也是小小的偷乐了一翻。

有这么大方的吗?为了这么多衣服,连男朋友也可以出卖的?

不过,想归想,绝对不会在脸上表现出来的。拿着幺小幺递给她的衣服,刷条码入电脑。

“去!”曾宝玉瞪她一眼,“就你男人那跟块冰山似的,老娘才不要呗。会被冻死的好不好!我家向少爷多好啊,暧暧的,阳光灿烂。我可不想被冰成冰块。你送我我还不要呢!”

冰吗?

幺小幺很认真的回想着,没有吧!

不是挺正常的吗?

虽然没有向少爷那么“不正常”的逢人便是笑容挂在脸上,可是在她面前不都一直都是挂着暧暧的微笑的?在她老爸老妈面前,也没拉过脸的。一直都是很好相处的啊!

怎么不到了宝玉嘴里就成冰山了呢?

一点也不懂欣赏好不好!

拜托,幺小幺同学。

你家亓总那也就是在你和你家人面前好吧。在其他人面前,那就是宝玉说的那样的。绝对的冰山一座的好吧。

“冰山多好啊,夏天抱着睡觉都不用开空调了。凉凉的,节能环保。”幺小幺笑的一脸得瑟的看着曾宝玉说。

呃……

曾宝玉表不,她无言以对。

“那个,小幺啊,我刚才接了你的一个电话。”曾宝玉吞一口口水,小心翼翼的看着幺小幺说。说完双眸一眨不眨的盯着她,看着她的反应。

幺小幺右手往她面前一伸。

“什么?”曾宝玉一脸茫然的问。

“卡啊!”幺小幺丢她一白眼,“你没看到人家已经把条码都刷好了呢!说好了的,今天你买单的。我可没带钱。再说了,我上班才一个礼拜,都还没领到工资。不是你出钱谁出钱啊!”

曾宝玉毫无怨言的拿出卡往收银台一放,然后一脸认罪的看着幺小幺说:“那什么,刚才电话是亓君辙的妈打来了,说是想和你见个面。”

“哦。”幺小幺漫不经心的应了一声,显然没听清楚曾宝玉的话。

五秒钟后

“你说什么?电话谁打来的?”终于反应过来咀嚼清楚曾宝玉的话时,幺小幺一声大喊,那声音尖的差一点刺破了曾宝玉的耳膜。

双眸一眨不眨的直直的盯着曾宝玉,就连呼吸都是屏住的,似乎有些不太相信自己的耳朵。

“你男人的妈,你未来的婆婆。”曾宝玉很肯定的回答她,然后很诚实的又加了一句,“那……什么,我刚才接电话的时候,态度不是很好。会不会把你的事情给搅黄了啊?她肯定对你的第一印像不好了。”

“曾、宝、玉!”幺十一咬牙切齿的瞪视着她,如果可以的话,她想掐死她算了。

然后又一想,她急什么急啊。她又还没跟亓君辙确定关系,她真是忧什么心啊!

“那什么,小幺。”曾宝玉自知自己犯错闯祸,赶紧讨好,“没事,没事。一会我跟你一起去,我跟她解释一下,刚才电话是我接的,不是你接的。然后你就态度好点,我听说了,这婆婆跟儿媳妇,那天生就是死敌。她就怕你把她宝贝儿子给抢了,所以铁定不会给你什么好脸色看的。光听刚才那打电话的男人的声音,就已经知道了。”

“等等,等等!”幺小幺喝住了她,一脸不解的看着她,“怎么电话是个男人打来的?不说是亓君辙母亲的电话吗?”

不解,一脸的不解。

曾宝玉丢她一个白眼,“你傻吧?像他们这种有钱人家的太太,打电话怎么可能是她自己打的?肯定是让下人打的了。反正我是听出来了,她来者不善。要我说,你还是给亓君辙打个电话,让他陪你一起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