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爱成婚:腹黑大少宝贝妻

第1626章 036 老婆娘,老娘做了她!

第1626章 036 老婆娘,老娘做了她!

一品茶居

亓母指定的接见幺小幺的地方。

很传统的中式茶坊,仿古的建筑,就连门也是缕空雕花的。播放着优雅的古典音乐,给人一种舒维缓愉悦心情的感觉。

幺小幺是自己一人进茶舍的,没让曾宝玉陪她一起进来。

亓母显然已经吩咐过茶舍的服务员了,幺小幺一进门,服务生就朝着她扬起一抹很是优雅的微笑,然后是对着她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幺小姐,这边请。亓夫人已经到了。”

说完,侧着身子在前面给幺小幺领路。

幺小幺回以她一抹浅笑,“谢谢。”

“应该的。”

二楼

相比于一楼,二楼的环境更加的优雅了。不过也不失富贵高端,给人一种低调的奢华感。

服务生领着幺小幺在一包厢前站立,然后敲了敲房门,推门而入,微笑盈人:“亓夫人,幺小姐到了。”

亓母正坐在沙发上十分人优雅的饮茶,眼角不以为意的朝着门口处瞥了一眼,淡淡的点了下头,“来了,进来吧。”

服务生朝着幺小幺又做了个“请”的手势,在幺小幺迈门走进时,很有素质的离开了。

“伯母……”

“叫我亓夫人。”幺小幺刚出声唤着她,亓母冷冷的打断,面无表情的看着她。

“亓夫人。”幺十一直站着,看着她沉声叫道。

刚在门口的时候,她就感觉到了,亓君辙的母亲不喜欢她。

现在,又一个“亓夫人”,便是摆明了她的态度。那就是她不赞成她与亓君辙的事情。

亓母放下手里的茶杯,凉凉的瞥视着幺十一,将她从头到脚打量着,然后是露出一抹嗤之不屑的鄙夷之色,“听说你和我儿子在一起?”

这话说的很直接,而且一点也没有要拐弯抹角的意思,一开场就表明了自己的态度,“今天叫你来,就是想跟你说说这件事情。”

“亓夫人想说什么?”幺十一目视着她,淡淡的问。

就好似只是在问一个无关紧要的问题而已,而且这个问题还似乎与她没有任何关系。

而且那看着亓母的眼神,也没有愄惧的意思,有的只是淡然与无谓。

这似乎有些出乎亓母的意料之外。

在她看来,这个女人应该急巴巴的讨好她,希望她能同意了她与君辙之间的事。

可是,现在怎么看起来却是她根本就不在意的样子?

对了,这不是她们这个层次的人最喜欢的以退为进,欲拒还迎的把戏了。

故意让她觉得她一点也不在意的样子,然后在她松口的时候,来一招狠的。

这样的女人,她见得多了。

“你跟我儿子不配。”亓母凌视着幺十一,觉声说道。

“呵,”幺十一一声冷笑,目不转睛却又凉凉的看着她冷声说,“亓夫人,您是不是找错对像了?我从来就没想过要跟你儿子配对。”

“是吗?”亓母弯唇露出一抹讥讽的嗤笑,“没想过?那你怎么解释进亓氏的事情?我如果没说错的话,你还是他的助理。幺小姐,你能告诉我助理都需要做些什么事情吗?那些事情你都会吗?我想,你会的只是撒撒娇而已吧?或许你连最起码的咖啡都不会泡。这就是你这个助理该做的吗?你现在跟我说你根本就没想过跟我儿子配对?你觉的我会信吗?”

“我知道,像你们这样的人,一门心思就想挤入豪门。”幺小幺正想开口,亓母却是一点也不给她说话的机会,带着藐视的眼神斜她一眼,继续冷冷的说,“为了挤入豪门,什么样的事情都做得出来。像你们这样的人,我见多了。所以,你这一招对我来说,一点也不管用。我今天也把话放这了,你想要进我亓家的门,不可能!你趁早死了这么心,我是绝对不会同意的。”

幺小幺气的不行。

什么叫|“像她们这样的人”,还看得多了。

你以为你有两个臭钱了不起啊,用得着拿狗眼看人低啊!

要不是看在你是亓君辙的老母的份上,姐会对你这么好态度?

丫的,有钱了不起啊!

我家没钱吗?

亓君辙,你个死男人,你给我找的好事情!我什么时候看上你的钱了,至于你老母这么来羞辱我啊!是你自己贴上来的好吧,我根本就一屑不顾的。

我要钱,我老哥没有吗?

死男人,恨死你了!

亓氏,亓君辙正听着杨开汇报工作,冷不丁的感觉后脊背一阵发冷。竟然还打了个战栗。

“亓总,你怎么了?”杨开一脸茫然的看着他问。

亓君辙摇了摇头,“你继续。”

杨开有些莫名其妙的看着他,然后继续汇报自己的工作。

“亓夫人,你放心,对你儿子,我一点兴趣也没有!至于亓氏的工作,你同样也可以放心,我一点也不稀罕。”幺十一冷视着亓母,冷声说道,“如果没其他的事情,那我就不听教了。”

说完,一个毫不犹豫的转身,拉开房门,离开。

动作一气呵成,一带半点拖泥带水。可谓是漂亮极致。

亓母却是被她气的十分不悦,“没家教,真是一点教养也没有!就你这样的,我是绝不会同意进我亓家大门的!”

幺小幺憋了一肚子气回到车上,然后是“呯”的声,重重的甩上了车门。

曾宝玉坐在驾驶座上与向明视频聊天,随着“呯”的一声巨响,冷不禁的打了个抖。

“怎么了?怎么了?”那头向明一看到曾宝玉的颤抖,急急的问。

曾宝玉转头看向幺小幺问,“怎么了?怎么了?谈的很不顺吗?怎么一张脸这么臭啊?”

这脸何止是臭啊,简直就是阴沉的想杀人啊!

“狗眼看人低!说我是见钱眼开,想挤进豪门当我凤凰!我呸!我是那种人吗?我要想钱,我哥没有吗?我用得着看上他的钱?有钱了不起啊,我还看不上呢!”幺小幺咬牙切齿的愤道着,一脸阴郁,火光冲天。

“什么?”曾宝玉两眼一瞪,同样也是气不打一处来,“老婆娘,老娘做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