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爱成婚:腹黑大少宝贝妻

第1627章 037 撇清

第1627章 037 撇清

“哪个不长眼的臭婆娘,敢这么说我们家小幺!老子做了她去!”

这话是电话那头的向明说的,而且还是和曾宝玉异口同声的。

好吧,幺小幺听到这异口同声的声音,莫名的有些开心,有些激动。

微微的朝着曾宝玉倾过身子,看着手机那头的向明说:“向少爷,赶紧过来把你老婆带走。你都不知道,你老婆有多烦,我已经陪了她四天了。”

“幺十一,你丫想过河拆桥啊!你刚刚才花了我那么多钱,你就想一脚踹开我了?我告你,没门啊!”曾宝玉扣着她的头顶气呼呼的说。

然后手机那头的向明却是“哈哈哈”的笑了起来,咧着一口白牙对着幺十一乐呵呵的说,“小幺,就冲你这句话,小爷决定了,为你赴汤蹈火在所不辞了。”

幺小幺怔了一下,然后一脸木然的看着他问:“向少爷,哪句话啊?”

曾宝玉却嗤之不屑的跟了一句:“哦,原来你以前说对小幺好,那都是骗人的啊?”

向明朝着两人勾了勾眼角,一脸愉悦的说:“老婆,我说的每一句话都是真的,发自内心的。”

“噗!”幺小幺被“老婆”这两个字给惊到了,很不给面子的喷笑出声。

不得不承认,现在向少爷确实比以前的向明可爱多了。怪不得宝玉会看上他了,然后跟他勾搭上了。

这要是换成以前的向明,打死宝玉也不会跟他扯一块去的。

“死人!再喊一声,信不信我让人真成为死人!”曾宝玉气急败坏,脸红耳赤的朝着他吼。

幺小幺拿手指戳了戳气急败坏中的曾宝玉,打趣:“得了,宝哥哥。这都是迟早的事情,你也别不好意思了。反正你都已经是向少爷的人了,你怎么都改变不了这个事实的,你也就别在这里掩耳盗铃了。再说了,整个s市,有谁敢跟向少爷抢人啊?你已经被贴上他的标签了,除了他没有第二个男人敢要你了。所以,你就乖乖的认了吧,从了吧!”

曾宝玉嘴角不断的抽搐中。

电话那头,向明笑的双眼见缝不见针,反应就是听到幺小幺这么说非一般的入他的心。

曾宝玉一怒之下直接掐断了电话。

“掩耳盗铃!”幺小幺瞥她一眼,凉凉的哼道。

曾宝玉狠狠的瞪她一眼,“别转移话题,你说现在怎么办?”

幺小幺不以为意的耸了耸肩,漫不经心的说:“切,什么怎么办?我跟他就没什么关系。我又没想过要和他有什么发展,也没想过要挤进他们家,我干嘛要往心里去?”

“幺、小、幺!”曾宝玉咬牙切齿的吼着她。

妈蛋的!

谁跟你说,你跟他没关系了?

你丫的早就是他的女人了,你脑子进水了呢吧!

但是,这事她又不能告诉幺小幺。她就是不想面对,所以才会选择性失忆。

而且她也答应过亓君辙,不会告诉小幺,让她想起那件伤心事。

“好了,好了。”幺十一没心没肺的看着她,笑呵呵的说,“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用得着你这么大惊小怪的啊?行了,行了。就这样吧,我自己能搞定的,解决的。你真当我还沉浸在那小言里啊,霸道总裁和小白兔啊!那都只能看看就算的,现实中哪有这些喜感的好事啊!得了,得了。大不了你给我介绍你那些师兄呗,你不常说你师兄都是好男人吗?”

曾宝玉张着嘴,一脸瞠目结舌的看着幺小幺,好半晌才吐出一句话:“幺十一,你脑子进水了吗?”

幺十一狠瞪她一眼:“你脑子才进水了呢!走了,开车了,请我吃饭!”

……

第二天,曾玉宝还真如幺小幺说的那般,回家找向少爷去也。

幺小幺“旷工”了四天之后,第五天继续教旷工。

而且还决定从今年起都不会再去亓氏上班。

上什么班?

她那是上班吗?分明就是去打发时间的。而且还是去让那亓君辙那臭男人也打发时间的。

凭什么?

她要用自己让他打发时间?

幺小幺有时候也是一个挺轴的孩子。反正就是亓母的话刺激到她了,她又没做什么事,凭什么让人这么说?

而且光说她不止,那都已经戳到她老爸老妈的脊梁骨上了。

她也不是没骨气的人,凭什么让你这么作贱了?

然后就是一气之下,把前些天亓君辙“打包”给她的那堆衣服全部快递回了他。

接着就是屁颠屁颠的到桃园去混了。

“小幺,你不是已经找了工作了吗?怎么又不去了?”幺母看着她问,然后伸手很是宠溺的在她的头顶敲了一下,“你这孩子,又三天打渔两天晒网了是不是?肯定又坐不住了,所以不打算去了是吧?”

自己的女儿是什么德行,她还会不清楚吗?

这孩子从小就没什么定性,坐不住。小的时候就是这样,做什么事都是三分钟热情,长大了还是一样。

怎么就跟幺玖一点也不像呢?

明明都是她生的,可是兄妹俩却没有一点相似的地方。

一个静,一个动。

儿子对什么都上心,一学就上。偏偏这女儿却是对什么都不上心,做什么事都是一时新鲜。过了之后就什么热情也没有了。

幺小幺十分悠闲的往椅子上一坐,抓过放在桌子上水果盘里的圣女果,有滋有味的吃起。然后漫不经心的对着幺母说:“老妈,你真是太了解我了。嘿嘿,不愧是你亲生的。”

“你这孩子……”幺母已经不知道该说她什么好了,然后脸色一正,略带威胁的说,“行,不上班也行。从今天起,你就跟你爸学掌勺,反正这店迟早也是要交给你的。你哥可不像你这么没出息!”

“……”幺小幺张大了嘴巴,一脸惊恐不安的看着她,尖叫,“老妈,你开什么玩笑?让我接手?你还不如直接杀了我得了!”

幺母却是高深的一笑:“我不杀你!”

幺小幺:“……”

亓氏

“亓总,你的快递。”杨开抱着一个大包进亓君辙的办公室。